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雅典的泰門    P 2

作者:莎士比亞
頁數:2 / 21
類別:外國戲劇

 

泰門:他在不在這兒?路西律斯!
路西律斯:有,大爺有什麼吩咐?

老人:這個傢夥,泰門大爺,你這位尊價,晚上常常到我家裡來。我一生剋勤克儉,掙下了這份家產,可不能讓一個做奴才的承繼了去。
泰門:嗯,還有些什麼話?
老人:我只有一個獨生的女兒,要是我死了,也沒有別的親人可以接受我的遺產。我這孩子長得很美,還沒有到結婚的年紀,我費了不少的錢,讓她受最好的教育。你這個僕人卻想勾引她。好大爺,請你幫幫忙,不許他去看她;我自己對他說過好多次,總是沒用。
泰門:這個人倒還老實。
老人:所以你應該叫他不要做不老實的事,泰門。一個人老老實實,總有好處;可不能讓他老實得把我的女兒也拐了去。
泰門:你的女兒愛他嗎?
老人:她年紀太輕,容易受人誘惑;就是我們自己在年輕的時候,也是一樣多情善感的。
泰門:(向路西律斯)你愛這位姑娘嗎?
路西律斯:是,我的好大爺,她也接受我的愛。
老人:要是她沒有得到我的允許和別人結婚,我請天神作證,我要揀一個乞兒做我的後嗣,一個錢也不給她。
泰門:要是她嫁給一個門戶相當的丈夫,你預備給她怎樣一份嫁奩呢?
老人:先給她三泰倫;等我死了以後,我的全部財產都是她的。
泰門:這個人已經在我這兒做了很久的事;君子成人之美,我願意破格幫助他這一次。把你的女兒給他;你有多少陪嫁費,我也給他同樣的數目,這樣他就可以不致辱沒你的令嬡了。
老人:最尊貴的大爺,您既然這麼說,我一定遵命,她就是他的人了。
泰門:好,我們握手為定;我用我的名譽向你擔保。
路西律斯:敬謝大爺;我的一切幸運,都是您所賜與的!(路西律斯及老人下。)
詩人:這一本拙作要請大爺指教。
泰門:謝謝您;您不久就可以得到我的答覆;不要走開。您有些什麼東西,我的朋友?
畫師:是一幅畫,請大爺收下了吧。
泰門:一幅畫嗎?很好很好。這幅畫簡直畫得像活人一樣,因為自從欺詐滲進了人們的天性中以後,人本來就只剩一個外表了。這些畫像確實是一絲不苟。我很喜歡您的作品,您就可以知道;請您等一等,我還有話對您說。
畫師:願神明保佑您!
泰門:回頭見,先生;把您的手給我;您一定要陪我吃飯的。先生,您那顆寶石,我實在有點不敢領情。
寶石匠:怎麼,大爺,寶石不好嗎?
泰門:簡直是太好了。要是我按照人家對它所下的讚美那樣的價值向您把它買了下來,恐怕我要傾家蕩產了。
寶石匠:大爺,它的價格是按照市價估定的;可是您知道,同樣價值的東西,往往因為主人的喜惡而分別高下。相信我,好大爺,要是您戴上了這寶石,它就會身價十倍了。

泰門:不要取笑。
商人:不,好大爺;他說的話不過是我們大家所要說的話。
泰門:瞧,誰來啦?你們願意挨一頓罵嗎?
艾帕曼特斯上。
寶石匠:要是大爺不以為意,我們也願意忍受他的侮辱。
商人:他罵起人來是誰也不留情的。
泰門:早安,善良的艾帕曼特斯!
艾帕曼特斯:等我善良以後,你再說你的早安吧;等你變成了泰門的狗,等這些惡人都變成好人以後,你再說你的早安吧。
泰門:為什麼你要叫他們惡人呢?你又不認識他們。
艾帕曼特斯:他們不是雅典人嗎?
泰門:是的。
艾帕曼特斯:那麼我沒有叫錯。
寶石匠:您認識我嗎,艾帕曼特斯?
艾帕曼特斯:你知道我認識你;我剛纔就叫過你的名字。
泰門:你太驕傲了,艾帕曼特斯。
艾帕曼特斯:我感到最驕傲的是我不像泰門一樣。
泰門:你到哪兒去?
艾帕曼特斯:去砸碎一個正直的雅典人的腦袋。
泰門:你幹了那樣的事,是要抵命的。
艾帕曼特斯:對了,要是幹莫須有的事在法律上也要抵命的話。
泰門:艾帕曼特斯,你喜歡這幅圖畫嗎?
艾帕曼特斯:一幅好畫,因為它並不傷人。
泰門:畫這幅圖畫的人手法怎樣?
艾帕曼特斯:造物創造出這個畫師來,他的手法比這畫師強多啦,雖然他創造出來的也不過是一件低劣的作品。
畫師:你是一條狗。
艾帕曼特斯:你的母親是我的同類;倘然我是狗,她又是什麼?
泰門:你願意陪我吃飯嗎,艾帕曼特斯?
艾帕曼特斯:不,我是不吃那些貴人的。
泰門:要是你吃了那些貴人,那些貴人的太太們要生氣哩。
艾帕曼特斯:啊!她們自己才是吃貴人吃慣了的,所以吃得肚子那麼大。
泰門:你把事情看邪了。
艾帕曼特斯:那是你的看法,也難為你了。
泰門:艾帕曼特斯,你喜歡這顆寶石嗎?
艾帕曼特斯:我喜歡真誠老實,它不花一文錢。
泰門:你想它值多少錢?
艾帕曼特斯:它不值得我去想它的價錢。你好,詩人!
詩人:你好,哲學家!
艾帕曼特斯:你說謊。
詩人:你不是哲學家嗎?
艾帕曼特斯:是的。
詩人:那麼我沒有說謊。
艾帕曼特斯:你不是詩人嗎?
詩人:是的。
艾帕曼特斯:那麼你說謊;瞧你上一次的作品,你故意把他寫成了一個好人。
詩人:那並不是假話;他的確是一個好人。
艾帕曼特斯:是的,他賞了你錢,所以他是一個好人;有了拍馬的人,自然就有愛拍馬的人。天哪,但願我也是一個貴人!
泰門:你做了貴人便怎麼樣呢,艾帕曼特斯?
艾帕曼特斯:我要是做了貴人,我就要像現在的艾帕曼特斯一樣,從心底里痛恨一個貴人。
泰門:什麼,痛恨你自己嗎?
艾帕曼特斯:是的。
泰門:為什麼呢?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