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蜀山劍俠 卷三下    P 216

作者:平江不肖生
頁數:216 / 404
類別:武俠科幻

 

她本來不知此事,日前忽因飛昇在即,想起廉紅藥師妹,心生憐愛,偶然推算,得知她也在內,因而盡悉未來之事。媖姆老前輩覺得事雖萬分凶險,但並非無救。何況英瓊師妹殺孽雖重,仙福最厚,易靜、癩姑二位師姊同為本門之秀,事前如有準備,當可渡此難關,只嫌人少。老怪因非尋常,連妖婦所約也都是隱跡多年,久未出世的凶人,邪法神通,個個高強。


洞中五遁禁制,不論何宮,至少均須有人主持,還要有人出外應敵。參與此事的,必須人要細心謹慎,膽勇機警,更須具有專能防身的法寶始可前往。特令諸葛師兄,照她所說的人前往相助。我和林師弟也在其列,此時便須起身。

好在前事已完,就走如何?"

林寒點頭,轉向朱、申、雲三女同門道:"李道友元神損耗甚大,必須申師妹帶回山去,按照本門傳授,將本身元神與之相合,修煉四十九日,然後送去轉世。經此一來,不特轉禍為福,他年修為也較容易。不過此事須有一人守候護法,以防妖邪侵害,難於抵禦。雲師妹有三陽一氣劍,最是當選。

還有朱師妹面上煞氣太重,歸途遇事必須留意。

愚兄不才,兩生修為,頗識先機,還望留意才好。此洞中空,適纔雖用法力緊隨妖人所過之處,將好些通路封閉,若干年後仍難免于崩塌,只有放入江水,藉著水力支撐,或可無事。我們出外分手吧。"說時,手掐法訣往外一揚,江水立由各小洞中激射而出,地下積水本已不少,轉眼升高丈許。

眾人也隨林寒順着壁問大洞,隱身往上飛起。所過之處,林寒將手連指,一串雷嗚之聲過處,山石便自合攏。朱文等三人因平時見他和莊易均極謹飭緘默,無甚表現,人又謙和,想不到法力這麼高,料是修為精勤所致,好生欽佩。晃眼出洞,因身已隱,並未驚人耳目。


到了大別山上空,彼此分路。林寒固朱文隱身法己被對頭破去,別時重又勸其留意。最好隨了自己,飛到依還嶺左近,再行分手。

又囑咐朱文先尋兩個法力高的女同門,同在一起修煉,等過些日子再出山行道,否則暫時回去也好。

朱文性做好勝,聽出林寒走時口氣,彷彿不久大禍將臨,難於避開,連往括蒼山都恐若蘭受她連累。莊易又說媖姆除指定諸人外,不令別人前往,不禁有氣。暗忖:"我自學道以來,也經過不少凶險場面,俱都無事。何況近來功力大進,天遁鏡威力甚大,更還剩有專除妖邪的霹靂子,難道就不如人?縱令再遇余媧門徒,憑我這幾件法寶,至多不勝,能奈我何?事有定數,如真中途遇害,不堪造就,各位師長也不會那樣器重。

似這樣見人就躲,豈非笑話?「當時不便明說,佯笑答道:」林師兄好意,我先迴轉莽蒼山去如何?"林寒看了她一眼,仍用隱身法護送出五百里以外。到了湖口上空,朱文推說附近有一道友須往看望,二次向眾辭別,方始分手。若蘭、紫綃已早別去,朱文獨在高空之中飛行,不知怎的,道心不靖,越想越有氣。已經飛過洞庭湖,待往雲貴邊境飛去,忽然心動。

暗忖:「先前原是託詞,一向孤身行道,從未失閃,難道真個怕人,回山不成?」試往腳底一看,八百里洞庭湖宛如一片碧玻璃嵌在大地之上,湖中風帆,由高空俯視,好似一些白點,大如蟲蟻,錯落其問。湘江宛如一根銀鏈,蜿蜒縈繞山野之間。沿江諸山,最高大的也只像些土堆。到處碧綠青蒼,疏落落現出一些紅色地面。

因飛大高,房舍、田園大僅如豆。天朗氣清,風日晴美。腳下時有彩雲冉冉飛渡,映着日光,幻為麗彩,時閃銀輝,覺着有趣,一時乘興,附身其上。

朱文人本美麗,又穿著一身紅綃仙衣,這一凌雲而渡,雲是白的,人是紅的,再襯上那娉婷玉貌,絶代容光,望去直如瑤池仙女,乘雲馭空,美艷無倫。朱文麗質天生,平時頗為自負。心想:"似此景緻,如被蟬弟看見,定必拍手讚美。可惜人在海外,不知神山開府功成也未?本定往尋玉清大師和鄭八姑探詢底細,遇見若蘭,解了她的危,卻閙了一肚子氣,原來心意也被岔過。

反正無事,何不仍尋八姑一問?"想到這裡,正要離雲飛遁,因是附雲隨風而渡,一時遊戲,不覺走了迴路,竟飛到了君山上空。正要催動遁光,猛瞥見遙天空際飛來一朵祥雲。如換常人眼裡,必當是片極小的雲影。朱文自是內行,見那彩雲飛得極高,遠望不過尺許大一片,如在地底仰望,決看不見一點影子。

又是逆風飛渡,聚而不散,來勢絶快。方疑雲上有人,猛想起昔年峨眉開府,靈嶠三仙師徒七人也是仙雲麗空,冉冉飛來。看似不快,晃眼便到面前。前聞靈嶠諸女弟子將要奉命下山,來者如是陳、管、趙三女仙,在此相遇,豈非快事?心念才動,雲已飛近,果然朵雲之上,立着一個霓裳霞裙,容光照人,年若十七八歲的女仙。

對方本是由東而北,側面飛來。朱文因是越看越像三仙之一,心中一喜,惟恐錯過,立縱遁光迎上前去。不料去勢太快,對方來勢也極神速,恰好迎頭撞上,對面一看,並不相識。朱文因知這類地仙看去年輕,往往得道已在千年以上。

上次陳、管、趙三仙因隨乃師同來,雖然論成平輩,姊妹相稱,實在修道年紀相差大多。既非相識,如何這等冒昧?心中慚愧,獃得一獃,對方已把雲頭止住,含笑問道:「道友可是峨眉妙一真人門下麼?」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