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蜀山劍俠 卷三下    P 7

作者:平江不肖生
頁數:7 / 404
類別:武俠科幻

 

但她只是一人,不能分身。她雖傾心向我,你們這伙不知死活的豬狗必然不服,當我逞強霸佔。好在你尚在此,不曾離洞,道書、寶物也未取出。今日之事,勝者為強。


門內設有五遁法物,無論何宮破去,均可直入取寶。本來我可隨手而取,但是我如先取,你們當我占先得手,必又不服。為此約定:不論何人,休說全破五遁,毀屍報仇,只要能破去一宮,直入藏珍複壁將寶和道書取出,不必大功全成,也願將玉娘子讓出。底下滅屍報仇,收拾殘局,毀去此洞,並還由我一人出力包辦,以作得手人的賀禮。

到時卻由玉娘子按照預計行法,派誰是誰,不許退縮。如若畏難推倭,或是心懷二意,欲加阻撓,卻休怪我夫妻狠毒。你這蠢畜豬狗,只知無事時昏想天鵝肉吃,向玉娘子乞憐獻媚,臨陣卻想逃脫,犯我適纔法令。既然自知膿包,就應早日滾蛋。

只想快活,卻不肯賣命出力,天底下沒有這等便宜的事。似你這類豬狗,我手裡萬容不得。如因破法效忠而死,我夫妻又借用你真魂行法,不過是當初有點自不量力,為色喪生,應得的苦楚,事後仍能轉世投主。你未上陣,先就膽怯背叛,料你那殘魂剩魄也無什大用。

再者拿你作個榜樣,叫別的豬狗們看看,以免效尤,自家葬送,形消神滅,還累我夫妻多費手腳。"說罷,將手連指兩指,妖光便似電一般急閃起來,旋轉不休。

妖道先雖覺出妖光厲害,自恃玄功變化,又有法術、法寶護身,尚能抵禦。心想至多拚捨肉身,怒火中燒,猶自毒口咒罵。此時正作萬一不濟,拼連人帶法寶一齊葬送,變化元神逃走。不料妖光竟有如此猛惡威力,才一轉動,護身諸寶首失靈效。

妖光只閃了兩閃,便自紛紛爆裂,在烏金雲光中灑了一蓬星花彩雨,晃眼消滅。跟着妖道全身便被束緊,雖仗玄功變化,運用元神,不曾就死。因身已被烈火焚燒,萬箭攢射,並還麻癢,苦痛有甚于死。這才知道真個酷虐,萬難禁受。


並且少時便要形神皆滅,決無生路,不由膽寒心悸,盛氣全消。慌不迭顫聲哀告:"玉娘子,我由海外萬裡遠來,為你出力,效死效忠,本無他意,只為一時昏愚,閙到如此慘狀。我知你夫妻將我立威,也不想求活。只求你念我數百年苦修之功不是容易,現在為你而死,以前多少總有香火之情,稍微恩寬,許我兵解。

情願以我生魂供你行法,惟望保住靈魂,恩深如海。"

妖屍聞言,從容仰面媚笑道:「你想我為你向丈夫求情,放你走麼?」妖道說到末兩句上,已被妖光制得通身顫慄,力竭聲嘶,痛苦難耐已達極點。瞥見妖屍詞色不惡,覺着有了生機,方強忍楚毒,抖着語聲,斷斷續續答道:「我自知罪,不敢求生,只求饒我真魂,好為你效力,破法取寶。」話未說完,妖屍立即面色驟變,滿臉立改獰厲之容,厲聲向上喝道:"該死豬狗,做你娘的夢呢!我自出世以來,只有我不愛人,幾曾有人敢中途背叛我過?就這一樣,你便慘死百回,再化劫灰,也難消我的恨。這不過是我丈夫性急,今夜忙於取寶復仇,無此閒心,便宜你少受一點活罪罷了。

如由我性處治時,至少也要使你加上百倍痛苦,才肯把你消滅。還敢向我求饒嗎?適纔勇氣哪裡去了?

這等膿包,沒骨頭,我真悔以前和你這樣豬狗相識。你自作自受,快些自認劫運,閉上你的狗嘴,以免引人作嘔。乖乖等死,還落一個痛快爽利;再如多言,或自強行支持,希圖苟延,非但無望,惹我性起,更有你的好受,那時死活不得,平白多受苦痛,就悔無及了。"

毒手摩什介面怒喝道:「我們正事要緊,及早完工,好隨我回山享受快活,哪有許多閒話?」隨說雙手一搓,往上一指,妖光立即加強,連珠炮火一般紛紛爆裂起來。妖道聽出二妖孽毒心難回,生望已絶,一時悲憤慘痛,咬牙切齒,強掙扎着顫聲罵道:

「你兩個妖鬼淫魔,休要快意。我自孽重。落你毒手,命數如此。可是你們惡貫已盈……」底下的話未及出口,妖光中毒火陰雷已經爆炸,一聲慘號過處,妖道全身立被震成粉碎。

元神化作一團燻煙,還待飛逃,吃妖光往起一兜,只閃得兩閃,連那黑煙和那些殘屍剩肉一齊燒化,無影無蹤。

妖屍重又恢復了妖嬈體態,一臉媚笑,扭着妖軀,款啟朱唇,笑向台下眾妖黨妖聲說道:"這蠻子忒不知自量,才落到這等結果。我此時想起毒手道友也實處治太過。你們如若不能相助,當可明言。毒手道友愛我太深,人又心直性暴,免得觸怒了他,又是有始無終,白把多少年的功行斷送,連魂魄都一起消滅,還有一層,我們雖然情深義重,但他一向言出法隨。

適已有言在先,你們如無二意,不論何人取得藏珍,我仍嫁他為妻,決不更改。你們心意如何?"眾妖黨雖全是邪教中有名人物,但比毒手摩什卻差得多,一見二妖孽如此惡毒窮凶,前人死狀奇慘,淫威暴力之下,早已觸目驚心。明明前後都無幸理,知道妖屍故意作態,稍有違仵,立上死路。除卻甘供犧牲,或者還能死中求活,別無善策。

空自悔恨交加,心內雖在盤算,口內哪裡還敢道個不字。只是驚悸憂疑之際,心念不一。一個回答:「他自取死,我們有言在先,怎能反悔?」另一個回答:「為玉娘子效力,死而不怨:哪有臨陣退縮之理?」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