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續資治通鑑 下    P 43

作者:畢沅
頁數:43 / 327
類別:中國古代史

 

通判潭州潘牜方上封事曰:「熙寧初元日食,詔郡縣掩骼,着為令。今故濟王一抔淺土,其為暴骸亦大矣!請以王禮葬。」不報。


秘書郎高斯得上言:「大奸嗜權,巧營奪服;陛下奮獨斷而罷退之,是矣。諫憲之臣,交疏其惡,或請投之荒裔,或請勒之休致;陛下苟行其言,亦足以昭示意向,渙釋群疑。乃一切寢而不宣,閲時既久,人言不置,然後黽勉傳諭,委曲誨奸,俾于襲捴之時,妄致掛冠之請,因降祠命,苟塞人言,又有奸人陰為之地。是以訛言並興,善類解體,謂聖意之難測,而大奸之必還,莽、卓、操、懿之禍,將有不忍言者!」又言:「大臣貴乎以道事君,今乃獻替之義少而容悅之意多,知恥之念輕而患失之心重。內降當執奏,則不待下殿而已行;濫恩當裁抑,則不從中覆而遽命。嫉正庇邪,喜同惡異,任術而詭道,樂偷而憚勞。陛下虛心委寄,所責者何事,而其應乃爾!」又言:「便嬖側媚之人,尤足為清明之累。腐夫巧讒,妖監帝通,陰奸伏蠱,互煽交攻,陛下之心,至是其存者幾希矣。陛下之心,大化之本也。洗濯磨淬,思所以更之;乃徒立虛言無實之名而謂之更化,此天心之所以未當,大異之所以示儆也!」帝嘉納。

二月,壬戌,金部郎官王佖,言人主論相,當取其格心,不可取其阿意,帝然之。

戊辰,范鐘再乞歸田;除觀文殿大學士、醴泉觀使。

時游侶與鍾不協,故力求去,尋以高斯得之言罷之。時鐘方坐相府,台吏以牒呼而出之。辛未,命提舉洞霄宮,任便居住,從所乞也。

壬申,雪。蠲大理寺、三衙、臨安府並屬縣點檢贍軍酒庫所臓賞錢。以雪寒,出封樁庫十界楮幣十萬緡,犒三衙諸軍。

乙酉,宗正少卿張磻言治兵、理財當為一事。磻又言先朝蘇頌、傅堯俞皆不受宣諭事,帝悚聽然之。

詔三衙諸軍月支銀並倍給。

夏,四月,辛酉,太白晝見。

戊寅,殿中侍御史謝方叔,左司諫湯中,請旌異朱熹門人胡安定、呂燾、蔡模,以勸後學,並詔補迪功郎,添差本州教授,仍令所屬給札錄其着述,並訪以所欲言。

甲申,詔曰:「朕臨朝願治。每念乏才,有意作成,既親扁題,分賜諸學,並賜諸生束帛,以示激勵。其令三學官于前廊長諭及齋生中,公舉經明、行修、氣節之士,別議旌賞。京學如之。」

閏月,乙未,資政殿大學士徐榮叟薨,輟視朝一日。


戊戌,呂文德言今春北兵攻兩淮,統制汪懷忠,所至逆戰,將士陣亡者眾,詔給緡錢恤其家。

癸卯,余玠言北兵分四道入蜀,壯士扞禦有功者,輒以便宜推賞,具立功等第稍轉官資以聞;從之。

己酉,秘書丞王璞言杜衍封還內降事,帝曰:「朕嘗諭大臣,聽其執奏矣。」

庚戌,刑部侍郎兼中書、門下省檢正諸房公事魏峻,言人主震服天下,曰斷而已。帝曰:「謀之慾同,斷之慾獨。若以大公至正行之,則斷在其中矣!」

五月,庚申,詔賈似道任責措置淮西山寨城築。

丙寅,吏部員外郎李昴英言內小學事,帝曰:「朕于小學之教甚留心。」昴英又言漢末宦官之禍,帝曰:「固當防微杜漸。」

庚午,詔:「學校明倫之地,諸生講明,不負教育,朕用嘉之。爰命有司,舉其高弟;而合詞控免,陳義凜然。朕重違本心,姑徇所請,以成其美;所有束帛,不必控辭。」

甲申,詔權知高郵軍兼淮西提刑蕭逢辰進一秩,旌其買馬、修城,留意戰守也。

詔決繫囚。

六月,戊子朔,詔從事郎傅實之,迪功郎林公遇,並特改京秩,仍給札詢所欲言;以都省言其杜門樂道,搢紳高之也。

戊戌,着作佐郎兼權禮部郎官高斯得,言學校以小過觸霆威,帝曰:「本是小事,但不當率眾出見宰執。」斯得曰:「學校固不為過,但恐奸人因此動搖局面,關係不細。」帝然之。斯得又言:「群臣龐雜,宮禁奇邪,黷貨外交,豈可坐視而不之問!顧乃并包兼容之意多,別邪辨正之慮淺,憂讒避譏之心重,直前邁往之忠微,遂使眾臣爭衡,大權旁落,養成積輕之勢,以開窺凱之漸。設有不幸,變故乘之,使宗社有淪亡之憂,衣冠遭魚肉之禍,生民罹塗炭之厄。當是時也,欲潔其身以去,其能逃萬民之清議乎!」於是朝署惡之者眾,旋出知嚴州。斯得祈詞,不許。

丙午,以禱雨,詔中外決繫囚,杖以下釋之。臣僚言:「旱勢可慮,請分命臣傣遍禱群望,仍令有司疏決淹獄,及下諸路勸諭富家接濟細民,以弭盜賊。」從之。

壬子,以陳韡參知政事兼同知樞密院事。

乙卯,台臣言李鳴復、劉伯正進則害善類,退則蠹州裡,詔削秩罷祠。

續資治通鑒●卷第一百七十二

●卷第一百七十二


【宋紀一百七十二】 起柔兆敦牂七月,盡屠維作噩十二月,凡三年有奇。

○理宗建道備德大功復興烈文仁武聖明安孝皇帝淳佑六年蒙古定宗元年

秋,七月,壬戌,泉州饑,州民謝應瑞自出私鈔四十餘萬,糴米以賑鄉井,全活甚眾,詔補進義校尉。

蒙古自太宗殂後,諸王近屬,自相攻戰,國內大亂。是月,太宗六皇后會諸王百官,奉皇子庫裕克即位於昂吉蘇默托裡之地,朝政猶出於後。庫裕克,太宗長子也。時諸王不服,將謀不軌。會雷雨大作,行營水深尺,遂各散去。

蒙古命中書令楊惟中宣慰平陽。時斷事官色珍橫恣不法,惟中按誅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