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品花寶鑒    P 168


作者:陳森
頁數:168 / 281
類別:古典小說

 

品花寶鑒

作者:陳森
第168,共281。
遂想了一想,對了《墮冰》。一齊讚好,道:「好個《跌雪》、《墮冰》,真是一副好對,是一意化作兩層法。」蕙芳謂寶珠道:「你想個難的給他對。」寶珠點點頭。子云道:「你何故要他難我,無非想我罰杯酒。」蕙芳笑道:「正是。」子云向寶珠道:「你儘管出難的來。」寶珠想了一會,出了《扶頭》。

子云笑道:「這個真不容易。」忽然把桌子一拍道:「有個好 對,我對《切腳》,你們說好不好?」子玉道:「妙,妙!這個與《拔眉》、《刺目》,可稱雙絶。」次賢道:「比《拔眉》、《刺目》還好,這頭、腳兩字都是虛的,裡面是一樣,平仄又調,真是好對。倒是媚香激出來的,我們要賀雙杯。」於是大家賀了,吃了一回菜。


到了王恂,王恂出了《花鼓》。桂保想來想去,沒有對,急得臉都紅了。

王恂催他,桂保道:「不料這個倒沒有對的。只有《聞鈴》上那個《雨鈴》好對,卻不是戲目。《草橋》這橋字也不甚對,其餘我想不出來,我喝一杯罷。」桂保喝了半杯酒,出了個《跪池》,王恂對了《投井》,大家說好,也賀了半杯。到了子玉,子玉出了《折柳》。子云笑道:「庾香蕙顧着玉儂,出這樣稀鬆的對子出來。」子玉道:「我一時想不出生的,我看倒是對對易,出對難。」琴言對了《掃松》。子玉道:「我一對連我的上對都好了。」眾人也賀半杯。琴言道:「我就出個掃字的上對,是《掃秦》。」眾人道:「這個難了。」子玉道:「這個真難。秦是姓,又是國名,很不容易。」忽然的想起了一個,也很得意,說道:「竟有這麼一個現在的,我對《擋漢》。」

眾人道:「妙絶了,天然,秦、漢二字,掃、擋兩字,也對得好,我們賀雙杯。」於是,大家已輪到三轉,也好半天,已點了燈,略為歇息,又說些閒話。

次賢道:「又輪到我了,我也學庾香惠顧人,出個容易的。」

出了《酒樓》,蕙芳對了《書館》,便說道:「我也學玉儂的連環出法,我就用書字出個《改書》。」次賢道:「你就難我,我偏要對個好的。」因想了一會,對了《追信》。

王恂道:「書、信兩字甚好。」次賢又道:「我又想了一個《放易》,易這好似信字。」大家齊聲讚道:「這個更好, 該賀雙杯。」各賀了。子云道:「《見鬼》。」大家沒有留心。


停了一會,寶珠催其出對,子云笑道:「你倒不對,還來催我。」

寶珠道:「你還沒有出對,叫我對什麼呢?」子云道:「我方纔說的《見鬼》,就是這對。」寶珠一想,果然有這個戲目,便對了《離魂》。子云點點頭道:「對也對得好。」賀了半杯。

寶珠出了《吃糠》,子云對了《潑粥》。

到了王恂,出了個《冥判》。次賢道:「這不容易。這個判字半虛半實,蕊香只怕要罰酒。」桂保想了一回,道:“有一個好對,就新些,卻不是老戲。

《空谷香》上有出《佛醫》,我對《佛醫》。”次賢道:「果然好,非但不罰,還要賀呢。」桂保道:「我想出一個難的來了,我出《驚醜》。」王恂想了一會道:「我有個好對,這四個這比起來,還是一樣的顏色,你們要賀雙杯。我對《嚇痴》。」眾人大笑道:「真是黑沉沉的一樣顏色,我們要賀雙杯。」各人賀畢。

子玉道:「這對可以結了,天也不早了。況我一早出來,過遲了恐家慈見問。請以此對收令罷。」王恂道:「也是時候了,對了吃飯罷。」子云道:「且看,其實天琿早呢。」子玉道:「既要敘幾天,也宜留些精神在明日,今日早散為妙。」

子玉見琴言有些倦間,故要收令。子云只得依了。子玉道:「我出個三字對罷。」遂出了《飛熊夢》。眾人道:「三個字就難些,好對的也少得很。」琴言想了一會,對了《伏虎韜》。

眾人大為稱讚,賀了一杯。琴言笑道:「就這一對完結了,我出四個字對罷。」眾人道:「四個字的更難。」琴言道:「罰酒也只得一杯了。若是大家都要對四字的,自然就難了,這一兩個只怕還有。」便出了個《賣子投淵》。子玉也想了一會,對了個《思親罷宴》,眾人拍案稱妙。子云道:「情見乎詞, 庾香方纔說回去過遲,恐怕伯母見問,真是思親罷宴了。這個本地風光,我們各賀三杯吃飯。」這一回每人對了四轉,共有三十二副對子,是六十四個戲目。也費了好些心,喝了幾十杯酒,各有醉意,便也不能再飯。三杯之後,吃過了飯,略坐了一坐,子玉、王恂告辭,子云又約了明日。到明日又添了文澤、春航,名旦中也添了幾個,又在怡園敘了一日。陸素蘭單請子玉、琴言二人,又敘了一日,這一日清談小敘,更為有趣。一連敘了三日,子玉也心滿意足,人也乏了。徐子云要請屈道生,卻好史南湘已到京,作一個詩酒大會。子玉不能推辭,只得赴約。且聽下回分解。

第三十八回 

論真贋註釋神禹碑數災祥駁翻太乙數

且說徐子云請了屈公來,並請南湘、仲清、文澤、春航、王恂、子玉作陪,仍在梅崦中。王恂是日為孫亮功請去有事,因李元茂吉期已定,要招贅過來。亮功因兩位賢郎是不懂事的,一切皆托王恂料理,王恂所以不能前來。

子云因屈道生是個高雅好靜的人,名旦中止叫了四個,寶珠、漱芳、蕙芳、素蘭。漱芳有恙不能前來,格外又知會了琴言。是日屈公先到,與子云、次賢敘了好些舊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