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韓湘子全傳    P 38

作者:楊爾曾
頁數:38 / 92
類別:古典小說

 

石爛海枯,權當頃刻;閻君鬼判,拜伏下風。豈不是真人?若說眾人,一口氣為千般用,一日無常萬事休,縱是身榮家富客,那個能人會接 頭?豈不是假人!」這一篇話,說得眾官無言可答。退之又問道:「何為全真?」湘子道:「精氣不耗,陽神不散,補得丹田,開得胃屍,一生無病,千歲長春,這便是全;冬不爐,夏不扇,寒暑不能侵,水火不能害,這便是真。」退之道:「鳥之飛,魚之潛,以為有心乎,無心乎?」湘子道:「有心則勞,必墮矣,沉矣;無心則忘,亦必墮矣,沉矣。


有心無心之間,是謂天機之動。不動不足以為機;機之自動者,天也,萬物皆動乎機,忘乎機;而各任其天。」退之道:「這道童年紀雖小,倒會說幾句話。」林學士道:「先生此一來為何?」湘子道:「來與韓大人慶壽,眾大人化齋。」退之道:「汝既來化齋,怎麼見列位老爺頭也不磕一個兒?」湘子道:「貧道因昨日大醉回去得遲了,趕不上南天門,又趕不到蓬萊三島,又趕不上桃源洞,到得陝西華山朝陽溝,洞門又閉了,清風、明月兩閒人不放我進去,連忙又走到武當山投碧霞洞,半路上遇見碧霞元君命駕他出,只得又走回南天門,在七星石上盹睡片時。走得辛苦,折了腰,因此磕頭不得,大人休罪。」退之道:「風道童,你會吟詩麼?」湘子道:「幼年間也曾讀書,吟得幾句。」退之道:「汝把仙家的事吟來我聽。」湘子吟道:

桑田變海海成田,這話教人信未然。

駕霧騰雲那計日,餐霞服氣不知年。

月移花影來窗外,風引松聲到枕邊。

長劍舞罷烹茗試,新詩吟罷抱琴眠。

林學士道:「韓親家,這詩倒也有致。叫他再唱一曲道情,打發齋與他罷。」湘子把漁鼓簡板輕敲緩拍,唱道:

韓大人不必焦燥,看看的無常來到。我吃的是黃齏淡飯,勝似珍餚;你縱有萬貫家財,難倚靠。想石崇富豪、鄧通錢高,臨死來也歸空了。總不如我悶把瑤琴操,彈一曲鶴鳴九皋,無榮無辱無煩惱。

逍遙慢把漁鼓敲,訪漁樵,為故交。


又詩云:

袞袞公侯着紫袍,高車駟馬逞英豪。

常收俸祿千鐘粟,未除民害半分毫。

滿斟美酒黎民血,細切肥羊百姓膏。

為官不與民方便,枉受朝廷爵祿高。

退之怒道:「這風道童說的話句句不中聽,張千,可把他叉出門外,再不許放他入來!」湘子道:「我雖是風魔道人,唱個道情,也勸得列位大人的酒,如何要叉我出去?」那張千、李萬,不由他分說,連推三推,推出門外。正是:

酒逢知己千鐘少,話不投機半句多。

畢竟不知湘子去否,且聽下回分解。

第十四回  闖華筵湘子談天 養元陽退之不悟

三五一都三個字,古今明者實然稀。

東三南二同成五,北一西方四共之。

戊己自居生數五,三家相見結嬰兒。

嬰兒是一含真氣,十月胎圓入聖機。

湘子被張千推了出門,影身往裡面就走,又立在筵前。退之道:「我打發你出去了,如何又走進來?我且問你,世上有三樣道人,你是那一樣?」湘子道:「大人,我是五湖四海雲水道人。」退之道:「常時來的道人,我問他『雲水』二字,都講不出來,你且把這二字講來我聽。」湘子道:「大人先講,貧道後說。」退之道:「我說天上的黃雲、黑雲、青雲、白雲、紅雲、祥雲,就是雲。」湘子道:「這都是濁雲。」退之道:「我說天上下的雨水、地上有的井泉水、五湖水、溪澗水、四海水,便是水。」湘子道:「大人說的雲都是濁雲,水也是濁水。」退之道:「你講雲水來我聽。」湘子道:「我這雲水,出在海東敖來國,有一個白猿,收在石匣中,吹一口仙氣出來,我將肉身坐在那上邊,一時間東風颳得西邊去,北風吹得往南行,心似白雲常自在,意如流水任西東。」退之道:「天下水皆東流,如何說西流?」湘子道:「孽水只東流,我這仙水可以東流,亦可以西流。」退之道:「雲散水枯,歸在何處?」湘子道:「雲散月當空,水枯珠自現。」退之道:「你閒遊海上,淘得幾句說話在肚裡?我也不問你了,你快些去罷!」湘子道:「貧道為化齋充饑而來,與列位大人說了這一日,卻不曾得些齋飯,怎麼就打發貧道去?」退之道:「張千,取一碗冷飯賞他!」湘子道:「蹴爾而與之,行道之人弗受;呼爾而與之,乞人不屑也。大人不捨得齋便罷,怎麼說個賞字?」林學士道:「這是韓大人不是了。」張千叫湘子道:「先生,飯在此,快些吃了去罷,不要只管胡纏!」湘子道:「既蒙賜飯,再賜一葫蘆酒何如?」退之道:「酒乃出家人所戒。既與汝飯,又思量要酒,豈不是貪得無厭?」湘子道:「不瞞大人說,我師父在碧霞洞修煉,化些酒與師父止渴。」退之道:「張千,再與他些酒。」湘子道:「既然有酒,再化桌面一張。」林學士道:「韓親家,便把一張桌面與那道人。」退之叫張千、李萬抬桌面與湘子。

湘子道:「長官,煩你再說一聲,既有了桌面,沒有一個立着吃的道理,須與一個坐兒。」張千稟退之道:「風道人說有了桌面,還少一個坐兒。」退之道:「你去拿金釘馬凳來,看他坐也不坐。」張千便取馬凳,遞與湘子。

湘子道:「貧道只求一把交椅,不要這凳。」退之叫張千道:「你取那虎皮交椅與他,看他敢不敢坐。」張千連忙掇了張交椅,放在湘子背後。湘子見是虎皮交椅,曉得是退之公座上坐的,就挺身坐在上面。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