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禪真逸史    P 19

作者:清溪道人
頁數:19 / 202
類別:古典小說

 

李秀向前捱到鐘守淨床邊,只聽得鐘守淨夢中說道:「我的活寶,放撒手些,定要拿班做勢,弄得我一身熱汗。」李秀笑道:「好和尚,在這裡做春夢,騙小沙彌哩。」即身邊抽出火草,點起火來。苗龍搶到床前,將守淨一手按住。


鐘守淨夢中驚醒,嚇得魂不附作,急待掙扎,早被李秀、韓回春將繩索背剪,餛飩樣捆了。鐘守淨叫道:「不好了,行者快起來!」這行童正在睡中,聽得叫喚,急忙跳起身來,一雙眼再也睜不開,不知住持叫些什麼。拿了褲子作布衫穿,左扯右綳,只是穿不上,也被莊客、酒生向前捆了。苗龍腰間掣出一把明晃晃腰刀,擱在鐘守淨項上,喝道:「不要做聲,若叫喊時,便殺了你!我等眾好漢,不為別事,只要那日間佛殿上金爐燭台、銀寶器皿,還要借白銀三五千兩使用。

好好獻出,佛眼相看,留你禿廝性命。儻若執迷不悟,先教你一命歸陰,然後將這寺中大小禿驢,盡皆砍死。」鐘守淨哀告道:「大王爺爺,乞饒草命。金銀物件都在側首庫房內地窖子裡,任從大王爺爺拿去,只是乞留狗命。」苗龍聽罷,着酒生看守着鐘守淨、行童,自同韓回春、李秀、莊客一齊動手,攝開側首門扇,奔入庫房裡來。正是:

不施萬丈深潭計,怎得驪龍頷下珠。

畢竟苗龍眾人果然劫得金寶去否,且聽下回分解。

第五回  大俠夜闌降盜賊 淫僧夢裡害相思

詩曰:

財物從來易動人,偷兒計劃聚群英。

窖中覓寶擒奸釋,杖下留情遇俠僧。


談佛忽然來活佛,觀燈故爾乞余燈。

夢中恍惚相逢處,何異仙援人武陵。

話說李秀、苗龍、韓回春等,一同搶入庫房,撬起石板,果然香爐、燭台、金銀器皿,都在地窖子裡。又見側首一個皮匣,扭開一看,約有數百兩散碎銀子。苗龍等不勝之喜,叫莊客打開帶來的細布叉袋,將香爐、燭台、皮匣物件,都裝在袋裏。酒生、莊客、韓回春,每一人駝了一袋。

李秀將房側懸掛的舊幡扯下兩條,把鐘守淨、行童兩個口都包住了。李秀挾了行童,苗龍挾了鐘守淨,一夥人悄悄地走出臥房,徑奔前門而來。

卻說林澹然從夜深送佛、化紙、吃齋,收拾已罷,回到禪房,正脫袖衣要睡,猛然想道:「這道場做了七晝夜,城裡城外,不知引動了多少人來看耍。佛殿上供奉擺列的都是金銀寶貝,自古財物動人心,倘有不測,不可不防。且在禪床上打坐,待到五更睡也未遲。」閉目定神,坐了一會,只聽得東首後門邊,犬(口牢)(口牢)地吠響。

側耳聽時,又不見動靜。心內疑惑,跨下禪床,手提銅杖,步出臥房,徑往東首佛殿後廊下穿堂看時,只見一帶門直到廚房都是開的。林澹然大駭,急走後牆來看,後門依舊關閉。復翻身踅出,來鐘守淨土庫邊,見石門大開。

林澹然走進石門禪房裡,覺有些燈亮。此時苗龍等正在房中動手,隱隱地聽見一個低喝道:「好好獻出寶來,饒你性命!」一個道:「乞饒貧僧狗命,寶物任大王取去。」林澹然心裡想道:「是了,必有劫賊。日間看見金銀器皿,故深夜來此劫取。

怕俺知覺,悄悄地在此做事。俺若趕入去,反要傷了鐘守淨性命。諒這伙毛賊決不敢從後門出去。後路窄狹,難以轉動,況又近俺禪房,必從前門而走。

俺且坐在山門側首等他,不怕他飛上天去了。」有詩為證:

浩氣凌霄貫鬥牛,無知鼠輩起戈矛。

夜深不遇林時茂,守淨資財一旦休。

這林澹然終是將官出身,心下甚有見識。輕輕閃出佛殿禪堂,徑到山門右邊一株大楊柳樹下坐了,將禪杖倚在村邊。等了一會,只聽得金剛殿側門開處,黑影裡一夥人走將出來。前頭兩個漢子,挾着黑魆魆兩樣物件,後面七八個大漢,都馱着布袋。

看看走近前來,林澹然躍起,倒提禪杖,大喝一聲道:「狂賊!劫了金寶,待往那裡去!」李秀、苗龍聽得,吃了一驚,即撤鐘守淨、行童,掣出腰刀,向前砍來。這韓回春、莊客、酒生都慌了,膽顫心寒,沒奈何丟了布袋,也拿着短棍、鐵尺,上前助力。林澹然一條禪杖擋住,交手處,卻早一禪杖撩着李秀手腕,撲的倒在地上。又一個溜撒些的莊客要搶功,提起鐵尺,望澹然頂門上打來。

林澹然把禪杖望上只一隔,將鐵尺早隔在半天裡,莊客右手四個指頭都振斷了,負着疼也倒在地上。苗龍看見風勢不好,心裡已知是林澹然了,撇卻手中腰刀,跪在地下叩頭,叫:「爺爺饒命則個。」這韓回春見苗龍跪了,與眾人也一齊跪下,叩頭乞命。

林澹然是慈心的人,見眾賊跪下求命,即收住禪杖,喝道:「俺這裡是什麼去處,你這伙毛賊輒敢恣行劫掠?莫說你這幾個鼠賊,俺在千軍萬馬中,也只消這根禪杖。諒你這幾個到得那裡,大膽來捋虎鬚!今日你自來尋死,如何輕放得過!」說罷,舉起禪杖,正欲打下。這苗龍是個滑賊,有些膽量,他雙手爬向前來,寒簌簌地哀告道:「爺爺,待男女稟上,再打未遲。男女等也是良家兒女,只因命運淹蹇,又值惡薄時年,賣妻鬻子,家業凋零。

出於無奈,只得做這偷摸的勾當。日間窺見爺爺佛殿上金銀寶玩,動了歹心實欲劫取,圖半生受用。不期冒犯虎威,乞爺爺開天地之心,施好生之德,佛門廣大,饒恕則個。」說罷,眾賊哀哀的只是磕頭。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