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禪真逸史    P 13

作者:清溪道人
頁數:13 / 202
類別:古典小說

 

那畜物並不懼怯,揸手舞腳向前撲人。兩個鬥了一會,林澹然暗想和他這等相鬥,怎能除得?心思一計,倒拖禪杖,往東山凹裡便走。這野人伸開長腳,箭一般趕來。林澹然覷他來得近了,扭回身,將禪杖照肩膊一掠。


說時遲,那時疾,野人即忙躲過,澹然卻不打他肩膊,就勢往下毛腿上用力一掃,正掃着他臁兒骨。只聽得(口國)的一聲,這毛腿早已打折。野人就挫倒地上,掙扎不起。林澹然隨即照頂門着力一下,打得個發昏章第十一,就連肩帶脊,不住手的打了數禪杖。

那消半頓飯時,除了一村大害。有詩為證:

野獸無情勢莫當,村民數載盡遭傷。

賢僧試展屠龍手,一杖當頭命即亡。

話說林澹然仗平生武藝,沒頓飯間,將野人打死。見他氣絶了,用得力乏,即走到廟裡門檻上坐了半晌。喘息已定,跳起來,仍將禪杖橇起石板,叫道:「這孽畜已被俺打死,你兩個且上來說話。」這兩個婦人歡天喜地,答應道:「謝神明,原來也有今日!佛爺且住,待我們取些物件上來。」林澹然道:「卻又作怪,土窟裡有什麼東西?」只見兩個婦人在洞裡將些竹木搭起,你我相扶,爬將上來,手裡各提了一個破衣包。見了林澹然,只是下拜,口裡齊叫:「救苦救難的佛爺,重生的父母,再世爺娘,救我二人性命,何以報答!」磕頭不止。林澹然道:「你旦起來,不須拜了。你二人趁早尋路,認回家去。


貧僧自在廟內暫過一官,明早取路,要上京都。這野人可叫人來燒燬就是了。」那兩個婦人道:「佛爺說什麼話!你今捨生拚命,除此畜物,救了婦人與滿村百姓,恩德如天,如何便去?今晚佛爺同村婦到家裡用些晚飯,就在草舍權宿一宵,明早着地方報縣官知道,辦些香花燈燭禮物,即謝佛爺留下大名,以便各家供奉。這兩個包裹內,都是這畜生吃了人遺下的金銀首飾,乞佛爺收下,權為路費。」林澹然道:「俺出家人,要此金銀首飾何用?你兩個自收去養活,或者與丈夫做些資本。也不必報知縣官,亦不勞眾人酬謝。俺今晚在此廟中暫歇一宵。你女俺男,若到汝家,甚為不便,你兩人自去罷。」兩個婦人再三道:「佛爺,這古廟中甚是荒涼,並無人影,怎地在這裡安歇?還是到我們家裡去不妨。」林澹然道:「貧僧斷然不去的。不必多言,天色已晚,快去快去。若再夜深,難以尋路。」兩個婦人見林長老堅執不去,只得背了包裹,拜辭出廟,尋路去了。喜得七月中旬,正值皓月當空,兩個婦人趁着月光,一步步捱到家時,但見空閨冷落,四壁歪斜。推門一看,屋內止有破桌破凳,傢伙數件而已。兩個只得在破凳上坐了,商量道:「今夜且將就坐,到天明門前俟候,若有人行過,教他去報地方知道,請這活佛轉來謝他便了。」

且說林澹然獨自一人,在廟裡神廚內睡了一夜,不覺天色已明。心內忖道:「若再遲延,必被這地方人等纏住,不如及早收拾動身。」慌忙將包裹裝束,手提禪杖,拽開腳步,往東南而走。這兩個婦人等不到天曉,五更時就站在門首伺候人過。

將及天明,有一夥近村菜戶,約十數人,口唱山歌,挑着菜擔到城內去換柴米,手裡都拿着一條槍棒,也是防備這野人的。兩個婦人連忙叫道::「你眾位那裡去的?」內中一個答應道:「我們都是進城裡去做買賣的。你問我們怎地?」婦人道:「列位,生意且請暫歇起。有一樁喜事。

與你計較,煩你們到村前村後獵戶保正人家通個消息。」那夥人問:「有甚喜事,要我們通報?」婦人道:「你眾人手裡拿着槍棒做甚?」那夥人道:「你豈不知這村裡土地廟中野獸吃人?故用槍棒防備他。你這兩個女人好大膽,在這孤村破屋裡住,又沒個男子,好險也。」婦人道:「我們正被野人擄去,昨晚賴一位進京的活佛,不消幾禪杖,除了這畜,救我兩人性命。

故煩你們通報,好叫地方得知,重重謝他。」這夥人聽見說野人被個和尚打死了,個個伸舌搖頭道:「有這等事,必是佛來下降了!」各各丟下扁擔,四面八方飛也似跑去傳報。

少刻間,各村居民,若大若小。扶老挈幼,都奔到土地廟裡來,喧天震地,閙叢叢,何止五七百人,將野人屍首圍住了看。內中有一人道:「眾位不要看這孽畜,且理正事,同到廟裡拜謝活佛要緊。」眾人都應道:「說得是。」一齊擠到廟裡,並不見個人影。眾人四下搜尋,亦沒蹤跡,一齊笑道:「又是異事。這長老想是有翼翅的,騰空去了。」有的道:「此長老決非凡人,必是什麼神靈下降,殺這畜生,救了我滿村百姓,依舊上天去了。

不然,如何除得這般惡物?」又有的說道:「不要慌,先着兩位保正去縣裡報知。方纔聽得報事的說,這長老要往建康去,料他去亦不遠,我們一齊趕上,畢竟追着,拜求他轉來如何?」眾人齊道:「此論甚當。」有幾個保正裡長,忙忙的到縣裡報去了。這一班後生村民獵戶,一窩風同望東南趕來。

原來林澹然從早辰走到午時,走不上三十里之路。看官你道為何?一者路上沒了飯店,未曾飲食,腹中饑餒;二者對付這野人費了氣力,因此精神疲倦,慢慢的挨着。走不多路,被這夥人一霎時趕着了,一齊喊叫:「師父慢行。」林澹然聽得叫喚,立住腳看時,只見一起人搶向前來,拜的拜,扯的扯,不由澹然做主,平空地攙將轉來。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