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禪真逸史    P 10

作者:清溪道人
頁數:10 / 202
類別:古典小說

 

林時茂起身道:「老丈請起。素不相認,何勞重禮。」杜悅拜罷,起來道:「老爺,你可記得十年前失機的杜悅麼?」林時茂驚道:「你既是杜旗牌,當時俺救了你性命,免死出配邊方,何以至此?」杜悅道:「一言難盡。思主請睡,待小人去沽壺村酒來酌一杯,以表孝心,慢慢的告稟。」即出房門,問店家討一個酒瓶兒,徑往市上去沽酒。


不多時,提了一瓶酒,買了幾味餚饌回店,叫蒼頭燙起酒來,就在客房裡桌上擺下餚饌,請林時茂上面坐了,杜悅侍陪。兩個吃了數杯,林時茂道:「公在邊塞受盡風霜,俺常時思念。今日得赦還鄉,萬千之喜。」杜悅答道:「小人自從老爺救拔之後,即往邊上,一路歷盡多少艱難苦楚,不可勝言。

今得赦回故土,依棲着一個故友過活,因他借些資本與這店家、左右鄉民,時常令小人來收些帳目,不意得遇恩主。小人得獲殘生,實賴老爺再造之德,小人雖粉骨碎身,不足以報萬一。」說罷,又吃幾杯。杜悅道:「老爺如今欲往何處請親?」林時茂道:「俺非是訪親,因有一腔心事,難對人言,今與公談,諒不泄漏。」將高澄打獵害民、被父責罰的事情,備細說了一遍:「俺如今意欲走入梁國,削髮為僧,潛身遠害,故此全真打扮,以辭故國。」杜悅道:「老爺一生忠孝,真乃豪傑丈夫,若入菩提,必歸正道。正是知機避害,明哲保身,出人頭地之處,有何不可。只是一件,老爺這般打扮,雖似道家,但這些英雄氣概,畢竟是一個將門模樣,未免被人識破。

況且又無文憑路引。梁魏兩地,關隘防閒甚緊,惟恐有阻,難以過去。老爺有心出家,不如就在這裡近處寺院,削髮為僧,討了度碟,消停幾時,然後往梁國去,豈不美哉?」林時茂道:「此論甚高,但這裡近處寺院,大概廝認者甚多,或看破時,反為不美。怎地得一偏僻幽靜的寺院方好。」杜悅一面勸酒,笑道:「小人有一親弟,自幼出家,在澤州析城山成湯廟側首問月庵內為僧。這庵甚是僻靜,此去卻是順路,數日可到。自小人問軍之後,彼此並無消息。明日小人就陪老爺同去那裡訪問,一來為老爺大事,二來就探望舍弟一遭。

儻或在時,就彼削髮技剃,甚為便也。」林時茂道:「若得如此,足感盛情。」二人商議已定,叫蒼頭收拾杯盤,同榻抵足而睡。

次日,三人鷄鳴起來,別了店主,一同往東。隨路而進,夜住曉行,不一日,已到澤州析城山下問月庵前。林時茂舉目看時,真個好一座清幽庵院。但見:

松篁交翠,灣一帶流水小橋;殿角巍峨,顯幾處鐘樓古剎。門臨山


岫,隔溪每聽野猿啼;址靠崗巒,絶頂時驚斑虎嘯。伽藍殿樹懸薛荔,梵

王宮爐噴旃檀。兩廊彩壁畫菩提,倒座觀音隨龍女。經翻貝葉,禪床老

衲響全鈴;花供優曇,精含沙彌稱佛號。果然景緻清幽,須信一塵不

到。不聞貴客來相訪,惟有僧敲月下門。

當下三人徑進山門,只見金剛殿上,有一個小頭陀掃地。杜悅問道:「小沙彌,動問一聲,寶庵有一位永清長老可在麼?」小頭陀道:「永清師太在禪房裡打坐。」三人聽說,不勝之喜。杜悅道:「相煩你通報一聲,說是一個姓杜的弟兄,特來相訪。」小頭陀丟了掃帚,忙進禪房通報。這永清長老聽得,即忙出來迎接。見了親兄杜悅,十分歡喜,笑顏可掬。請二人進禪堂內相見,禮罷坐下。

兄弟間別十餘年,一旦相會,免不得敘些寒溫,說些離別相念之意。當下永清長老分付辦齋管待。問杜悅道:「這一位道者是誰,與兄同來光顧?」杜悅道:「我正為這道者特來見賢弟。這就是高丞相部下鎮南大將軍林爺。」永清長老慌忙起身稽首道:「失敬!失敬!」問道:「林爺正好享福,為何這般打扮做雲遊的模樣?」杜悅即將林時茂出家情由,細說一遍。永清長老道:「原來林爺為這個緣因。既要出家,貧僧敝庵,極是僻靜,人跡罕到。況貧僧還有幾張空頭度牒、抄化文憑路引,待明日早晨,替林爺齋佛削髮便了。」林時茂拱手稱謝。當日晚齋已罷,各自安歇。次日,永清長老辦齋供佛,看經誦咒,林時茂跪在佛前,摩頂受戒。削髮已畢,長老代取法名,名為太空,別號澹然。

即將空頭度牒一張填上法名,又有抄化文憑路引,俱付與林澹然收了。

在庵盤桓了旬餘,林澹然思欲投梁,即便告行。永清長老弟兄二人,苦苦留住。又過了數日,林澹然辭長老堅執要行,永清長老和杜悅款留不住,只得辦齋送行。永清長老捧出一條熟銅打成的禪杖,一領緇色褊衫,一頂純綿頭褡,一個金漆鉢孟,笑嘻嘻道:「這條杖子卻也古怪,兩月前有一禪和子,長眉赤腳,來此掛搭齋供,臨去時道:『無以為謝,願留此物。』

貧僧再三不肯受,他道:『權且收下。日後可轉法輪,施與一個蓋世英雄,佛家領袖。』不想今日卻好遇著尊駕,正是法緣,伏乞笑留。」林澹然收了,稽首稱謝。

杜悅又贈白金二十兩,以為路費。林澹然道:「老師所賜,小僧不敢不領,老丈之贈,決不敢領。既已出家,要此何用?」杜悅道:「些須之物,不足以報大恩,聊為路途薪水之助。」林指然堅辭不受,杜悅亦不敢強,道:「既然不收薄禮,小人相送一程。」林澹然道:「如此足感厚意。」當下拜辭永清長老。林指然道:「日後得有進步,必不忘吾師大德。」永清送出山門,稽首而別。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