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禪真逸史    P 8

作者:清溪道人
頁數:8 / 202
類別:古典小說

 

話不絮煩。真個是光陰迅速,倏然又是十二日到了。這智覺長老着道人挑些盒禮送來,不過是蔬菜點心之類。子遠即央貼鄰當裡長的孔愛泉,寫一張將子情願捨身出家文契,叫:「愛兒過來,別了娘,送你到寺中快活去。」這愛兒對朱氏唱了一個喏,叫聲:「娘,我去呀!」只見兩淚交流,不忍離別。朱氏放聲哭將起來,道:「我兒,不是我做娘的心毒,只為你多災多病,我爹娘命裡招不得你,不得已送你出家。從此去,切要向上學好,勤謹聽教訓,不比在父母身邊撒嬌。」說罷,悲咽不勝。


子遠亦垂淚道:「愛兒呵,寺若遠時,也不捨得你去了。今幸喜寺院鄰近,閻住持老師又且純厚的,你去決然快活,不必苦切。」可憐母子二人,牽衣難捨,連這道人鄰合,亦各垂淚,免不得拭淚而別。子遠攜了愛兒手,往寺中來。

這智覺和尚出來迎接,到方丈坐下。子遠將文契雙手奉與智覺,智覺看了,收于袖中。吃茶已罷,即辦齋供佛。子遠叫愛兒先參拜佛像,次拜師父,凡寺中和尚,俱備相見。

行禮畢,長老取法名,喚作守淨。眾人坐下吃齋,齋罷,子遠在寺裡東西兩廊、前後佛殿,閒玩到晚。齋畢,又囑付了愛兒幾句方回。閒話不題。

且說這鐘守淨自到圓慧寺出家之後,真是緣會,精神倍長,災病都除。智覺請師訓讀,果然穎悟異常,記作兩絶。年近十四。經典咒懺,唸誦樂器,無不精妙。

更兼性耽詩畫,善於寫作,寺中和尚四五十眾,盡皆敬服。智覺長老甚是愛惜。年至十六歲,長老與他討度牒披剃為僧。好一個清秀俊俏的和尚,凡是宦門富室之家有佛事者,請得鐘守淨去,方纔歡喜。

自王孫公子以至騷人墨客,無不往來交遊。

說這金陵城裡,有一公子,姓謝名循,乃是有名才子。其父謝舉,現任梁朝左仆射之職,武帝甚相親信。為人惇厚,家資巨富。這公子謝循,酷好詩畫,與鐘守淨文墨往來,情義稠密。

聞得妙相寺工程已完,朝廷頒詔,要文武官舉薦和尚為寺中住持,謝循意欲父親薦舉這守淨與天子,無便可說。一日,謝舉晚朝回來,父子二人飲酒,說話間,公子問道:「爹爹在朝,曾有什麼新聞否?」謝舉道:「朝內別無甚事,當今聖上,酷信佛法,最重的是沙門。如今城中新創這妙相寺,不知用了多少錢糧,靡費太甚。又詔眾官舉薦兩個有才德的和尚,為此寺住持。

朝中外郡諸臣,至今未有所舉。我尋思這城內城外庵廟寺院僧人,那得個出類拔萃有才德者?只這件新聞,心下躊躕未定。」謝循道:「兒子也聞知這件事沸沸的說。兒子有一個相識的和尚,經典咒懺,件件皆精;琴棋書畫,般般皆妙;況兼除葷戒酒,性格溫柔,舉止誠實。

這長老可薦得與聖上麼?」謝舉道:「依汝所說,這和尚果然如此,盡可去得。你且說他姓甚名誰,在何守掛搭?」謝循道:「這和尚名姓,爹爹多分也嘗聞得,就是圓慧寺姓鐘的年少長老。」謝舉道:「莫非是鐘守淨麼?」謝循道:「正是此僧。」謝舉點頭道:「我倒失忘了。


只怕他年幼,未必老成。待明日早朝面奏定奪。」二人晚膳畢,歇息了。

次早五更,謝仆射起來梳洗,穿了朝服,到朝房內來,只見紛紛文武官員,齊集早朝。但見:

山河扶繡戶,日月近雕樑。虯漏初停,繹幘鷄人報曉;鳴鞭甫動,黃

門間使傳宣。太極殿鐘鼓齊鳴,長樂宮簽簧竟奏。黃金爐內,游絲裊裊

噴龍涎;白玉階前,仙樂鏗鏗和風管。九龍座縹縹渺渺,紅雲裡雉尾扇

掩映赭黃袍;五風樓濟濟鏘鏘,紫霧中獬豸冠廝配紅珠履。侍禦宮娥裊

娜,謹身內監端詳。兩班文武肅威儀,一國君王垂衰冕。左列着紫袍玉

帶,世官世祿,果然大老元臣;右立的翠綬金章,鐵券丹書,端的皇親國

戚。蒼髯閣老,公公正正,調和鼎斕理陰陽;鐵面台官,是是非非,培植

綱常行賞罰。糾彈的綉衣御史,專飛白簡之霜;匡弼的骨鯁諫垣,慣作

青蒲之伏。揮毫草詔,操象管瀟瀟灑灑,翰林學士,賣弄着山鬥文章;掛

甲頂盔,執金瓜猙猙獰獰,鎮殿將軍,妝點出貔貅氣象。羽林衛軍容嚴

肅,旌旗影裡到光寒;神策軍隊伍整齊,戈戟叢中彪體壯。班部中叮叮

噹噹玉珮響,品臣執笏覲天顏;鴛隊裡翩翩躚躚袍袖動,忠宰揚塵呼萬

歲。這正是:九重宮闕開閶闔,萬國衣冠拜冕旒。只聽得淨鞭三響,文武兩班山呼舞蹈已畢。簾內中貴官喝道:「眾臣有事早賣,無事退班。」忽見文臣班內左仆射謝舉,執簡當胸,俯伏啟奏道:「臣啟陛下,今有妙相寺工程完畢,臣等奉詔,薦舉兩員才德兼全之僧,為正副住持。臣訪得圓慧寺中一僧,姓鐘,法名守淨。戒行清高,立心誠實,禪宗透入玄微,密諦悉窺精藴,才德俱優。此僧可充寺中住持之職。

未敢擅便,伏乞聖裁。」武帝道:「朕方博訪名僧,未得其人。今卿所薦不虛,可速召來面朕。」即着中書官寫詔,就差謝舉為使。

謝舉謝恩,領旨出朝,差虞候飛馬先到城外圓慧寺中通報,然後上馬到寺中來。只見寺門前懸花結綵,眾和尚擊鼓鳴鐘,請仆射下馬,迎進山門,徑入佛殿。看的人擁滿寺前。鐘守淨忙排香案,領眾僧一齊俯伏。

謝仆射開讀詔書。詔曰: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釋教宏開,愛啟三途之苦;佛門廣大,聿除人難

之災。登一世于春台,臍四生於仁壽。招提既建,國家之福德無邊;慧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