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全唐詩話    P 2

作者:尤袤
頁數:2 / 44
類別:古典散文

 

從一曰:「權豪屏跡肅嚴霜。」晉卿曰:「鑄鼎開岳造明堂。」此外遺忘。時吐蕃舍人明悉獵請,令授筆與之。
曰:「玉醴由來獻壽觴。」上大悅,賜與衣服。

○玄宗


《左丞相說右丞相‧太子少傅乾曜同上官命宴東堂賜詩》云:「赤帝收三傑,黃軒舉二臣。由來丞相重,分掌國之鈞。我有握中璧,雙飛席上珍。子房推要道,仲子訝風神。
復輟台衡老,將為調護人。‧鸞同拜日,車騎擁行塵。樂聚南宮宴,觴連北斗醇。俾余成百揆,垂拱問彞倫。」
開元十六年,帝自擇廷臣為諸州刺史。許景先治虢州,源光裕鄭州,寇Г宋州,鄭溫琦‧州,袁仁恭杭州,崔志廉襄州,李‧期邢州,鄭放定州,蔣挺湖州,裴觀滄州,崔成遂州,凡十一人。行,詔宰相、諸王、御史以上祖道洛濱,盛供具,奏太常樂,帛舫水嬉。命高力士賜詩,令題座右。
帝親書,且給筆紙,令自賦,賚絹三千遣之。帝詩云:「眷言思共理,鑒夢想惟良。猗與此推擇,聲績著周行。賢能既俟進,黎獻實佇康。
視人當如子,愛人亦如傷。講學試誦論,阡陌勤耕桑。虛譽不可飾,清知不可忘。求名蹟易見,安直德自彰。
獄訟必以情,教民貴有常。恤‧且存老,撫弱復綏強。勉哉各祗命,知予眷萬方。」

○德宗


貞元四年九月,賜宴曲江亭。帝為詩,序曰:「朕在位僅將十載,實賴忠賢左右,克致小康。是以擇三令節,錫茲宴賞。俾大夫卿士,得同歡洽也。
夫共其戚者同其休,有其初者貴其終。咨爾群僚,順朕不暇,樂而能節,職思其憂,咸若時則,庶乎理矣。因重陽之會,聊示所懷。」詩云:「早衣對庭燎,躬化勤意誠。
時此萬幾暇,適與佳節並。曲池潔寒流,芳菊含金英。乾坤爽氣澄,台殿秋光清。朝野慶年豐,高會多歡聲。

永懷無荒戒,良士同斯情。」因詔曰:「卿等重陽宴會,朕想歡洽,欣慰良多,情發於中,因制詩序,令賜卿等一本,可中書門下簡定文詞士三五十人應制,同用清字。明日內于延英門進來。」宰臣李泌等雖奉詔簡擇,難於取捨。
由是百僚皆和。上自考其詩,以劉太真及李紓等四人為上等,鮑防于紹等四人為次等,張‧殷亮等二十三人為下等。而李晟馬燧李泌三宰相之詩,不加考第。
韋綬以內相感心疾,罷還第。帝九日作《黃菊歌》,顧左右曰:「安可不示韋綬?」遣使持往。綬遂奉和附使進。帝曰:「為文不已,豈頤養邪!」敕曰:「自今勿復爾。」

○文宗


裴度拜中書令,以疾未任朝謝。上巳曲江賜宴,群臣賦詩。帝遣中使賜度詩曰:「注想待元老,識君恨不早。我家柱石衰,憂來學丘禱。」仍賜禦扎曰:「朕詩集中欲得見卿唱和詩,故令示此。卿疾未差,可他日進來。」禦札及門而度薨。
帝聽政暇,博覽群書。一日,延英顧問宰相:「《詩》云:『呦呦鹿鳴,食野之蘋。』蘋是何草?」時宰相楊珏楊嗣復、陳夷行相顧未對。珏曰:「臣按《爾雅》,蘋是蔌蕭。」上曰:「朕看《毛詩疏》,葉圓而花白,叢生野中,似非蔌蕭。」
又一日,問宰臣:「古詩云:『輕衫襯跳脫。』跳脫是何物?」宰臣未對。
上曰:「即今之腕釧也。《真誥》言安妃有斫粟金跳脫,是臂飾。」
嘗吟杜甫《曲江篇》云:「江頭宮殿鎖千門,細柳新蒲為誰綠?」乃知天寶以前樓台之盛。鄭注乃命神策軍淘曲江、昆明二池,許公卿立亭館。兩軍造紫‧樓、彩霞亭,內出樓額賜之。

○宣宗


帝好進士及第,每對朝臣問及第,苟有科名對者,必大喜,便問所試詩賦題目並主司姓名。或佳人物偶不中第,必嘆息移時。嘗于內自題鄉貢進士李道龍。
白居易之死,帝以詩弔之曰:「綴玉聯珠六十年,誰教冥路作詩仙?浮‧不繫名居易,造化無為字樂天。童子解吟《長恨曲》,胡兒能唱《琵琶篇》。文章已滿行人耳,一度思卿一愴然。」
帝制《秦邊陲曲》,其詞曰:「海岳咸通。」及帝垂拱,而年號咸通焉。庶子裴惲進詩賀聖政,有「太康」字。帝怒曰:「太康失邦,乃以比我!」戶部韋渙奏云:「晉平吳寇,改號太康。
雖有失邦之言,乃見歸美之文。」上曰:「天子大須博覽,不然,幾錯罪惲。」
舊制:盛春內殿賜宴三日。帝妙音律,每先裁製新曲,俾禁中女伶迭相教授。
至是,出宮女數百,分行連袂而歌。其曲有曰《播皇猷》者,率高冠方屨,褒衣博帶,趨走俯仰,皆合規矩,于于然有唐堯之風焉。有曰《蔥女踏歌隊》者,率言蔥嶺之士,樂河湟故地,歸國復為唐民也。若《霓裳曲》者,皆執節幡,被羽服,態度凝澹,飄飄然有翔‧舞鶴見左右。
如是數十曲,流傳民間。出令狐澄《貞陵遺事》。

○昭宗


陝府,唐昭宗有詩云:「安得有英雄,迎歸大內中。」或曰:「逍遙樓有太宗詩云:『昔乘匹馬去,今驅萬乘來。』志意不侔矣。」

○武后


天授二年臘,卿相欲詐稱花發,請幸上苑,有所謀也。許之。尋疑有異圖,先遣使宣詔曰:「明朝游上苑,火急報春知,花須連夜發,莫待曉風吹。」於是凌晨名花布苑,群臣咸服其異。
後‧術以移唐祚,此皆妖妄,不足信也。凡太后之詩文,皆元萬頃、崔融輩為之。
萬歲、通天元年,鑄九鼎成,置於東都明堂之庭。後自製《曳鼎歌》,令曳鼎者唱和。開元二年,太子賓客薛謙光獻《東都九鼎銘》,其《蔡州鼎銘》,武后所制。文曰:「犧、農首出,軒、昊應期。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