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死屋手記    P 12


作者:杜思妥也夫斯基
頁數:12 / 118
類別:世界名著

 

死屋手記

作者:杜思妥也夫斯基
第12,共118。
在我們等着釘腳鐐時,我跟阿基姆·阿基梅奇談起了我在監獄裡得到的最初印象。
「是呀,他們是不喜歡貴族的,」他說,「尤其不喜歡政治犯,恨不得一口把他們吃掉;其實,這也不足為怪。第一,您是另一種人,跟他們不一樣;第二,他們過去不是地主的農奴,就是當過兵的。您自己想想看,他們怎能喜歡您呢?我跟您照實說吧,在這裡生活可不容易。可是,在俄國的軍犯連裡就更困難了。
我們這兒有一些人是從那裡來的,他們一個勁兒地稱讚我們的監獄,簡直就象從地獄來到了天堂。倒霉的還不是幹活。他們說,那邊監管第一類苦役犯的典獄長不完全象是軍人,至少那裡的管理辦法和我們這裡不同。他們說,那邊的流放犯可以住在自己的小家庭裡。
我沒有到那邊去過,我都是聽他們這樣說的。他們那邊不剃頭,也不穿囚服;不過話又說回來,剃頭和穿囚服倒也不壞,這樣總算整齊些,看著也順眼些。只是他們都不喜歡這樣做。唉,您瞧瞧,他們真是一群烏合之眾啊!這個是世襲兵,那個是契爾克斯人,第三個是分裂派教徒,第四個是信奉東正教的莊稼漢,他把自己的家庭、可愛的兒女們都丟在老家了,第五個是猶太人,第六個是吉卜賽人,第七個不知道是什麼人,無論如何,他們都必須住在一起,彼此和睦相處,一口鍋裡吃飯,一個通鋪上睡覺。

再看看他們的自由是怎麼一回事吧;弄到一塊額外的麵包只能偷偷地吃,一文錢也得藏在靴筒裡,這裡的人能夠擁有的一切,便是監獄加監獄……糊塗的念頭不知不覺地就鑽進腦袋裏來了。」
不過這一點我已經知道了。我特別想打聽一下我們那位少校的情況。阿基姆·阿基梅奇並沒有向我保密,我記得我當時得到的印象並不令人十分愉快。
可是我還得在他的管轄之下再熬上兩年。阿基姆·阿基梅奇給我講述的關於他的一切,後來證明都是完全真實的,所不同的只是從現實中得到的印象,總比從一般的敘述中得到的印象更為深刻。他這個人之所以令人感到可怕,其原因就在於:象他這樣的人居然當上了對二百人几乎擁有無限權力的長官。就他本人來說,他最多不過是一個頭腦混亂、心狠手毒的人罷了。
他把囚犯一律看成是他的當然仇敵。這是他的第一個、也是主要的錯誤。他確實有些本領,但是一切東西,甚至好的東西,在他身上都被搞得不成樣子了。他任性放縱,凶狠毒辣,有時甚至夜裡闖進獄室,倘若看見某個囚犯左側着身子或仰面而臥,第二天早上就要懲罰他:「要按照我的吩咐,右側着身子睡覺。

」他在監獄裡象瘟疫一樣遭人恨,惹人怕。他臉色紫紅,凶相畢露。大家都知道,他完全被自己的勤務兵費季卡控制在手心裡了。他最疼愛的就是他那條被喚做特列佐卡的獅子狗。
有一次特列佐卡生病了,他心疼得几乎發了瘋。據說,他抱頭大哭了一場,象哭親兒子一樣;他把一個獸醫給轟走了,按照自己的習慣,几乎揍了他一頓;他聽費季卡說,獄裡有一個犯人是土獸醫,醫術非常高明,他立刻把那個犯人叫了去。
「幫幫忙吧!我叫你發一筆大財,只要你能把特列佐卡給我治好就行!」他對那個囚犯喊道。
這個囚犯是一個西伯利亞的莊稼漢,他狡猾,聰明,確實是一個很精明的獸醫,但又是一個道地的鄉下人。
「我看著特列佐卡,」在他見到少校之後過了很久,當這件事已被忘記了的時候,他對別的囚犯們講述道,「我一看,嘿,獅子狗正在沙發的白墊子上躺着;我一眼就瞧出來了,這條狗患的是炎症,放點血就會好的!可是,我心裡想:要是治不好,要是狗死了呢?我便說:『大人,不行啦,您給耽誤啦,要是昨天或者前天把我叫來,我還可以把狗治好,可現在不行啦,我治不好它啦……』」
特列佐卡就這樣死掉了。
人們詳細地告訴我,有些囚犯真想把我們這位少校殺死。獄裡有一個囚犯,被關在這裡已經有好幾年了,他以舉止文雅而著名。人們還說,他几乎從不和任何人說話。大家都認為他有點兒傻頭傻腦。
他認識字,最近一年來,他總是讀聖經,白天黑夜地讀。當大家都睡熟了的時候,他就在半夜裡爬起來,點上一枝教堂裡敬神用的蠟燭,爬上暖爐①,打開書,一直讀到天亮。①俄國農民一般都在火爐後面,用磚或土坯砌成類似我國北方鄉村的火炕那樣的暖爐,藉以取暖。這種暖爐比我國的火坑略高一些,但面積較小。
有一天,他去找看守長,說他不想出去幹活。看守長把這件事報告了少校,少校勃然大怒,立刻親自闖進獄室來了。這個囚犯用事先準備好的一塊磚猛砸少校的頭,但沒有命中。他被抓了起來,審訊後受了刑罰。
這一切都發生得很突然。三天後,他就死在醫院裡了。他臨死時說,他對任何人都不懷惡意,是他自己甘願受苦的。不過,他並不屬於任何宗教分裂派。
監獄裡的人都懷着尊敬的心情緬懷着他。
終於給我換了腳鐐。這時已有好幾個賣麵包圈兒的女人陸續來到作坊。其中有幾個是年歲很小的女孩子。在尚未成年以前,她們通常都是帶著麵包圈兒來,她們的母親在家裡烤,她們帶來賣。
成年以後,她們仍繼續來,但已經不是帶麵包圈兒了;事情几乎總是這樣的。有幾個並不是女孩子。麵包圈兒很便宜,几乎所有的囚犯都買得起。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翰林院不只用讀的,還可以用聽的。
翰林院已優化版面配置,使聽小說更純淨。
搭配PC 版Chorme擴充功能 (文字語音朗讀助理)或手機版 朗讀APP,翰林院的內容不只可以用來閱讀,還可以用來聆聽。適度調整朗讀速度與音調,就可以享受到最美妙的聽小說的體驗。

翰林院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