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死屋手記    P 7


作者:杜思妥也夫斯基
頁數:7 / 118
類別:世界名著

 

死屋手記

作者:杜思妥也夫斯基
第7,共118。
一個人如若不勞動,如若沒有合法的、正常的財產,他就不能夠生存,他就要腐化墮落,變成獸類。因此,在監獄裡,由於自然的需求和某種自我保護的本能,每個人都有了自己的技能和工作。在那漫長的夏日,几乎整個白天都得參加法定的強制性勞動,短短的夜晚只夠勉強用於睡眠。然而到了冬天,天一黑犯人照例就被關進獄室。
在漫長而寂寞的冬天晚上,他們總可以幹點什麼了吧?因此,不顧獄方的禁令,每個獄室几乎都變成了巨大的作坊。勞動和工作本身並不被禁止,但卻嚴禁犯人持有工具;可是沒有工具是不能工作的,於是他們便悄悄地工作起來,有時連獄方也只好睜一眼閉一眼,佯裝看不見罷了。犯人中間有許多人入獄時什麼也不會幹,但他們向別人學,結果,出獄時他們都成了很好的技術工人。這裡有皮靴匠,鞋匠,裁縫,木匠,小爐匠,雕刻匠,鍍金工匠。
有個叫伊賽·布姆施坦的猶太人,他既是鍍金工匠,又是放高利貸者。他們每個人都做點兒什麼,都力圖賺幾個錢。他們常常接受城裡的訂貨。金錢是模壓出花紋的自由①,①俄國的金盧布上模壓着花紋,這裡的意思是說錢能通神。
對於一個完全失去自由的人,金錢就更加十倍地貴重了。金錢在他的衣袋裏叮噹一響,他便得到了一半安慰,即使花不掉它們也是如此。不過,錢是隨時隨地都可以花掉的,「禁果分外甜」呀!就是酒,在獄中也能夠弄到。煙袋是嚴禁之物,但人人都吸煙。

金錢和煙草使得他們不患壞血症和其他疾病。工作使得他們不犯罪,如果不幹活,犯人就會象玻璃瓶裡的蜘蛛那樣互相吞噬。儘管如此,工作和金錢仍是被禁止的。往往在夜間進行突然搜查,所有的禁品全部被搜去,至于錢,無論藏得如何嚴密,有時仍被暗探搜去。
他們之所以都不貯存錢,而是很快地喝掉,其部分原因就在這裡;因而酒也被弄進監獄裡來了。每次搜查以後,那些犯了過錯的人除失去其全部財產外,通常還要受刑罰。儘管如此,每次搜查以後,所損失的東西立刻又彌補上了,新的物品立刻又被弄進來,一切依然如故。獄方也瞭解這一點,犯人對於受刑罰也不抱怨,不過這種生活仍象是居住在維蘇威火山②上一樣,令人膽顫心驚。

②在意大利南部,是世界上馨名的.火山區。
不會手藝的人則想別的辦法搞錢。有些辦法也真夠獨出心裁的了。比方說,有的人專門從事倒賣,有時他們倒賣的東西,就連監獄外面的人也難以想到,甚至算不上是什麼東西。苦役犯們都很窮,但做生意的本領卻很大。
就連一塊破布也值錢,也可以利用。由於貧窮,金錢在監獄裡的價值和獄外相比也是大不相同的。一件十分複雜並付出了大量勞動的活計,只能賺幾個銅板。有些人甚至放起高利貸來,而且很成功。
有些陷入困境或被弄得貧困不堪的犯人,常常把自己最後一件東西送到高利貸者那裡去典當,以換取幾個銅板,而且利息往往高得驚人。那些抵押品若是到期不贖回,便會被人毫不猶豫和毫不憐惜地賣掉;放高利貸這一行業是如此興隆,以至連公家發給的一些物品如衣服、靴鞋等等,也都成了抵押品,這些東西都是每個犯人隨時隨地所必需的。然而,在進行這種典當時,往往也發生這樣一種並非完全出乎意料的事情:典當者得到錢以後,二話不說,徑直跑到直接負責監獄事務的看守長那裡去報告,說他把公家發給的東西典當出去了,於是看守長立刻下令把那些抵押物從高利貸者手裡取回來,處理這種事情甚至無須向上級報告。更為有趣的是,在處理這種事情時連爭吵都沒有發生過:放高利貸者一聲不響地哭喪着臉把東西退還給物主,好象他自己也已料到,結果必定會是這樣的。
也許他內心裡不得不承認,如果他處于典當人的地位,他也會這樣做的。所以,即使他事後罵上幾句,那也並非出於惡意,只是為了不使自己感到懊悔而已。
一般說來,犯人中間互相偷竊之風是相當厲害的。每個犯人几乎都有一個上了鎖的小箱子,收藏着獄方發給的東西。小箱子是准許有的,但小箱子也並不保險。我認為可以想象得到,犯人中間有一些非常高明的小偷。
我有一個獄友,對我忠心耿耿(我可以毫不誇張地這樣說),但卻把我唯一的一本准許在獄中閲讀的聖經給偷去了;可是他當天便親自向我招認了這件事,他所以招認,並非出於悔過,而是由於他看我找了好久,替我感到難過。那些販酒的人,很快都發了財。關於販酒的事我以後還要專門講到,這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犯人當中有很多人是走私犯,因此儘管處在嚴格的監視和警衛之下,他們仍想方設法把酒弄進獄中來,這是不足為奇的。
再說,走私,按其性質來說,是一種特殊的犯罪。比方說,你能夠想象到,對於某些走私犯來說,金錢和營利並不是主要目的,而只在他們心目中占次要的地位嗎?然而,確實有這樣的事情。他們熱衷于走私,把走私看作是自己的天職。走私犯多少有點象是詩人,有着很高的想象力。
他常常孤注一擲,鋌而走險,但他狡猾奸詐,善於施展詭計,能夠順利地躲過難關;有時他的行動簡直是為某種靈感所驅使。走私的熱情是如此強烈,猶如賭博一樣。在監獄裡,我認識一個犯人,他身體魁梧,但性情卻十分嫻靜、溫存、謙恭,很難想象他怎麼會被關進了監獄。他性格十分善良,善於與人相處,他在蹲監獄期間從未和任何人爭吵過。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翰林院不只用讀的,還可以用聽的。
翰林院已優化版面配置,使聽小說更純淨。
搭配PC 版Chorme擴充功能 (文字語音朗讀助理)或手機版 朗讀APP,翰林院的內容不只可以用來閱讀,還可以用來聆聽。適度調整朗讀速度與音調,就可以享受到最美妙的聽小說的體驗。

翰林院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