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草木春秋演義    P 7

作者:駟溪雲間子
頁數:7 / 57
類別:古典小說

 

  卻言那天竺黃被金石斛、木通等殺個大敗,把烏騅馬盡力一拍,走出有四五十里路,已到了潞州地界。日已至半,肚內又饑,只得下了馬,走入飯店。店小二名曰阿魏,急忙端正酒飯,天竺黃這強盜吃了一角酒,五升米的飯,十斤牛肉,立起身就走。小二阿魏扯住要錢,天竺黃道:「俺的銀子不在身上,你上在賬上,改日來還你,」阿魏哪裡肯放,叫起冤來。天竺黃火性起了,把小二一刀砍死。內里店主人胡蔥走出來大叫道:「這清平世界,如何白吃了酒飯,倒把吾家的小二殺死。天下反了。」看的人擁了無數,大竺黃看來不是好路,忙忙上了馬,大拍三下如飛而去。眾人看見呆了。有人道:」莫非是差官,還像是強盜?」有的說:」只怕是報馬。」眾人紛紛議論。店主人胡蔥立刻鳴官,告于潞州府棠華縣。
知縣戴椹相驗收屍已畢,具文申奏上司,一面差衙役各方緝拿不提。且言外夷胡椒國,起兵前來爭取中華世界。未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便是。

第6回 胡椒國興兵犯界 天竺黃設計投軍



猖獗番蠻太不仁,橫行逆理動刀兵;
邊關攻破重關御,投軍天竺去為軍。
卻言番邦胡椒國國王姓巴豆,名叫大黃,他國內有雄兵百萬,猛將千員。元帥姓天名雄,曾拜雷丸山楝實洞訶黎勒為師,教受兵書法術,有呼風喚雨之才,撒豆成兵之術,又煉五口鋼鐵飛刀,上陣飛於半空,就似五條烏龍一般,十分厲害。軍師姓高名良姜,足智多謀,大將黎盧有萬人不敵之力。那巴豆大黃住在番邦,不時思想要奪取漢朝天下。軍師高良薑道:「狼主有如此雄兵猛將,何懼漢朝天下不得。」巴豆大黃大喜道:「全仗眾卿之力。」即便傳旨,擇日興兵,點黎盧為先鋒,領兵十萬,統作前隊,天雄元帥領兵四十萬,大將十二員作中軍,巴豆大黃同軍師高良薑並諸文武,引兵五十萬作后隊。三隊兵馬,浩浩蕩蕩,望中原而來,前隊直抵大漢地黃關,離關三十里下寨,專候元帥發令。次日巴豆大黃升帳,天雄元帥命先鋒打關。黎盧奉令,火速帶引本部人馬來至關下攻打不提。

卻言地黃關總兵干葛,正在演武廳躁練人馬,忽見探子來報說:「啟老爺,不好了,今有胡椒國起兵百萬,猛將千員,前來侵犯,已離關三十里之地下寨,今差大將先鋒黎盧前來打關其急,望老爺定奪。」干總兵聽了,大怒道:「胡椒小國,焉敢如此猖狂,肆行無禮,敢來侵吾大邦,犯吾關隘。」即點齊三千人馬,出關迎敵。
兩下列成陣勢。干葛出馬,只見番將黎盧,大聲嘶叫道:「守關主將聽著,汝邦君主劉寄奴,為君懦弱,一派假仁假義,難稱中華之主。今咱胡椒國巴豆大黃,乃真命天子,故起雄兵百萬,前來奪取劉姓江山,可速速投降,免俺先鋒爺動手。」干葛聽了大怒,大喝一聲:「番奴休要誇口,放馬過來。」黎盧大怒,把狼牙棍照面打來,干葛舉槍急架相還,二人殺到十餘合,干葛本事低微,殺得汗流浹背,兩臂痠麻,抵敵不住,看看敗下,黎盧趕上,照得頭上一棍,打得干葛頭兒粉碎,一命而亡。天雄招兵,一擁搶關,殺散余兵。天雄元帥就請巴豆大黃引兵入關,高良薑吩咐關上換了旗號。起兵大進,殺奔龍骨關來。
卻言那龍骨關守關總兵蘇子,聞報番兵兇勇,不敢出戰,命弟蘇葉關門緊守,自己星夜進京討救不提。卻言漢天子劉寄奴,五更三點,正坐金鑾殿,兩班文武官員山呼已畢。當有黃門官茅針唱道:「有事出班奏事,無事即可卷簾退朝。」只見一員勇將,慌忙俯伏金階,呼:「萬歲,臣龍骨關總兵蘇子,有緊急事奏聞陛下。」天子道:「卿有何事啟奏。」蘇子急忙奏道:「今有東番胡椒國,起了百萬雄兵,千員勇將,前來侵犯大國。邊關已破,地黃關總兵干葛敗陣而死,今龍骨關危在旦夕,臣有弟蘇葉緊守在彼。故臣親自奏知陛下,望陛下速發救兵前去退敵。」那君王劉寄奴聽了,大怒道:「那胡椒國三年沒有前來進貢,朕不去罪他,他今倒來侵犯吾大邦,真也可惱。」那天子怒氣不息。宰相管仲奏道:「吾主息怒,臣保舉二人前去退敵。」天子道:「卿保舉何人?」管仲奏道:「一人乃江南提督董棕,其人勇力莫當,有大將之才;一人乃深州參將山豆根,即渠州總兵山茱萸之族弟,有萬人之敵。吾主可調此二將前去退敵。」天子準奏,即下一道旨意去了。蘇子謝了恩,出了朝門,飛馬而去龍骨關把守不表。
卻言金石斛引兵回府,夫人公子出來迎接,黃芪亦出來拜見岳父,夫人問道:「相公討賊如何?」金石斛備細言了一番,夫人與金櫻子聽了大哭,金石斛悶悶不樂。黃芪亦也傷悼,勸道:「岳父岳母大舅不必悲痛,諒三舅並姐姐決不致死。」金石斛道:「賢婿何以知之。」黃芪道:「小婿昨日到防己城內去遊玩,傳說有一個起課先生決明子,他的推算如神,陰陽有準,吉兇不差,小婿便去起了一課,他斷道:
眼前失卻二同胞,未免全然音信遙。
一載之中方睹面,更有風雲助上霄。
他又言道,二舅與小姐有一年災難,今有仙人救去,待一年之後自然相見。我作謝了,看這先生飄然而去,卻有仙人之態,故小婿信以為實。」金石斛與夫人聽了,俱各駭異。金石斛道:「此人素有神仙之名,若果有相見之日,重重謝他。」於是設酒解悶。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