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草木春秋演義    P 4

作者:駟溪雲間子
頁數:4 / 57
類別:古典小說

 

  卻表薯蕷真人在石蕊百合洞中打坐,忽然心血潮起,打開慧眼一看,原來是金鈴子有難,便叫徒弟都念子快去救來。那都念子吹下一口仙風,把金鈴子救去。當下金鈴子被風吹了去,茫茫渺渺,吹到一座山中。睜眼抬頭一看,但只見:
青山削翠,碧岫堆云。兩岸分虎踞龍盤,四面有猿聲鶴唳。朝看云封山頂,暮觀日掛林梢。

流水潺-,澗內聲聲鳴玉珮;飛泉瀑布,洞中隱隱奏瑤琴。若非道家修行,定有仙人煉藥。
金鈴子看完想道:此地若非仙家之所,怎有這般景緻。正行間,只聽得前面有人叫道:「金鈴金鈴,隨吾同行。」金鈴子抬頭一看。原來是一個道童。但只見:
頭挽兩枚丫髻,身穿一領青衣,腰中絳結草來編,腳上芒鞋麻間隔。
明眸皓齒飄飄,並不染紅塵;綠鬢朱顏耿耿,全然無俗態。
金鈴子連忙近前作禮道:「請問師兄,這裡莫非仙家之所么?」道童道:「然也,今日吾師父知你有難,令吾來救你,化陣仙風吹你到此,不然你命休矣。」金鈴子叩謝了童子。那都念子道:「快同吾去見師父。」金鈴子恭恭敬敬,隨了童子入內拜見仙師。只見那薯蕷真人端坐在云床之上,問曰:「金鈴子你來了么?」金鈴子拜跪謝道:「多承仙師打救弟子之命,大恩當報。今弟子有緣得見仙師,實出於萬幸矣。」薯蕷仙道:「你因何而來到此地?」金鈴子稟道:「弟子奉家尊之命,送姐姐到宣州滑石街海金沙寺內參拜檀香觀音,因有靈感之至,家姐許下心願,特來還願,故路遠迢迢至此,二來母舅木通為宣州總兵,要去問候一番,不料中途遭此大變,承仙師救弟子之命,感恩不盡。」真人道:「吾早已盡知之矣。但你前生乃是吾之煉丹童子,因你犯了酒戒,故罰汝到凡塵也受些磨折。今你為人寬厚,不枉吾救你一番,如此且今住在此間,你姐姐自有救星,不必掛心,待一年之後,自有相見之日。」金鈴子見那仙師如此神通,只得拜作弟子,與都念子師兄相稱。真人教他學習兵書法術,不在話下。

且言那琥珀山水萍洞有一位女貞子娘娘,修道千年,法術變化精通,煉成寶劍一口,名曰早休劍,能飛起半空,毫光萬道,取人的首級。有個徒弟山慈姑,原足渠州總兵山茱萸的女兒,山楂、山柰的姐姐,因早失其母,好修仙習道,參佛誦經,但欲出家修道,山茱萸亦無可奈何,只得送到琥珀山水萍洞女貞娘娘門下拜為師父,在山中學道修煉法術。女貞娘娘傳他土遁法,不在話下。
一日女貞娘娘出去赴會,回來已晚,云過蜀椒山,只聽地獄隱隱哭聲,暫停住在雲頭一看,原來有個關隘,但只見:
刀槍密密,劍戟森森,佔據山中,有個綠林好漢;殺聲震天,原是強盜逞能。
山上旌旗五彩色,關前兵馬列成行。
女貞仙看完,步云緩緩而去,又聽見呀的一一聲,足見裡邊小女子出來,開了園門行至池邊,兩行珠淚撲簌簌的落下來,哭道:「我銀花為何這等命苦,想我父母愛我如掌上之珠,因到宣州還願,誰知路上生非,兄弟不知死活存亡,雙親如何知道。可惡這強盜,思想要逼我成婚,只在明日,如今料不能生,死何足惜!不免投池而死,尋個自盡。」那銀花正欲跳下,只聽得有人叫道:「不可如此。」那銀花小姐吃了一驚,抬頭一看,只見雲中有位仙人,是道姑的打扮。銀花小姐急忙跪于地下哭道:「大仙救命。」那女貞仙娘娘道:「貧道乃是琥珀山娘娘女貞仙是也。你今行此短見,人不知鬼不曉,可不是屈死了。不如跟吾去修行,可以脫此災。」銀花小姐道:「大仙若肯救弟子之命,弟子情願同師父去修行便了。」
女貞娘娘道:「我救你去,但你是凡胎,如何駕雲,你拿左手來。」女貞娘娘在他左手上書一道靈符,喝一聲:「起。」不知不覺早已起在空中,一陣仙風,頃刻吹到了琥珀山上。女貞娘娘按下雲頭,將金銀花小姐手上靈符攝去,小姐就下平地,同了女貞娘娘入水萍洞來。徒弟山慈姑迎接道:「師父回來了么。請問師父,後面的是何人?」那女貞娘娘把啼哭尋死救她的事一一言明。山慈姑大喜道:「師父如此慈悲救人,真可敬也。」女貞娘娘道:「金小姐,你命中應有一年災難,如今權住在此間塵跡不到之所,待一年之後,那時使你父母兄弟相會便了。」於是拜女貞仙娘娘為師父,山慈姑為師兄。女貞娘娘教她兵書法術,銀花小姐勤心受訓,不知後來如何,且聽下文分剖。

第4回 金石斛起兵征剿 黃總兵遣子探親



盜在山中似虎強,將軍更又勝豺狼。
莫道強人強到底,可知滅寇滅強梁。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