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中庸    P 6


作者:子思
頁數:6 / 20
類別:國學

 

中庸

作者:子思
第6,共20。
君子的道廣大而又精微。普通男女雖然愚昧,也可以知道君子的道;但它的最高深境界,即便是聖人也有弄不清楚的地方,普通男女雖然不賢明,也可以實行君子的道,但它的最高深境界,即便是聖人也有做不到的地方。大地如此之大,但人們仍有不滿足的地方。所以,君子說到「大」,就大得連整個天下都載不下;君子說到「小」,就小得連一點兒也分不開。《詩經》說:「鳶鳥飛向天空,魚兒跳躍深水。」這是說上下分明。君子的道,開始於普通男女,但它的最高深境界卻昭著于整個天地。
【讀解】
這一章另起爐灶,回到第一章「道也者,不可須臾離也,可離非道也」進行闡發,以下八章(1320)都是圍繞這一中心而展開的。
正因為道不可須臾離開,所以,道就應該有普遍的可適應性,應該「放之四海而皆準」,連匹夫匹婦,普通男女都可以知道,可以學習,也可以實踐。

不過,知道是一回事,一般性地實踐是一回事,要進入其高深境界又是另一回事了。所以,道又必須有精微奧妙的一方面,供德行高,修養深的學者進行深造,進行創造性的實踐。
如此兩方面的性質結合起來,使道既廣大又精微,既有普及性又有提高性,既下里巴人又陽春白雪,說到底,是一個開放的、兼容的、可發展的體系。
道是如此,世界上的許多事情也都是如此。說到唱歌,卡拉0K誰都可以來上幾句,但要唱出歌星級水平可就是另一回事了。
說用電腦打字,坐下來一兩個小時,一個完全的外行也可以打出一串字來,可要成為電腦專家就是另一回事了。說到下棋,知道下棋規則,棋癮大得不可思議的人滿街都是,可要成為一名真正的棋手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諸如此類,不勝枚舉。凡事都有一知半解與精通的區別,匹夫匹婦與「聖人」的分別也就在這裡。
道不遠人,遠人非道
【原文】
子日:「道不遠人。人之為道而遠人,不可以為道。」
「《詩》云:『伐柯伐柯,其則不遠。(1)』執柯以伐柯,睨(2)而視之,猶以為遠。故君子以人治人。改而止。」
「忠恕違道不遠(3),施諸己而不願,亦勿施於人。」
「君子之道四,丘未能一焉:所求乎子以事父,未能也;所求乎臣以事君,未能也;所求乎弟以事兄,未能也;所求乎朋友先施之,未能也。庸(4)德之行,庸言之謹。有所不足,不敢不勉;有餘不敢盡。言顧行,行顧言,君子胡不慥慥爾(5)?」(第13章)
【註釋】
1)伐柯伐柯,其則不遠:引自《詩經·豳風·伐柯》。伐柯,砍削斧柄。柯,斧柄。則,法則,這裡指斧柄的式樣。(2)睨:斜視。(3)違道:離道。違,離。(4)庸:平常。(5)胡:何、怎麼。慥慥(zao),忠厚誠實的樣子。
【譯文】
孔子說:「道並不排斥人。如果有人實行道卻排斥他人,那就不可以實行道了。」
「《詩經》說:『砍削斧柄,砍削斧柄,斧柄的式樣就在眼前。』握著斧柄砍削斧柄,應該說不會有什麼差異,但如果你斜眼一看,還是會發現差異很大。所以,君子總是根據不同人的情況採取不同的辦法治理,只要他能改正錯誤實行道就行。」
「一個人做到忠恕,離道也就差不遠了。什麼叫忠恕呢?自己不願意的事,也不要施加給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