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少年維特的煩惱    P 30


作者:歌德
頁數:30 / 52
類別:世界名著

 

少年維特的煩惱

作者:歌德
第30,共52。
我大概,我大概無法恢復理智了!我無論走到哪裡,都會碰到一種亂我方寸的情景。今天!呵,命運!呵,人!晌午,我沿河邊走去,對於吃飯,我是毫無興趣。到處是一片荒涼,一陣冷濕的晚風從山上吹來。灰濛蒙的雨雲飄進了山谷。我遠遠看見一個身穿綠色舊外套的人在岩石間爬來爬去,好像在尋找什麼野花野草。我朝他走去,他聽到我腳下踩出的聲音便轉過頭來。我看到他臉上的表情十分有趣,總的來說有一種沉痛的悲傷神情,除此之處,則顯得誠實與善良;他的頭髮是黑色,梳了兩個髻,用簪子彆著,餘下的頭髮編了一條粗辮子,拖在背上。從他的服裝來看,此人的地位似乎很低,我想,要是我對他正在做的事表示出興趣,他大概不會見怪,因此我就問他在找什麼。——「我在找花,」他深深嘆了口氣,回答道,「還沒有找着。」——「現在可不是開花的季節呀!」我笑着說。——「現在的花還是很多的,」他邊說邊朝我走下來。「我園裡就有玫瑰花和兩種忍冬花,其中的一個品種是我父親送給我的,長得像野草一樣;我已經找了兩天了,還是沒有找到。在野外,花總是有的,黃的、藍的、紅的都有,矢車菊開的是小花,漂亮極了,可惜我一株也沒找到。」——我覺得這事有點怪,所以便拐彎抹角地問:「您要這些花幹嗎?」——他臉上抽搐一下,露出奇怪的笑容。「假如您不泄露出去,」他用手指按着自己的嘴唇說,「我答應要給我的心上人一束鮮花的。」——「太棒了,」我說。——「嗯,」他說,「她的東西多得很,可富啦。」——「但是她卻喜歡您的一束花,」我接着他的話茬兒說。——「嗯,」他繼續說,「她有好多寶石,還有一頂王冠呢。」——「她叫什麼名字?」——「要是聯省共和國僱了我,我早就成了另一個人了!」他說,「從前有一陣子我混得挺不錯!現在我可完了。我現在……」他眼淚汪汪地望着天空,一切盡在不言中。——「這麼說,您以前很幸福啦?」我問道。——「哎,我真想再像以前那樣!」他說。「那時我的日子真不錯,過得輕鬆愉快,簡直如魚得水!」——「亨利希!」一位正在往上走來的老太太喊道,「亨利希,你躲在哪兒?我們到處找你,該回家吃飯了。」——「他是您的兒子吧?」我走到她跟前問道。——「是呀,我這可憐的兒子!」她答道。「上帝讓我背上了一個沉重的十字架。」——「他這樣子有多久了?」我問。——「像這麼安靜已有半年了,」她說,「他恢復到這樣,還得感謝上帝,在這以前他瘋了整整一年,用鏈子鎖着關在瘋人院裡。現在他並不傷害別人,只是還老在折騰什麼國王啦,皇帝啦。得病以前他是個文文靜靜的好人,幫着贍養我,還寫得一手好字,後來情緒突然變得非常憂鬱,發了一次高燒,從此便瘋了。他現在的情況您已經看見了。如果要我把他的事細細講給您聽,先生……」我打斷了她滔滔不絶的話,問道:「他自己說,有段時間他生活得很幸福,很自在,那究竟是什麼時候呢?」——「這傻子!」她露出憐憫的笑容大聲說,「他指的是他神志不清的那會兒,他還老誇耀這段時間,那時他關在瘋人院裡,神志完全不清。」——這話簡直像是晴天霹靂,我聽了之後就往老太太手裡塞了一枚錢幣,急忙離開了她。「那時你是幸福的!」我一面喊,一面快步朝城裡走去,「那時你很自在,如魚得水一般!」——天上的上帝呵,人只有在獲得理智以前或者喪失理智以後才能幸福,難道這就是你安排給人的命運?——可憐的人呀!我可是多麼羡慕你的癲狂,羡慕使你受着折磨的神志錯亂!在冬天,你滿懷希望出去給你的女王採摘鮮花,為沒有采到而悲傷,但並不理解為什麼找不到花。而我呢——我從屋裡出來既無希望,也無目的,隨後又像來時一樣轉回住所。——你成天在妄想,倘若聯省共和國僱了你,你將成為何等樣的人。幸福的人呵,你可以把得不到幸福歸咎於人間的障礙!你感覺不到,感覺不到,你痛苦的原因就在於你破碎的心和損壞的頭腦,世上所有的國王對你也愛莫能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