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少年維特的煩惱    P 29


作者:歌德
頁數:29 / 52
類別:世界名著

 

少年維特的煩惱

作者:歌德
第29,共52。
謝謝你,威廉,謝謝你的親切關懷,謝謝你善意的勸告,而且求你不要着急。讓我來忍受吧,雖然我已疲憊不堪,但我支撐下去的力氣還是足夠的。我崇敬宗教,這你知道,我覺得宗教是許多精疲力竭者的手杖,是許多渴得奄奄一息者的清涼劑。只不過——難道宗教對每個人都能有這樣的作用,都必定會起這樣的作用嗎?倘若你看一看這大千世界,你就會發現成千上萬的人,無論信教不信教,宗教對他們未曾有過,而且將來也不會有那樣的作用,對我來說,難道宗教一定會是手杖和清涼劑嗎?上帝之子自己不是說,在他周圍的人都是天父踢予的嗎?倘若我不是天父賜予他的呢?倘若如我的心告訴我的那樣,天父要把我留在他自己身邊呢?——我請你不要誤解我的意思,不要把我這些純潔而懇切的話理解為嘲諷。我們自己的整個靈魂都袒露在你面前了,否則我寧願沉默:對於大家都跟我一樣不甚瞭然的事,我是一個字也不願說的。人的命運不就是受盡那份痛苦,喝乾那杯苦酒嗎?——既然這杯酒天上的上帝用嘴唇呷一下都覺得太苦,我為何要硬充好漢,裝作喝起來很甜呢?在這一瞬間,我的整個生命正在存在與虛無之間顫抖,往昔猶如閃電,照亮了未來黑暗的深淵,我周圍的一切都在沉沒,世界正隨我走向毀滅,在這可怕的瞬間,我為何還要害羞?「我的上帝,我的上帝,為什麼離棄我?」這難道不是上帝之子的聲音,不是這甘自折磨、甘願清苦、正無法阻擋地走向毀滅的上帝之子徒勞地使出全部力氣從內心深處喊出的聲音?我為什麼就羞於表露自己的想法?他,能像卷布帛一樣把天空都卷將起來的他尚且逃脫不了那一瞬間,我又何必害怕這一瞬間呢?

十一月二十一日


她看不出,她感覺不到,她正在釀造毒酒,我和她都將被毀掉;滿懷狂喜,我將她遞給我的這杯毀滅之酒一飲而盡。那親切的目光,她那經常——經常?——不,不是經常,是有時凝視着我的目光,用意何在?她接受我下意識流露的感情時那喜形于色的樣子,還有她額頭上表露出來的對我所受痛苦的憐憫,用意又是何在?

昨天我離開的時候,她握著我的手說:「再見,親愛的維特!」——親愛的維特!這是她第一次叫我「親愛的」,我聽了真是心花怒放,樂不可支。我把這句話反覆說了上百次,昨天夜裡正要上床的時候,我還自言自語叨叨了好一陣,有次竟脫口說:「晚安,親愛的維特!」說過之後自己也禁不住笑自己了。

十一月二十二日


我不能這樣祈禱:「讓我得到她吧!」可是,我又往往覺得她是我的。我不能這樣祈禱:「把她給我吧!」因為她已屬於別人。我沒完沒了地同自己的痛苦開着玩笑;但是我一旦遷就自己的願望,放鬆了約束,那就會引出一連串相反的論點來。

十一月二十四日

她感覺到了我所受的痛苦。今天她的目光深深地透進我的心裡。我發現只有她一個人在;我什麼也沒有說,她則望着我。在她身上我再也看不到花容的俏麗,再也看不到卓越的精神的光輝,這一切全都在我眼前消失了。但是她的目光卻更加嫵媚,流露着最親切的關懷和最甜蜜的憐憫,她的目光深深打動了我。我為何不可以伏在她的腳下?我為何不可以在她脖子上印上千百個吻來給予回答?她躲開了,逃去彈鋼琴了,她那甜美、輕柔的聲音合著鋼琴的彈奏,唱起了和諧的歌。我還從未見過她的嘴唇如此迷人;微微啟開的兩片芳唇,彷彿渴望吸吮鋼琴中湧流出來的甘美的聲音,只有從她純潔的嘴裡發出奇妙的回聲——哦,但願我能把當時的情景給你描述!——我抵擋不住了,便俯身發誓:芳唇呀,我永遠不敢冒昧地對你們親吻,因為唇上飄浮着天上的精靈。——可是——我,想要!——哈!你看,在我的靈魂之前好似聳立着一道隔牆——這份幸福——然後就以毀滅來贖此罪過——罪過?

十一月二十六日

我有時對自己說:你的命運是獨一無二的;讚美別人的幸福吧——誰都沒有受過你那樣的苦。——後來我便吟誦一位古代詩人的詩篇,我覺得好似窺見了自己的心。我呵,已經飽嘗了種種痛苦!哎,在我之前的人難道就已經如此不幸了嗎?

十一月三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