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少年維特的煩惱 第 1 頁


按讚收藏   

上篇一七七一年五月四日我終於走了,心裡好高興!我的摯友,人的心好生奇怪!離開了你,離開了我如此深愛、簡直難以分離的你,我居然會感到高興!我知道,你會原諒我的。命運偏偏安排我捲入一些感情糾葛之中,不正是為了使我這顆心惶惶終日嗎? ...
作者:歌德 / 頁數:(1 / 52)




上篇
一七七一年五月四日
我終於走了,心裡好高興!我的摯友,人的心好生奇怪!離開了你,離開了我如此深愛、簡直難以分離的你,我居然會感到高興!我知道,你會原諒我的。命運偏偏安排我卷入一些感情糾葛之中,不正是為了使我這顆心惶惶終日嗎?可憐的萊奧諾蕾!可是這並不是我的過錯呀。她妹妹獨特的魅力令我賞心愜意,而她那可憐的心兒卻對我萌生了戀情,這能怨我嗎?不過,我就完全沒有責任嗎?難道我沒有培育她的感情?她吐自肺腑的純真的言談原本沒有什麼可笑,而我們卻往往為之開懷大笑,我自己不是也曾以此來逗樂嗎?難道我不曾

——啊,人呀,自己抱怨一陣又有何用!親愛的朋友,我向你保證,我要,我要改正,我不會再像往常那樣,把命運加給我們的一點兒不幸拿來反覆咀嚼;我要享受現時,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你說得對,我的摯友,人要是不那麼死心眼、不那麼執著地去追憶往昔的不幸——上帝知道人為什麼這樣!——,而是更多地考慮如何對現時處境泰然處之,那麼人的苦楚就會小得多。

請告訴我母親,我將很好地辦妥她交待的事情,並儘早把消息告訴她。我已經同嬸嬸談過了,發現她遠非是我們在家裡所描畫的那種惡女人。她精神煥發,快人快語,心地善良。我告訴她,母親對她壓着那份遺產不分頗有意見;嬸嬸向我說明了她的理由、原因以及她準備全部交出遺產的條件,這還超出了我們所要求的呢——簡言之,我現在不談這件事,請告訴我母親,一切都會很好地解決的。我親愛的朋友,在這件小事情上我又發現,世界上誤解和懈怠也許比奸詐和惡意還要誤事。至少奸詐和惡意肯定並不多見。


此外,我在這裡感到很愜意。在這天堂般的地方,寂寞是一劑治我心靈的良藥,而這韶華時節正以它明媚的春光溫暖着我常常寒顫的心。林木和樹籬鮮花盛開,我真想變作金甲蟲,遨遊于芬芳馥郁的海洋中,盡情攝取種種養分。

城市本身並不宜人,但周圍自然風光之綺麗卻難以言表。座座小山多姿多彩,縱橫交錯,形成一個個秀麗的山谷。已故的封·M伯爵為之心動,便在一座小山上建起一座花園。花園簡樸無華,一進去馬上就會感覺到,它不是專業園藝學家設計的,它的圖紙顯系出自一位感情豐富的人之手,他欲在此排遣自己的情思和寂寞。那座濃蔭遮掩的涼亭曾是已故園主人的心愛之所,也是我留連忘返之地,在那裡我為那位業已作古的園主人灑了不少眼淚。幾天以後我將成為花園的主人;沒有幾天,園丁就已對我頗有好感,而他也將會得到好處。

五月十日

我整個靈魂都充滿了奇妙的歡快,猶如我以整個心身欣賞的甜美的春晨。我獨自一人,在這專為像我那樣的人所創造的地方領受着生活的歡欣。我是多麼幸福啊,我的摯友,我完全沉浸在寧靜生活的感受之中,以至于把自己的藝術也擱置在一邊。我現在無法作畫,一筆也畫不了,和以往相比,此刻我是位更偉大的畫家。每當這可愛的山谷裡的霧氣在我周圍蒸騰,太陽高懸在我那片幽暗的樹林上空,只有幾束陽光悄悄射進樹林中的聖地時,我便臥躺在山澗那飛跌而下的溪水邊的葳蕤的野草中,挨着地面觀察千姿百態的小草;每當我感覺到我的心貼近草叢中麇集擾擾的小世界,貼近各種蟲豸蚊蠅千差萬別、不可勝數的形狀時,我就感到那個照他自己的模樣創造我們的全能的上帝的存在,感覺到那個飄逸地將我們帶進永恆快樂之中的博愛天父的呼吸;我的朋友,每當後來我眼前暮色朦朧,我周圍的世界以及天空像情人的倩影整個都憩息在我心靈中時,我往往便會生出憧憬,並思忖:啊,你要是能把這一切重現,要是能將你心中如此豐富、如此溫馨的情景寫在紙上,使之成為你心靈的鏡子,猶如你的心靈是博大無垠的上帝的鏡子一樣,那該多好!——我的朋友——不過,我要是真是這樣去做,就必將隕滅,在這些宏偉壯麗的景象的威力下,我定將魂銷魄散。

五月十二日

我不知道,這地方是有迷惑人的精靈在遊蕩,還是我心裡溫馨、美妙的奇思異想把我周圍的一切變得如伊甸園般的美好。花園前面有一口水井,我像美露茜及其姐妹一樣,對這口井着了迷。——走下一座小山,就是一座拱門,再往下走二十級台階,便有一股清泉從大理石岩縫中噴湧而出。泉水四周砌了矮矮的井欄,大樹的濃蔭覆蓋着周圍的地面,涼爽宜人。這一切既讓人留連忘返,又令人悚然心悸。我每天都去那兒坐上一小時,一天不落。城裡的姑娘都來這兒打水,這是一種最普通、最必需的家務,從前國王的女兒也要親自操持。每當我坐在那兒,古代宗法社會的情景便會在我眼前浮現:先祖們在水井旁結識、聯姻,仁慈的精靈翱翔在水井和清泉的上空。哦,誰要是沒有在炎暑勞頓跋涉之後享受了井畔的清涼而感到神清氣爽,他對我的體會就不會感同身受。

五月十三日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