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太平廣記 四 第 9 頁

唐朝人王源中,文宗皇帝李昂在位時任翰林承旨。一天閒暇,跟他的幾個兄弟在太平裡的自家庭院中踢球玩。球踢起來後,打在王源中的額頭上,受點輕傷。不一會兒,皇上緊急召令讓他進朝見駕。待到拜見文宗皇帝后,皇上看見他額上受傷很是驚訝。王源中就將在家裡玩 ...
作者:李昉 / 頁數:(9 / 396)

唐朝人王源中,文宗皇帝李昂在位時任翰林承旨。一天閒暇,跟他的幾個兄弟在太平裡的自家庭院中踢球玩。球踢起來後,打在王源中的額頭上,受點輕傷。不一會兒,皇上緊急召令讓他進朝見駕。待到拜見文宗皇帝后,皇上看見他額上受傷很是驚訝。王源中就將在家裡玩球誤傷的事情如實秉報了文宗皇帝。文宗皇帝聽了後說:「愛卿,你這是最大的和睦啊!」然後命令賞賜給王源中禦酒兩盤,每盤放置十隻金碗,每碗各盛一升酒。皇上宣令連同盛酒的金碗,一併賞賜給王源中。聽到文宗皇帝的宣令後,王源中當場將兩盤酒共計二斗,全部喝光了,一點醉意也沒有。


嗜酒

徐邈

魏徐邈字景山,為尚書郎。時禁酒,邈私飲沉醉。從事趙達問曹事,邈曰:「中聖人。」達白太祖,太祖甚怒。鮮于輔曰:「醉人謂清酒為聖人,濁酒為賢人。邈性修慎,偶醉言耳。」乃得免罪。(出《異苑》)

【譯文】


魏國人徐邈,字景山,官任尚書郎。魏國當時禁止飲酒。徐邈私自飲酒喝得酩酊大醉。屬下趙達問他有關曹務的事。徐邈回答說:「喝的是聖人。」趙達將這話秉報了太祖。太祖大怒,鮮于輔說:「喝醉了酒的人,稱清酒為‘聖人’,稱‘濁酒’為賢人。徐邈性情一向謹慎,這次是偶爾說的醉話啊。」於是,徐邈才得以免去罪過。

劉伶

劉伶常乘鹿車,攜一壺酒,使人荷鍤隨之。曰:「死便埋我。」其遺形如此。渴甚,求酒于妻。妻藏酒棄器,諫曰:「非養生之道,宜斷之。」伶曰:「善。當祝鬼神自誓,便可具酒肉。」妻從之。伶跪祝曰:「天生劉伶,以酒為名。一飲一石,五斗解酲。婦人之言,必不可聽。」於是酌酒禦肉,塊然復醉。(出《晉書》)

晉朝人劉伶,經常乘坐鹿車,帶著一壺酒,出外郊遊。同時讓一個僕人帶著一把鍬同車而行,說:「我若是喝死,你就地將我埋了。」劉伶給我們留下的形象就是這樣的啊。一次,劉伶口渴得厲害,請求妻子給他點酒喝。他妻子將酒藏起來,將盛酒的器具扔掉,苦苦地勸說他:「喝酒對身體一點益處也沒有,不是養生的好辦法,還是戒酒別喝了吧。」劉伶說:「好!我不喝了。但是,我要向神明發誓不再喝酒了,請你為我準備好酒菜來。」妻子答應了他。妻子將酒菜端上來後,劉伶跪在地上向神明祈祝說:「上天將我劉伶降生在人世間,就是讓我以能飲而聞名。我每次飲酒必飲一石,飲到五斗時才剛剛解了我的酒癮啊!老娘們的話,一定不要聽啊!」說完,斟酒吃肉,大吃大喝,安然又醉了。

酒臭

義寧初,一縣丞衣纓之冑。年少時,甚有丰采。涉獵書史,兼有文性。其後沉湎于酒,老而彌篤。日飲數升,略無醒時。得病將終,酒臭聞于數里,遠近驚愕,不知所由。如此一旬,此人遂卒。故釋典戒酒,令人昏痴。今臨亡酒臭,彰其入惡道而。(出《五行記》)

隋恭帝義寧初年,有一位縣丞原本是官宦人家的後代,小時候長的很英俊,讀過許多書,很有文字素養。但是,長大成人後,整日沉湎在酒中。越老喝得越厲害,每天都要喝好幾升酒,几乎沒有清醒的時候。待到他患病將要死去時,他散髮出來的酒臭在幾里地以外就能聞到,遠近的人都特別驚異,不知道這是什麼原因。這樣持續了十天左右,他終於死了。因為這個人的緣故,後來有人專門撰寫了一篇勸人戒酒的文章。文章中說:「喝酒過量,能使人渾沌獃痴。這位縣丞臨死前發出的酒臭,就是向人們昭示喝酒可以將人喝病、喝死的道理啊!」

卷第二百三十四
食(能食、菲食附)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