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太平廣記 四 第 5 頁

張華髮跡後,他小時候的朋友來看他,張華用九醖酒來招待這位童年時的朋友,兩人喝得非常暢快。這天晚上,兩個人都喝得大醉,躺下就睡着了。張華經常喝九醖酒。每次喝後睡覺時,都令家裡人來將他翻轉來,調過去,一直到醒酒才停下來。這天晚上,張華忘了告訴家 ...
作者:李昉 / 頁數:(5 / 396)

張華髮跡後,他小時候的朋友來看他,張華用九醖酒來招待這位童年時的朋友,兩人喝得非常暢快。這天晚上,兩個人都喝得大醉,躺下就睡着了。張華經常喝九醖酒。每次喝後睡覺時,都令家裡人來將他翻轉來,調過去,一直到醒酒才停下來。這天晚上,張華忘了告訴家人;僕人象往常一樣翻轉他。張華的那位朋友卻沒有人去照看。到天亮,張華的朋友還沒有醒過來。張華惋惜地說:「我這位朋友一定是死啦!」派人過去看看,酒果然穿過他這位朋友的肚腸流出來,床下汪着一地的酒水。


消腸酒

張華為醇酒,煮三薇以漬曲櫱。櫱出西羌,曲出北胡。胡中有指星麥,四月火星出,獲麥而食之。櫱用水漬,三夕而麥生萌芽。以平旦時鷄初鳴而用之,俗人呼為鷄鳴麥。以釀酒,清美鬯。久含令人齒動,若大醉不搖蕩,使人肝腸爛,當時謂之消腸酒。或雲,醇酒可為長宵之樂。二說聲同而事異焉。(出《王子年拾遺記》)

【譯文】

張華釀造的醇酒,用煮三薇的水來浸泡曲麥櫱。櫱產在西羌,曲出產在北胡。胡地產一種指星麥。說的是農曆四月火星出來,將麥子收割後吃。櫱芽用水浸泡,經過三個晚上,麥子泡出櫱芽。在天剛亮鷄初次打鳴時候,用它來釀酒。民間稱它為「鷄鳴麥」。用這種鷄鳴麥釀的酒,清美甘醇,芳香持久。喝到嘴裡含着不咽,時間長了,能將牙齒泡活動了。如果喝醉了不翻轉搖動,能將人的肝腸浸爛。當時人稱:「消腸酒」,還有人說:「這種醇酒可讓你長宵歡樂。」二種說法,聲音相同,但是包含的內容卻不一樣啊。


青田酒

烏孫國有青田核,莫知其樹與實。而核大如五六升瓠,空之盛水,俄而成酒。劉章曾得二枚,集賓設之,可供二十人。一核方盡,一核所盛,復中飲矣。唯不可久置,久則味苦難飲。因名其核曰「青田壺」,酒曰「青田酒」。(出《古今注》)

烏孫國出產一種青田核,不知道是什麼樹結的,也不知道它的果實是什麼樣子的。這種青田核象能盛五六升東西的葫蘆那麼大。用這種空核盛水,不一會兒,水就變成了酒。有個叫劉章的人,曾得到兩枚青田核,將朋友邀來設酒宴。這兩枚青田核釀出來的酒,可供得上二十個人來喝。一核的酒才飲完,另一核中的水又變成了酒,可以接着欽。但是,不能將水放得時間長了。時間長了,則味苦難飲。因此,管這種核叫「青田壺」,這種酒叫「青田酒」。

粘雨酒 石虎于大武殿前起樓,高四十丈。結珠為簾,垂五色玉珮。上有銅龍,腹空,盛數百斛酒。使胡人于樓上噀酒,風至,望之如雲霧。名曰「粘雨台」,使以灑塵。(出《拾遺錄》)

石虎在大武殿前建造一座樓,高四十丈。將珠編結成門帘掛在上面,簾下飾有五色玉珮,簾上安裝一條銅龍,龍腹是空的,可以盛幾百斛酒。讓胡人在樓上喝酒,有風颳來,遠遠望去整座樓如在雲霧中。因此,這座樓名叫「粘雨台」,用它來灑塵。

酒名

酒名:郢之富水,烏城之若下,滎陽之土窟春,富平之石凍春,劍南之燒春,河東之乾和蒲桃,嶺南之靈溪博羅,宜成之九醖,潯陽之湓水,京城之西市腔,蝦蟆陵之郎官清。河漢之(《國史補》「河漢之」作「阿婆清又有」)三勒漿,其法出波斯。三勒者,謂庵摩勒、毗黎勒、訶黎勒。(出《國史補》)

【譯文】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