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太平廣記 四 第 6 頁

名酒有:郢城產的富水酒,烏程產的若下酒,滎陽產的土窟春酒,富平產的石凍春酒,劍南產的燒春酒,河東產的乾和葡萄酒,嶺南產的靈溪博羅酒,宜城產的九醖酒,潯陽產的湓酒,京城產的西市腔酒,蝦蟆陵產的郎官清酒,河漢產的三勒漿酒。三勒漿酒的釀造方法出處 ...
作者:李昉 / 頁數:(6 / 396)

名酒有:郢城產的富水酒,烏程產的若下酒,滎陽產的土窟春酒,富平產的石凍春酒,劍南產的燒春酒,河東產的乾和葡萄酒,嶺南產的靈溪博羅酒,宜城產的九醖酒,潯陽產的湓酒,京城產的西市腔酒,蝦蟆陵產的郎官清酒,河漢產的三勒漿酒。三勒漿酒的釀造方法出處波斯國。所謂「三勒」,就是「庵摩勒、毗黎勒、訶黎勒」的簡稱。


南方酒

新州多美酒。南方酒不用曲櫱,杵米為粉,以眾草葉胡蔓草汁溲,(南人呼「野葛」為「胡蔓草」)大如卵,置蓬蒿中陰蔽,經月而成。用此合糯為酒。故劇飲之後,既醒,猶頭熱涔涔,有毒草故也。南方飲既燒。即實酒滿瓮,泥其上,以火燒方熟。不然,不中飲。既燒即揭瓶趨虛,泥固猶存。沽者無能知美惡,就泥上鑽小穴可容筋,以細筒插穴中,沽者就吮筒上,以嘗酒味,俗謂之「滴淋」。無賴小民空手入市,遍就酒家滴淋,皆言不中,取醉而返。南人有女數歲,即大釀酒。既漉,候冬陂池水竭時,置酒罌,密固其上,痤于陂中。至春漲水滿,不復發矣。候女將嫁,因決陂水,取供賀客。南人謂之「女酒」。味絶美,居常不可致也。(出《投荒雜錄》)

【譯文】

新州盛產美酒。南方酒不用曲櫱釀造,而是將米杵成粉,用胡蔓草汁和粉,外麵包裹上各種草葉,做成卵形,放在蓬蒿中蔭蔽一個月,讓它發酵變餿。然後再摻對上糯米,釀造成酒。這種酒,快速喝它,不醉,只是頭上往外冒熱汗,是因為有毒草的緣故啊。南方人飲這種酒得燒它,就是將酒裝滿瓮,上面涂泥,再用火燒才算熟了。不然,不能飲。燒完後,立即將瓮上的蓋揭去,中間出現空隙,上面的泥還在。買酒的人不知道酒的好壞,就在泥上鑽個小洞象筷子那麼粗,將細管插入洞中。買酒的人吮吸細管的一端,來品嚐酒的味道,民間叫「滴淋」。有的無賴小民空手來到集市上,遍嘗酒家的滴淋。每嘗一家,都說不好喝,最後也能嘗得大醉回去。南方人生下女孩後,長到幾歲時,就為她釀造很多的酒。過濾好了後,等到冬天池塘裡的水枯竭時,將這濾好的酒盛在酒罌中,將上面的罌蓋密封加固好,把酒罌埋在池塘岸邊。到春天池塘裡漲滿了水,也不再挖出來。待到這個女孩長大成人出嫁時,才在堤岸挖個缺口,將水放開,然後挖出埋在岸邊泥土下面的酒罌,用裡面埋藏多年的美酒招待賀喜的賓客。南方人稱它為「女兒酒」。這種陳年佳釀,味道絶對甘美。平常是喝不到的啊!


李景讓

大中年,丞郎宴席,蔣伸在座。忽斟一杯言曰:「席上有孝于家,忠於國,及名重於時者,飲此爵。」眾皆肅然,無敢舉者。獨李公景讓起引此爵,蔣曰:「此宜其然。」(出《盧氏雜說》)

【譯文】

唐宣宗大中年間,一次,在尚書省的左右丞及雲部侍郎的宴席上,蔣伸忽然斟一杯酒,說:「在咱們今天的宴席上,有在家孝敬父母,在朝為國盡忠,而且名重時下的人,請飲這一杯。」蔣伸說完後,在座的人都神色嚴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沒敢舉起這杯酒。獨有李景讓站起身,端起這杯酒一飲而盡。蔣伸說:「李景公最適宜喝這杯酒啦。」

夏侯孜

崔郢為京尹日,三司使在永達亭子宴丞郎。崔乘酒突飲,眾人皆延之。時譙公夏侯孜為戶部使,問曰:「尹曾任給舍否?」崔曰:「無。」譙公曰:「若不曾歷給舍,京光尹不合沖丞郎宴。命酒乣來,命下籌,且吃罰爵。」取三大器物。引滿飲之。良久方起。(出《盧氏雜說》)

【譯文】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