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奧迪賽 第 1 頁


按讚收藏   

第一卷 告訴我,繆斯,那位聰穎敏睿的凡人的經歷,在攻破神聖的特洛伊城堡後,浪跡四方。他見過許多種族的城國,領略了他們的見識,心忍着許多痛苦,掙紮在浩森的大洋,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使夥伴們得以還鄉。但即便如此,他卻救不下那些 ...
作者:荷馬 / 頁數:(1 / 118)

第一卷


告訴我,繆斯,那位聰穎敏睿的凡人的經歷,在攻破神聖的特洛伊城堡後,浪跡四方。他見過許多種族的城國,領略了他們的見識,心忍着許多痛苦,掙紮在浩森的大洋,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使夥伴們得以還鄉。但即便如此,他卻救不下那些朋伴,雖然盡了力量:他們死於自己的愚莽,他們的肆狂,這幫笨蛋,居然吞食赫利俄斯的牧牛,被日神奪走了還家的時光。開始吧,女神,宙斯的女兒,請你隨便從哪裡開講。

那時,所有其他壯勇,那些躲過了滅頂之災的人們,都已逃離戰場和海浪,盡數還鄉,只有此君一人,懷着思妻的念頭,回家的願望,被卡魯普索拘留在深曠的岩洞,雍雅的女仙,女神中的佼傑,意欲把他招做夫郎。隨着季節的移逝,轉來了讓他還鄉伊薩卡的歲月,神明編織的時光,但即使如此,他卻仍將遭受磨難,哪怕回到親朋身旁。神們全都憐憫他的處境,惟有波塞冬例外,仍然盛怒不息,對神一樣的俄底修斯,直到他返回自己的家邦。

但現在,波塞冬已去造訪遠方的埃西俄丕亞族民——埃西俄丕亞人,居家最僻遠的凡生,分作兩部,一部棲居日落之地,另一部在呼裴里昂升起的地方——接受公牛和公羊的牲祭,坐著享受盛宴的愉暢。與此同時,其他俄林波斯從神全都匯聚宙斯的廳堂。神和人的父親首先發話,心中想著雍貴的埃吉索斯,死在俄瑞逝忒斯手下,阿伽門農聲名遠揚的兒郎。心中想著此人,宙斯開口發話,對不死的神明說道:

可恥啊——我說!凡人責怪我等眾神,說我們給了他們苦難,然而事實卻並非這樣:他們以自己的粗莽,踰越既定的規限,替自己招致悲傷,一如不久前埃吉索斯的作為,越出既定的規限,姘居阿特柔斯之子婚娶的妻房,將他殺死,在他返家之時,儘管埃吉索斯知曉此事會招來突暴的禍殃——我們曾明


告於他,派出赫耳墨斯,眼睛雪亮的阿耳吉豐忒斯,叫他不要殺人,也不要強占他的妻房:俄瑞斯忒斯會報仇雪恨,為阿特桑斯之子,一經長大成人,思盼回返故鄉。赫耳墨斯曾如此告說,但儘管心懷善意,卻不能使埃吉索斯回頭;現在,此人已付出昂貴的代價。

聽罷這番話,灰眼睛女神雅典娜答道:克羅諾斯之子,我的父親,最高貴的王者,埃吉索斯確實禍咎自取,活該被殺,任何重蹈覆轍的凡人,都該遭受此般下場。然而,我的心靈正為聰穎的俄底修斯煎痛,可憐的人,至今遠離親朋,承受悲愁的折磨,陷身水浪擁圍的海島,大洋的臍眼,一位女神的家園,一個林木蔥鬱的地方。她是歹毒的阿特拉斯的女兒,其父知曉洋流的每一處深底,撐頂着粗渾的長柱,隔連着天空和大地。正是他的女兒滯留了那個愁容滿面的不幸之人,總用甜柔、贊褒的言詞迷蒙他的心腸,使之忘卻伊薩卡,但俄底修斯一心企望眺見家鄉的炊煙,盼願死亡。

然而你,俄林波斯大神,你卻不曾把他放在心上。難道俄底修斯不曾愉悅你的心房,在阿耳吉維人的船邊,寬闊的特洛伊平野?為何如此無情,對他狠酷這般?

聽罷這番話,匯聚烏雲的宙斯開口答道:這是什麼話,我的孩子,崩出了你的齒隙?我怎會忘懷神一樣的俄底修斯?論心智,凡生中無人可及;論敬祭,對統掌遼闊天空的神明,他比誰都慷慨大方。只因環擁大地的波塞冬中阻,出於對捅瞎庫克洛普斯眼睛的難以消泄的仇怨——神樣的波魯菲摩斯為大無比,庫克洛佩斯中他最豪強。他母親是仙女蘇莎,福耳庫斯的女兒,前者制統着蒼貧的[注]大海——此女曾在深曠的岩洞裡和波塞冬睡躺尋歡。出於這個緣故,裂地之神波塞冬雖然不曾把他殺倒,但卻梗阻了他還鄉的企願。

這樣吧,讓我等在此的眾神謀劃他的回歸,使他得返故鄉。波塞冬要平息怨憤;面對不死的眾神,連手的營壘,此君孤身一個,絶難有所作為。

聽罷這番話,灰眼睛女神雅典娜答道:克羅諾斯之子,我們的父親,最高貴的王者,倘若此事確能歡悅幸福的神祇,讓精多謀略的俄底修斯回歸,那麼,讓我們派出赫耳墨斯,導者,斬殺阿耳戈斯的神明,前往海島俄古吉亞,以便儘快傳送此番不受挫阻的諭言,對長髮秀美的女仙,讓心志剛強的俄底修斯起程,返回故鄉。我這就動身伊薩卡,以便催勵他的兒子,鼓起他的信心,召聚長髮的阿開亞人集會,對所有的追求者發話,後者正沒日沒夜地屠宰步履蹣跚的彎角壯牛,殺倒拱擠的肥羊。我將送他前往斯巴達和多沙的普洛斯,詢問心愛的父親回歸的信息,抑或能聽到些什麼,由此爭獲良好的名聲,在凡人中間。

言罷,女神繫上精美的條鞋,在自己的腳面,黃金做就,永不敗壞——穿著它,女神跨涉蒼海和無垠的陸基,像疾風一樣輕快。然後,她操起一桿粗重的銅矛,頂着鋒快的銅尖,粗長、碩大、沉重,用以蕩掃地面上戰斗的群伍,強力大神的女兒怒目以對的軍陣,從俄林波斯峰巔直衝而下,落腳伊薩卡大地,俄底修斯的門前,庭院的檻條邊,手握銅矛,化作一位外邦人的形貌,門忒斯,塔菲亞人的頭兒。她看到那幫高傲的求婚人,此刻正坐在門前,被他們剝宰的牛皮上,就着棋盤,歡悅他們的心房。信使及勤勉的伴從們忙碌在他們近旁,有的正在兌缸裡調和酒和清水,有的則用多孔的海綿擦拭桌面,擱置就緒,另一些人切下成堆的肉食,大份排放。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