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奧迪賽 第 2 頁


按讚收藏   

神樣的忒勒馬科斯最先見到雅典娜,遠在別人之前,王子坐在求婚者之中,心裡悲苦難言,幻想著高貴的父親,回歸家園,殺散求婚的人們,使其奔竄在宮居里面,奪回屬於他的權勢,擁占自己的家產。他幻想著這些,坐在求婚人裡面,眼見雅典娜到來,急步走向庭前,心 ...
作者:荷馬 / 頁數:(2 / 118)

神樣的忒勒馬科斯最先見到雅典娜,遠在別人之前,王子坐在求婚者之中,心裡悲苦難言,幻想著高貴的父親,回歸家園,殺散求婚的人們,使其奔竄在宮居里面,奪回屬於他的權勢,擁占自己的家產。他幻想著這些,坐在求婚人裡面,眼見雅典娜到來,急步走向庭前,心中煩憤不平——竟讓生客長時間地站等門外。他站在女神身邊,握住她的右手,接過銅矛,吐出長了翅膀的話語,開口說道:歡迎你,陌生人!你將作為客人,接受我們的禮待;吃吧,吃過以後,你可告知我們,說出你的需願。


言罷,他引路先行,帕拉絲·雅典娜緊隨在後面。當走入高大的房居,忒勒馬科斯放妥手握的槍矛,倚置在高聳的壁柱下,油亮的木架裡,站挺着眾多的投槍,心志剛強的俄底修斯的器械。忒勒馬科斯引她入座,鋪着亞麻的椅墊,一張皇麗、精工製作的靠椅,前面放著一個腳凳。接着,他替自己拉過一把拼色的座椅,離着眾人,那幫求婚者們——生怕來客被喧囂之聲驚擾,面對肆無忌憚的人們,失去進食的胃口——以便詢問失離的親人,父親的下落。

一名女仆提來絢美的金罐,倒出清水,就着銀盆,供他們盥洗雙手,搬過一張溜滑的食桌,放在他們身旁。一位端莊的家仆送來麵包,供他們食用,擺出許多佳餚,足量的食物,慷慨地陳放。與此同時,一位切割者端起堆着各種肉食的大盤,放在他們面前,擺上金質的飲具,一位言使往返穿梭,注酒入杯。

其時,高傲的求婚者們全都走進屋內,在靠椅和凳椅上依次就座,信使們倒出清水,淋洗各位的雙手,女仆們送來麵包,滿滿地裝在籃子裡,年輕人倒出醇酒,注滿兌缸,供他們飲用。食客們伸出手來,抓起眼前的佳餚。當滿足了吃喝的慾望,求婚者們興趣旁移,轉移到歌舞上來——歌舞,盛宴的佳伴。信使將一把做工精美的豎琴放入菲彌俄斯手中,後者無奈求婚人的逼迫,開口唱誦。

他撥動琴弦,誦說動聽的詩段。忒勒馬科斯開口說話,貼近灰眼睛雅典娜的頭邊,謹防別人聽見:對我的告語,親愛的陌生人,你可會怨恨憤煩?這幫人痴迷于眼前的享樂,豎琴和歌曲,隨手拈取,無需償付,吞食別人的財產——物主已是一堆白骨,在陰雨中霉爛,不是棄置在陸架上,便是沖滾在海浪裡。倘若他們見他回來,回返伊薩卡地面,那麼,他們的全部祈禱將是企望能有更迅捷的快腿,而不是成為擁有更多黃金和衣服的富貴。可惜,他已死了,死於淒慘的命運——對於我們,世上已不存在慰藉,哪怕有人告訴我們,說他將會回返故里。


他的返家之日已被碎蕩破毀。來吧,告訴我你的情況,要準確地回答。你是誰,你的父親是誰?來自哪個城市,雙親在哪裡?乘坐何樣的海船到來?水手們如何把你送到此地,而他們又自稱來自何方?我想你不可能徒步行走,來到這個國邦。此外,還請告訴我,真實地告訴我,讓我瞭解這一點。

你是首次來訪,還是本來就是家父的朋友,來自異國它鄉?許多其他賓朋也曾來過我家,家父亦經常外出造訪。

聽罷這番話,灰眼睛女神雅典娜答道:好吧,我會準確不誤地回話,把一切告答。我乃門忒斯,聰穎的安基阿洛斯的兒子。我統治着塔菲亞人,歡愛船槳的族邦。現在,正如你已看見,我來到此地,帶著海船和伴友,踏破酒藍色的洋面,前往忒墨塞,人操異鄉方言的邦域,載着閃亮的灰鐵,換取青銅。

我的海船停駐鄉間,遠離城區,在雷斯榮港灣,林木繁茂的內昂山邊。令尊和我乃世交的朋友,可以追溯到久遠的年代——如果願意,你可去問問萊耳忒斯,年邁的鬥士。人們說,此人現已不來城市,棲居在他的莊園,生活孤獨淒慘,僅由一名老婦伺候,給他一些飲食,每當疲乏折揉他的身骨,苦作在坡地上的葡萄園。現在,我來到此地,只因聽說他,你的父親,已回返鄉園。

看來是我錯了,神明滯阻了他的回歸。卓著的俄底修斯並不曾倒死陸野,而是活在某個地方,禁滯在蒼森的大海,一座水浪撲擊的海島,受制於野蠻人的束管,一幫粗莽的漢子,阻止他的回返,違背他的意願。現在,容我告你一番預言,神們把它輸人我的心田;我想這會成為現實,雖然我不是先知,亦不能準確釋辨飛鳥的蹤跡。他將不會長久遠離親愛的故土,哪怕阻止他的禁鏈像鐵一般實堅;他會設法回程,因為他是個足智多謀的壯漢。

來吧,告訴我你的情況,要準確地回答。你可是俄底修斯之子,長得牛高馬大?你的頭臉和英武的眼睛,在我看來,和他的出奇的相像——我們曾經常見面,在他出征特洛伊之前,惜同其他軍友,阿開亞人中最好的壯漢,乘坐深曠的海船。從那以後,我便再也不曾見他,他也不曾和我見面。

聽罷這番話,善能思考的忒勒馬科斯答道:好吧,陌生人,我會準確不誤地回話,把一切告答。是的,母親說我是他的兒子,但我自己卻說不上來;誰也不能確切知曉他的親爹。哦,但願我是個幸運者的兒男,他能扛着年邁的皺紋,看守自己的房產!但我卻是此人的兒子,既然你有話問我——父親命運險厄,凡人中誰也不及他多難!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