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人間詞話 第 2 頁


按讚收藏   

(3)夏竦【喜遷鶯令】:「霞散綺,月垂鈎。簾卷未央樓。夜涼銀漢截天流,宮闕鎖清秋。瑤台樹,金莖露。鳳髓香盤煙霧。三千珠翠擁宸遊,水殿按涼州。」 十一 張皋文謂:「飛卿之詞,深美閎約(1)。」余謂:此四字唯 ...
作者:王國維 / 頁數:(2 / 13)

十一


張皋文謂:「飛卿之詞,深美閎約(1)。」余謂:此四字唯馮正中足以當之。劉融齊謂:「飛卿精妙絶人。(2)」差近之耳。

1)張惠言《詞選序》:「唐之詞人,溫庭筠最高,其言深美閎約。」

2)劉熙載《藝概》卷四《詞曲概》:「溫飛卿詞精妙絶人,然類不出乎綺怨。」

十二

「畫屏金鷓鴣(1)」,飛卿語也,其詞品似之。「弦上黃鶯語(2)」,端己語也,其詞品亦似之。正中詞品,若欲于其詞句中求之,則「和淚試嚴妝(3)」,殆近之歟?

1)溫庭筠【更漏子】:「柳絲長,春雨細。花外漏聲迢遞。驚塞雁,起城烏。畫屏金鷓鴣。香霧薄,透簾幕。惆悵謝家池閣。紅燭背,綉簾垂。夢長君不知。」

2)韋莊【菩薩蠻】:「紅樓別夜堪惆悵,香燈半卷流蘇帳。殘月出門時,美人和淚辭。琵琶金翠羽,弦上黃鶯語。勸我早歸家,綠窗人似花。」

3)馮延巳【菩薩蠻】:「嬌鬟堆枕釵橫鳳,溶溶春水楊花夢。紅燭淚闌干,翠屏煙浪寒。錦壺催畫箭,玉珮天涯遠。和淚試嚴妝,落梅飛曉霜。」

十三

南唐中主詞:「菡萏香銷翠葉殘,西風愁起綠波閒(1)。」大有眾芳蕪穢,美人遲暮之感。乃古今獨賞其「細雨夢迴鷄塞遠,小樓吹徹玉笙寒。」故知解人正不易得。

1)李□〔王景〕【浣溪沙】:「菡萏香銷翠葉殘,西風愁起綠波間。還與韶光共憔悴,不堪看。細雨夢迴鷄塞遠,小樓吹徹玉笙寒。多少淚珠何限恨,倚闌干。」

十四

溫飛卿之詞,句秀也。韋端己之詞,骨秀也。李重光之詞,神秀也。


十五

詞至李後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變伶工之詞而為士大夫之詞。周介存置諸溫韋之下(1),可為顛倒黑白矣。「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2)」、「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3)」,《金荃》《浣花》,能有此氣象耶?

1)周濟《介存齋論詞雜著》:「毛嬙,西施,天下美婦人也。嚴妝佳,淡妝亦佳,粗服亂頭,不掩國色。飛卿,嚴妝也。端己,淡妝也。後主則粗服亂頭矣。」

2)後主【相見歡】:「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胭脂淚,留人醉,幾時重?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

3)後主【浪淘沙】:「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羅衾不耐五更寒。夢裡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獨自莫憑欄,無限江山,別時容易見時難。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十六

詞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故生於深宮之中,長於婦人之手,是後主為人君所短處,亦即為詞人所長處。

十七

客觀之詩人,不可不多閲世。閲世愈深,則材料愈豐富,愈變化,《水滸傳》、《紅樓夢》之作者是也。主觀之詩人,不必多閲世。閲世愈淺,則性情愈真,李後主是也。

十八

尼采謂:「一切文學,余愛以血書者。」後主之詞,真所謂以血書者也。宋道君皇帝【燕山亭】詞(1)亦略似之。然道君不過自道生世之戚,後主則儼有釋迦基督擔荷人類罪惡之意,其大小固不同矣。

1)宋徽宗【燕山亭】(北行見杏花):「裁翦冰綃,輕疊數重,淡著燕脂勻注。新樣靚妝,艷溢香融,羞殺蕊珠宮女。易得凋零,更多少無情風雨。愁苦。閒院落淒涼,幾番春暮。憑寄離恨重重,這雙燕何曾,會人言語。天遙地遠,萬水千山,知他故宮何處?怎不思量?除夢裡有時曾去。無據。和夢也、新來不做。」

十九

馮正中詞雖不失五代風格,而堂廡特大,開北宋一代風氣。與中後二主詞皆在《花間》範圍之外,宜《花間集》中不登其隻字也(1)。

1)龍沐勛《唐宋名家詞選》:「案《花間集》多西蜀詞人,不採二主及正中詞,當由道里隔絶,又年歲不相及有以致然。非因流派不同,遂爾遺置也。王說非是。」

二十

正中詞除【鵲踏枝】【菩薩蠻】十數闋最暄赫外,如【醉花間】之「高樹鵲銜巢,斜月明寒草(1)」,余謂韋蘇州之「流螢渡高閣(2)」、孟襄陽之「疏雨滴梧桐(3)」不能過也。

1)馮延巳【醉花間】:「晴雪小園春未到。池邊梅自早。高樹鵲銜巢,斜月明寒草。山川風景好。自古金陵道。少年看卻老。相逢莫厭醉金盃,別離多,歡會少。」

2)韋應物【寺居獨夜寄崔主簿】:「幽人寂無寐,木葉紛紛落。寒雨暗深更,流螢渡高閣。坐使青燈曉,還傷夏衣薄。寧知歲方晏,離居更蕭索。」

3)《全唐詩》卷六:孟浩然句,「微雲淡河漢,疏雨滴梧桐。」唐王士源《孟浩然集》序云:「浩然嘗閒游秘省,秋月新霽,諸英華賦詩作會。浩然句雲「微雲淡河漢,疏雨滴梧桐。」舉座嗟其清絶,咸閣筆不復為繼。」

二一

歐九【浣溪沙】詞:「綠楊樓外出鞦韆。(1)」晁補之謂:只一「出」字,便後人所不能道。余謂:此本於正中【上行杯】詞「柳外鞦韆出畫牆(2)」,但歐語尤工耳。

1)歐陽修【浣溪沙】:「堤上遊人逐畫船,拍堤春水四垂天。綠楊樓外出鞦韆。白髮戴花君莫笑,六麼催拍盞頻傳。人生何處似尊前。」

2)馮延巳【上行杯】:「落梅著雨消殘粉,雲重煙輕寒食近。羅幕遮香,柳外鞦韆出畫牆。春山顛倒釵橫鳳,飛絮入簾春睡重。夢裡佳期,只許庭花與月知。」

二二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