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人間詞話 第 1 頁


按讚收藏   

王國維,《人間詞話》 第一部份 王國維,字靜安,晚號觀堂,浙江海寧人。生於清光緒三年,卒於1927年,享年51。王氏為近代博學通儒,功力之深,治學範圍之廣,對學術界影響之大,為近代以來所僅見。其生平著作 ...
作者:王國維 / 頁數:(1 / 13)

王國維,《人間詞話》

第一部份

王國維,字靜安,晚號觀堂,浙江海寧人。生於清光緒三年,卒於1927年,享年51。王氏為近代博學通儒,功力之深,治學範圍之廣,對學術界影響之大,為近代以來所僅見。其生平著作甚多,身後遺著收為全集者有《王忠慤公遺書》,《王靜安先生遺書》,《王觀堂先生全集》等數種。《人間詞話》一書乃是王氏接受了西洋美學思想之洗禮後,以嶄新的眼光對中國舊文學所作的評論,具有劃時代的意義,向來極受學術界重視。






詞以境界為最上。有境界則自成高格,自有名句。五代北宋之詞所以獨絶者在此。



有造境,有寫境,此理想與寫實二派之所由分。然二者頗難分別。因大詩人所造之境,必合乎自然,所寫之境,亦必鄰於理想故也。



有有我之境,有無我之境。「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鞦韆去。(1)」「可堪孤館閉春寒,杜鵑聲裡斜陽暮。(2)」有我之境也。「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3)」「寒波澹澹起,白鳥悠悠下。(4)」無我之境也。有我之境,以我觀物,故物我皆著我之色彩。無我之境,以物觀物,故不知何者為我,何者為物。古人為詞,寫有我之境者為多,然未始不能寫無我之境,此在豪傑之士能自樹立耳。



1)馮延巳【鵲踏枝】:「庭院深深深幾許?楊柳堆煙,簾幕無重數。玉勒雕鞍遊冶處,樓高不見章台路。雨橫風狂三月暮,門掩黃昏,無計留春住。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鞦韆去。」

2)秦觀【踏沙行】:「霧失樓台,月迷津度,桃源望斷無尋處。可堪孤館閉春寒,杜鵑聲裡斜陽暮。驛寄梅花,魚傳尺素,砌成此恨無重數。郴江幸自郴山,為誰流下瀟湘去!」

3)陶潛【飲酒詩】第五首:「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4)元好問【穎亭留別】:「故人重分攜,臨流駐歸駕。乾坤展清眺,萬景若相借。北風三日雪,太素秉元化。九山鬱崢嶸,了不受陵跨。寒波澹澹起,白鳥悠悠下。懷歸人自急,物態本閒暇。壺觴負吟嘯,塵土足悲□〔詫換口旁〕。迴首亭中人,平林淡如畫。」






無我之境,人惟于靜中得之。有我之境,于由動之靜時得之。故一優美,一宏壯也。



自然中之物,互相限制。然其寫之於文學及美術中也,必遺其關係,限制之處。故雖寫實家,亦理想家也。又雖如何虛構之境,其材料必求之於自然,而其構造,亦必從自然之法則。故雖理想家,亦寫實家也。



境非獨謂景物也。喜怒哀樂,亦人心中之一境界。故能寫真景物,真感情者,謂之有境界。否則謂之無境界。



「紅杏枝頭春意閙(1)」,著一「閙」字,而境界全出。「雲破月來花弄影(2)」,著一「弄」字,而境界全出矣。

1)宋祁【玉樓春】(春景):「東城漸覺風光好,轂皺波紋迎客楫。綠揚煙外曉寒輕,紅杏枝頭春意閙。浮生長恨歡娛少,肯愛千金輕一笑。為君持酒勸斜陽,且向花間留晚照。」

2)張先【天仙子】(時為嘉禾小□〔卒加單人旁〕,以病眠,不赴府會):「水調數聲持酒聽,午醉醒來愁未醒。送春春去幾時回?臨晚鏡,傷流景,往事後期空記省。沙上並禽池上暝,雲破月來花弄影。重重簾幕密遮燈,風不定,人初靜,明日落紅應滿徑。」



境界有大小,不以是而分優劣。「細雨魚兒出,微風燕子斜(1)」何遽不若「落日照大旗,馬鳴風蕭蕭(2)」。「寶簾閒掛小銀鉤(3)」何遽不若「霧失樓台,月迷津渡(4)」也。

1)杜甫【水檻遣心二首】之一:「去郭軒楹敞,無村眺望賒。澄江平少岸,幽樹晚多花。細雨魚兒出,微風燕子斜。城中十萬戶,此地兩三家。」

2)杜甫【後出塞五首】之一:「朝進東門營,暮上河陽橋。落日照大旗,馬鳴風蕭蕭。平沙列萬幕,部伍各見招。中天懸明月,令嚴夜寂寥。悲笳數聲動,壯士慘不驕。借問大將誰,恐是霍嫖姚。」

3)秦觀【浣溪沙】:「漠漠輕寒上小樓,曉陰無賴似窮秋,淡煙流水畫屏幽。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邊絲雨細如愁,寶簾閒掛小銀鉤。」

4)秦觀【踏沙行】見三注。



嚴滄浪《詩話》謂:「盛唐諸人,唯在興趣。羚羊掛角,無跡可求。故其妙處,透徹玲瓏,不可湊泊。如空中之音、相中之色、水中之月、鏡中之象,言有盡而意無窮。」余謂:北宋以前之詞,亦復如是。然滄浪所謂興趣,阮亭所謂神韻,猶不過道其面目,不若鄙人拈出「境界」二字,為探其本也。



太白純以氣象勝。「西風殘照,漢家陵闕。(1)」寥寥八字,遂關千古登臨之口。後世唯範文正之漁家傲(2),夏英公之喜遷鶯(3),差足繼武,然氣象已不逮矣。

1)李白【憶秦娥】:「簫聲咽,秦娥夢斷秦樓月。秦樓月,年年柳色,灞陵傷別。樂游原上清秋節,咸陽古道音塵絶。音塵絶,西風殘照,漢家陵闕。」

2)范仲淹【漁家傲】(秋思):「塞下秋來風景異,衡陽雁去無留意。四面邊聲連角起。千嶂裡,長煙落日孤城閉。濁酒一杯家萬里,燕然未勒歸無計。羌管悠悠霜滿地。人不寐,將軍白髮征夫淚。」

3)夏竦【喜遷鶯令】:「霞散綺,月垂鈎。簾卷未央樓。夜涼銀漢截天流,宮闕鎖清秋。瑤台樹,金莖露。鳳髓香盤煙霧。三千珠翠擁宸遊,水殿按涼州。」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