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松窗夢語 第 2 頁


按讚收藏   

霍丘胡明善,督學御史也。居鄉豪橫,強奪人妻女為妾,役鄰人為工,復假先年被劫,妄執平民為盜。家制刑具,極其慘酷。時邑無正官,勢陵其簿,奪獄中鎖鑰掌之。令僕人迫毆趙姓父子三人致死。被害者訴官不得白,聞于朝廷,下御史台勘問。乃越該郡,屬余追捕。比 ...
作者:張瀚 / 頁數:(2 / 47)

霍丘胡明善,督學御史也。居鄉豪橫,強奪人妻女為妾,役鄰人為工,復假先年被劫,妄執平民為盜。家制刑具,極其慘酷。時邑無正官,勢陵其簿,奪獄中鎖鑰掌之。令僕人迫毆趙姓父子三人致死。被害者訴官不得白,聞于朝廷,下御史台勘問。乃越該郡,屬余追捕。比見,猶大言狂辯。余曰:「上有皇天,中有國法,下有人心。汝自省有無悖天理、干國憲、失人心?服罪則已,否則堂下數百人,皆憤恨欲啖汝肉,一呼對證,卻恐攘臂歷階,勢難阻遏,糜裂之禍,在頃刻矣。」善俯首曰:「願伏罪。不知應坐何律?」余曰:「斬、絞多端,不坐。從重,坐殺一家三人律,罪當凌遲。」輒捉筆署名,具招成獄。堂下齊聲曰:「包公雪冤正法,除積惡,安萬民矣!」舉手加額,叩首而去。


乙巳夏廬陽旱,余疏食齋居,晨昏素服徒步郊壇,禱至七日不雨。余語眾父老曰:「祈求不應,是無神矣。亟取薪來,盡收所設神像焚之。明日不雨,太守將自焚。」時司理陳儒前訝曰:「公言何遽!」余曰:「一身無足惜,惜萬眾無以聊生耳」陳曰:「知公重民命,姑緩至三日未晚。」余與陳復曝烈日中步歸,未至城糹番,黑雲四起,巨雷大震,方憩郡庭,大雨如注。陳作《喜雨記》,載《郡志》中。

江北地廣人稀,農業惰而收穫薄。一遇水旱,易於流徙。余守廬陽,凡逃民遺產,悉聽地鄰有力者耕種。行經荒蕪,必下車詢問,責令認細。與之約曰:「逃者當年來還,佃人除工費,均分花息。二年還,給三之一。三年,給四之一。出三年不反,給佃人永遠管業。另查荒田,給付逃戶,不許告爭,官司給帖付照。」故廬郡漸少拋荒。

廬陽地本膏腴,但農惰不儘力耳。年豐,粒米狼戾,鬥米不及三分,人多浪費,家無儲畜。旱則擔負子女,就食他方,為緩急無所資也。余行阡陌間,相度地形,低窪處令開塘,高阜處令築堤。遇雨堤可留止,滿則泄于塘,塘中畜瀦,可以備旱。富者獨力,貧者併力,委官督之,兩年開濬甚多。余行日,父老叩謝于道,曰:「開塘築堤,不惟灌溉有收,且魚蝦不可勝食,子孫世世受遺惠矣。」余曰:「此郡守分內事耳,何謝為?」


郡縣徭役,故事官賦止銀若干,私有倍一至十者。余察知其弊,值定民徭,不循故事,諸役皆為增加。庫役舊編七兩二錢,增至十六兩,額設六名,其銀九十六兩。計算公庭諸費,盡在其中,額外不得加增一錢,勒布成式。事上督撫句曲王公A2。王詫曰:「諸郡減賦,獨增賦何也?」余謂:「他郡名減實增,本郡雖增實減。」因述其詳,謂:「凡役銀,二季征解,給之於官,不令當役者與徭戶相見,即欲多索無由已。」王曰:「是可爾行,爾去必更矣。」余笑曰:「自古有治人,無治法。職在則行,職去遑恤其後!」王亦一笑。

余守大名,謁巡台楊公選,語地方興革及官屬賢否,余具以實對。有頃,問:「開州李守不免訾議,何也?」余曰:「知府自知不如李,以台下明察,豈得疑李?此必有短之者。不出民間公論,特一鄉宦私怨耳。」楊曰:「何遽知鄉宦?」余曰:「某官起蓋牌坊第宅,遍役州民工作,索車輛搬運。州官愛民力,禁止之,怨謗由此。天地鬼神鑒臨焉,敢昧公心,以淆是非?」楊公改容揖余升堂,足立未定,飛檐瓦礫忽墮擊初立處,積二尺許。楊驚且喜曰:「此非天意哉!」蓋故事屬官無升御史堂者,適以天地鬼神矢證,余倖免禍。足為誣枉之戒。

庚戌之變,虜酋俺答寇薊鎮,由古北口入,直犯都城。上下戒嚴。朝廷遣兵部郎一人,持節敕畿輔四郡備兵三千人入衛。使者馳至真定,諸守臣倉卒無措,且議相見禮未決。余聞報,即閲戶口,計人丁,凡三十選一,余悉供餉、治兵仗鞍馬。令已定,下州邑。乃馳赴真定,顧諸郡守曰:「事亟矣,公等尚牽制文義,與使臣爭苛禮哉!夫《春秋》先王人,以王人尊則朝廷之威命行。今兵興重務而卑使者,則威褻矣。彼勢不能行于郡將,郡將不行于州邑,州邑不行于閭閻。竊恐三輔失援,虜騎充斥,如國難何?」諸君色動,乃聽余庭謁。使者下階迎人,余首請視師。使者曰:「何遽集耶?」余曰:「勤王之師,事不宜緩。」因期五日至大名,余先馳。使者至,既閲師畢,因向余曰:「旌彩戟利,士壯馬騰,可稱八百精鋭矣。」驚嘆而別。

京師達虜既退,廷議增設兵馬,以知兵有勇者授兵備副使,駐紮畿輔。有尹君某轄真、順、廣、大四郡,開司欒城,句取州邑富人為標下旗牌及千總、百總名,民稱不願,則責令市馬實廄,嚇數百金,莫敢與抗。余聞之,行屬邑:凡尹所句提,不得徑解,俱由府轉達。東明令白某首犯余禁,余參治之。余解到者,悉寄監不發。尹怒,行府類提,余並系其所遣。尹怒更甚,參撫、按,撫、按置不問;參吏、兵二部,部堂亦不問。怒極,揚言曰:「我將抉其目,磔其胸!」余聞之,曰:「朝廷紀法,凜然在上,吾何敢廢朝廷法紀,以媚貪暴之人!一官不足惜,終不令恐嚇吾民,以無負郡守之職耳。」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