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五虎平西    P 3


作者:不題撰人
頁數:3 / 165
類別:古典小說

 

作者:不題撰人 / 第1頁 / 共326頁

 大小:


五虎平西

狄元帥正在計思,忽有小軍進來說:「啟上元帥,四位將軍進來交令,候元帥爺將令。」元帥吩咐進來,不一刻,四虎將軍一齊到了,來至帳前,參見元帥說道:「啟上元帥,末將等奉令操軍已畢,如今來交令了。」元帥說:「眾位將軍多受辛勞了!」傳令各將士兵丁俱有犒賞酒筵。出令畢,又說:「你們眾兄弟且往後堂吃酒罷。」四將與焦、孟六人謝過元帥往後營而去,卸下盔甲兵器有小軍拾去,牽出馬匹喂料,六位將軍然後開懷暢飲。當時元帥又請至楊、范二人同酌。此夜關內眾將大小三軍一同吃酒。這狄元帥緣何忽又犒賞眾軍?只因眾軍奉令操軍,乃軍情過于勞苦,故有此犒勞,乃元帥一點愛將恤兵之心。

當晚眾將欣歡,各無掛念。獨有石玉小將軍一心懷念母親,思念妻子,二人在汴京城岳丈趙千歲府安身。自從隨着元帥在此關三載有餘,不知母親身體康健否;思妻郡主身懷六甲,未卜生女生男,身心兩地,好不愁煩。

慢言石玉是夜思唸著母親及妻子,卻說狄元帥威鎮三關,名揚敵國,不獨邊夷畏服,就是關城內外鼠輩毛盜也不敢動興,眾百姓安靖。此日閒中無事,這狄元帥與楊老將軍、范大人對坐,說起西遼王屢次興兵侵犯,有四將說與元帥:「小將想這西遼國人馬已經殺得片甲不回,未必敢復來侵犯了。」元帥聽罷,微笑說:「眾位將軍有所不知,凡事備求未至,況乎為將用兵!必以慎重為先。且西遼乃強悍蠻邦,彼雖一時敗去,雄兵猛將還多,焉肯罷休侵凌之念!本帥既領君命把守邊疆,倘有疏虞,恐有喪師辱國罪,極非輕了!」眾將聞言齊說:「元帥高見不差,非末將等所及也!」眾將言畢。

帳下忽閃出一人高聲呼:「元帥勿懮!若防番狗再來,我們何不先點齊人馬,做個先動手為強,直攻進西遼,索性殺他一個盡罄盡絶,斬草除根。省得零零瑣瑣,殺得這班番奴不爽不快,元帥又防他復兵侵擾的!」你看那將是誰?原來是焦廷貴。此人生來質量魯莽,是粗心愚蠢之徒。當下元帥聞他說,喝聲:「胡說!這遼王雖是一時犯界,妄想天朝,但如今聖上也寬恕了他,又何用你多言!倘若興兵征伐,未奉聖旨,怎生前往?二者遼王原為一國之君,他若不來就罷了,再來時奏知聖上,請旨征討才是。」焦廷貴說:「元帥到底是個善良人,造化這番奴了。」言談之際,不覺金烏飛墜,玉兔升空。晚膳畢,各歸營帳不表。

次日,狄元帥仍令四將出關抄探,是日閒暇,把兵書觀看。忽有小軍報:「聖旨到!」元帥吩咐大開中門,恭迎到中堂,排開香案。元帥俯伏階下,欽差開讀:



  
旨到跪下聽宣。詔曰:茲有首相龐卿,陳奏西遼兵犯中原,雖

經狄卿殺退,但這西遼既一小國之君,焉敢興兵犯上!即同叛逆相


  

等,重罪非輕,豈可寬恕!今命狄卿率同眾將統領精兵,前往西遼

征代問罪。若遼王畏罪求降,彼邦有一鎮國之寶,名曰珍珠烈火

旗,要將此旗貢獻,年年進貢,歲歲來朝。如其不順,即行征討平

定,班師回朝,論功重賞以報卿勞。但因三關無主,今差兵部孫秀

來權理。毋違朕意,即日提兵,肅此欽哉。

元帥謝過君恩起來,與楊欽差見禮畢。楊戶部不敢久留,連忙辭別。元帥送出關外,楊欽差回朝復旨不表。

再說關中眾將盡知,各各咬牙切齒,罵道:「龐洪這老狗才哄奏聖上,輕動干戈,差遣元帥及我等,真乃令人可惱!將他一刀兩段方消此恨!」元帥說:「你們不必多言。雖龐洪所奏,然今聖上所差,你等不可獨怪着龐洪。待等孫兵部到來,即要起兵前往了。」范大人說:「元帥,正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真乃奸兵只為奸臣。

那賊心狼,那裡改得這場干戈之患?又是由他來的!」楊青老將軍說:「我想這龐洪忽奏聖上,要差元帥出師,料必有什麼奸計,元帥須要提防他為妙。」元帥說「老將軍,目下兵權多在下官秉持,諒他有計難以施行,何足為俱!老將軍,但請放心!」焦廷貴說:「元帥!小將前日曾講過這西遼興兵前去,殺個爽快才是。元帥說沒有聖旨不能前往。如今奉了聖旨,前去西遼,見一個殺一個,殺得這些番狗乾乾淨淨,方纔曉得焦將軍的本事!」元帥聞言大喝:「好匹夫,何用你多言!還不速退!」焦廷貴說:「元帥不必動怒,小將說差了。」即忙往內去了。是夜,元帥暗說道:「我想那珍珠旗,乃是西遼傳國之寶,如何聖上聽信龐洪之言,要他貢獻起來?倘或西遼吝惜不肯,下官難以復旨,眼見得干戈不息,奏凱難期,如何是好?」此夜元帥悶悶不樂,惆悵一夜,直至大明。

再候三天,孫兵部才到。原來這孫秀是個貪財好酒之徒,一路而來,有地方官迎接他,請他吃酒,禮一概收領。此有纏延,所以楊欽差先到了,數日他方纔得到。狄元帥原與他不相善,此時聞報,只得同楊、范二人與眾將大開關門出迎,同至帥府。

四人分賓主坐下,兩行立着四虎將軍,不免四人客中閒話。一杯香茶飲過,兵部開言說:「元帥既領王命征伐西遼,為何至今尚未起程?」元帥說:「孫大人有所不知,只為此關乃邊疆要地,豈可一天無主!大人一日不到,下官一日不離。大人今既到了,下官明日即便興兵。」孫秀不答,點頭辭過元帥,與范、楊二人進關內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