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花月痕 第 11 頁

正面是荷生,小岑、劍秋陪坐。縉紳們分坐四席,每席兩枝花伺候。小岑、劍秋曉得荷生意思,便喚跟班排兩個座在下橫頭,令丹翬、秋痕坐了。於是四席也照樣起來。 然後大家都換了便衣。 酒行三巡,曼雲等出位,走到正面席前,以次呈上歌扇。秋痕、丹 ...
作者:魏秀仁 / 頁數:(11 / 122)

正面是荷生,小岑、劍秋陪坐。縉紳們分坐四席,每席兩枝花伺候。小岑、劍秋曉得荷生意思,便喚跟班排兩個座在下橫頭,令丹翬、秋痕坐了。於是四席也照樣起來。


然後大家都換了便衣。

酒行三巡,曼雲等出位,走到正面席前,以次呈上歌扇。秋痕、丹翬也站起來。荷生就隨意將各人都點了,只把秋痕的扇子握在手中,且令歸坐。慢慢的讓酒吃菜,聽那曼雲等或二簧,或小調,抑揚亢墜,百轉嬌喉,合著琵琶、洋琴、三弦諸般樂器的繁音促節,已是眉飛色舞,豪情勃發了。

好一會,曼雲等以次唱完。小岑笑道:「如今該是秋痕崑腔一開生面了!」荷生便向秋痕笑道:「你這扇上大半是《燕子箋》、《桃花扇》、《西樓記》、《長生殿》,可見是個名家了。只是你有會得全出的沒有?」秋痕站着答應道:「只有《長生殿·補恨》旦曲是全會的。」荷生喜道:「好極!我就請教這一出。」劍秋笑道:「我雖不懂這些,只全出旦曲,就是難為人的事。」秋痕道:「不妨。」於是大家靜悄悄的。荷生要過鼓板,親自打着;教坊子弟吹着笛,彈着三弦,聽秋痕斂容靜氣的唱道:

「嘆生前,冤和車,才提起,聲先咽。單則為一點情根,種出那歡苗愛葉。他憐我慕,兩下無分別。誓世世生生體拋撇。

不提防慘淒淒月墜花折,悄冥冥雲收雨歇!恨茫茫,只落得死斷生絶!」[普天樂]

荷生見秋痕一開口已經眼眶紅了,到未了「只落得死斷生絶」這一句,竟有忍不住淚的光景,便將青萍才泡上蓮心菜親手捧給秋痕道:「你吃了這鐘茶,下一支我唱吧。」便一面打鼓板,一面唱道:

「聽說舊情那些,似荷絲劈開未絶,生前死後無休歇。萬重深,萬重結。你共他兩邊既恁疼熱,況盟言曾共設!怎生他陡地心如鐵,馬嵬坡便忽將伊負也?」[雁過聲]

小岑、劍秋俱拍案道:「好!」荷生笑道:「我們少唱,板眼生疏得很,不及他們的嫻熟。」秋痕道:「韓師爺板眼自然是講究的,我們班裡總不免有含糊處。」便接着唱道:

「傷嗟,豈是他頓薄劣。想那日遭魔劫,兵刃縱橫,社稷阽危,蒙難君王怎護臣妾?安甘就死,死而無怨,與君何涉!怎忘得定情釵盒那根節。」[傾杯序]

荷生喝聲「好」,便說道:「未免有情,誰能遣此?」


劍秋道:「詞本好的,秋痕又能體會出作者的意思,抑揚頓挫,更令人魂銷。」荷生道:「我要浮一大白了!」於是丹翬執壺,秋痕斟酒,劍秋、小岑、荷生俱幹了一大杯。秋痕歸坐。小岑道:「如今我獻醜吧。」便討一鐘茶,漱了口,唱道:

「你初心誓不賒,舊物懷難撇。是千秋慘痛,此恨獨絶。誰道你不將殞骨留微憾,只思斷頭香再薰。蓬萊宮闕,化愁城萬疊。

怕無端又令從此墮塵劫。」[玉芙蓉]

大家都拍手道:「好呀!」子慎道:「我從來不曉得小岑會崑曲,今日才請教呢。」小岑向秋痕笑道:「貽笑大方!」秋痕便也向着小岑一笑,接着唱道:

「位縱在神仙列,夢不離唐宮闕。千四萬轉情難滅。雙飛若注鴛鴦牒,三生舊好緣重結。又何惜人間再受罰折!」[小桃紅]

秋痕唱了這支,眼眶又紅了。

小岑瞧著,便說道:「等我再效勞吧。」接着唱道:

「那壁廂人間痛絶,這壁廂仙家念熱。兩下里痴情恁奢,痴情恁 奢。我把彼此精誠,上請天闕。補恨填愁,萬古無缺。」

秋痕背過臉,接着唱道:

「還只怕孽障周遮,緣尚塞,會猶賒!」[大催拍]荷生笑向秋痕道:「以下便是尾聲了。」就唱道:

「團圓等候仲秋節,管教你情償意愜。」

當下秋痕向着荷生一笑,也背過臉接着唱道:

「只我這萬種傷心,見他怎地說!」

秋痕唱完,荷生十分歡喜,教丹翬斟上大杯酒,和小岑、劍秋每人喝了三大杯,四席上縉紳也隨意飲了幾杯。丹翬陪了三大杯,秋痕量小,只得將小杯陪飲。荷生道:「先前散步,瞧著堤邊預備有船,我們出些酒,到船上去坐一回,也算不負修楔良辰。」大傢俱欣然願意。

劍秋過:「船上那裡容得這多人呢?」子慎道:「早預備過,船有五六支,分開坐吧。」於是五支船,仍是五席。小岑、劍秋陪着荷生下船。一會,蕩入水心。

遙望着曠遠芋綿,水煙凝碧,那秋華堂、汾神廟,樓閣參差,倒影波中,澄澈空明,真令人胸襟漱滌,不着一塵。那教坊子弟打起《十番》,十妓便齊聲唱起《採蓮歌》來。前後嬌聲婉轉,響遏行雲。當下水陸併進,珍錯羅列。

到了黃昏,方纔將船仍落到彤雲閣。荷生早已醺然。叫索安將一百兩銀錁分賞十妓,另將自己身上帶的一塊翡翠九龍佩,送給秋痕。轉身謝了眾人,先坐轎去了。

各縉紳車隨到,也隨出了。

只有小岑、劍秋、子慎三人車久不到,便和十妓說些閒話。丹翬等見荷生今日如此看重秋痕,也有妒忌的,也有替他歡喜的,那秋痕終是冷冷的。子慎便說道:「秋痕,你也該懂些巴結。譬如今日韓師爺這樣另眼看待你,你就沒有一點格外招呼,你們到底是為著什麼來呢?」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