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花月痕 第 6 頁

忽忽之間,早是十二月了。一日,探馬報稱:「口外回民聚眾數十萬,釃酒歃血,將由關外直撲宣化、錦州等處。」經略急請荷生計議,荷生笑道:「此謡言也。自古出塞必在春夏,目下窮冬,漫山積雪,毋論回民不是鋼筋鐵肋,試想草枯水涸,人馬如何走得去呢?但邊境 ...
作者:魏秀仁 / 頁數:(6 / 122)

忽忽之間,早是十二月了。一日,探馬報稱:「口外回民聚眾數十萬,釃酒歃血,將由關外直撲宣化、錦州等處。」經略急請荷生計議,荷生笑道:「此謡言也。自古出塞必在春夏,目下窮冬,漫山積雪,毋論回民不是鋼筋鐵肋,試想草枯水涸,人馬如何走得去呢?但邊境近稍寧靜,有此謡言,亦不可不早為防備。


以愚見料之,大約回民將誆我張皇北顧,乘虛渡河擄掠,故造此謡言,教我顧彼失此。為今之計,當先委于員前往潼關,探偵動靜,更傳檄雍州節度,早為捕治。蒲關一帶,亦不可不暗暗戒嚴。老經略高見以為何如?」

經略喜道:「先生此論,洞徹匪徒肺腑。」話猶未畢,只見門上傳鼓,遞進蒲關總兵燒角文書一角,經略忙偕荷生一同被覽,道:

鎮守蒲關總兵游長齡,謹稟節帥大人閣下。敬稟者:十二月十七日午刻,據黃河渡口巡檢原士規稟稱,「探得十六日夜三更,潼關城中失火,關門大開,回民萬餘人,鼓噪而人。一城文武,俱被殺害。聲言聚眾三十萬人,將行北渡」。

卑鎮即刻出往河干察看,見賊兵帳房佈滿西岸。現蒲關守兵自裁撤後,只有八百餘名。深恐兵力單薄,不足防禦。

幸各鄉俱有團勇,力扼河岸。惟慮蜂擁而至,眾寡不敵。專此飛稟。

看畢,便向荷生道:「果不出先生所料。但事已至此,如何是好?」

荷生慨然道:「此等烏合之眾,大人當以先聲奪之,便令解散,萬不可片刻遲延。今日已四下多鐘了,大人起馬,萬不及事。乞發令箭,調顏參將、林游擊各帶左右翼兵一千名,連夜出城駐紮,五更兼程趲行,限五日到蒲。大人于明日未刻,統領大兵,出城十里駐紮,二十二日長行。

某願隨鞭鐙,供大人指揮。」經略遲疑道:「救兵如救火,因當以速為妙。但今日即行調兵,恐勢有不及,奈何?」荷生道:「左右翼兵即在本營,軍裝原無不備,着今夜駐紮城外,正為兵丁一切餱糧器械計耳。賊一路必有耳目,若知大兵即到,自然心生畏沮。

據報『聚眾三十萬人』,此自狡賊虛張聲勢,然數萬人是必有的。此數萬人未必皆無父母兄弟妻子田產,大半為賊逼脅出來。某請為密行曉示,令其自相離異。且平日官軍就道,籌值辦裝,日延一日,救兵幾有遲至半個月尚未出城者。


大人朝聞警,暮出兵,鼠輩聞風,定當膽落。看某仗劍為大人殺賊哩。」經略道:「先生計畫周到,即請先生同行,所有機宜,悉憑先生調度。」說畢,便傳中軍捧過令箭,教隨荷生到帳前施令。

果然事權在手,威信及人,二十日一早,顏、林二將早已帶兵向蒲州進行去了。第二日,經略亦偕荷生出城,將一切籌餉事宜,統交節度曹公。荷生又將平日先催那一處,先解那一處,某處用某人,某人熟某事,開明節略,送給曹公。曹公接辦,自不費手,也着實欽服荷生材幹。

這且按下。

且說顏、林二將,曉夜起行,到得中途,忽奉令箭一枝,錦囊一個,內固封密札。二人忙拆開同看,道:

頃探得河南土匪阿大郎等,因潼關失守,勢復蜂起,攻陷陝州。兩將軍所帶左右翼兵,由小路星馳,抄至陝州,一鼓殲除,無留一人。再于硤石關左右樹林中,留兵二百名,不時巡哨,多設族旗,以為疑兵。定於正月十五日二更後至潼關,看城中火起接應,不得有違!

看畢,急照密札催兵前進去了。

看官,你道顏、林二將,是何等樣人?顏參將名超,系武進士出身;林游擊名勇,系營伍出身。顏善使單刀,林善使畫戟,俱有萬夫不當之勇。且兩人各有一樣絶技:顏參將能于百步之外樹林中數過第幾枝第幾葉,射之無有不中;林游擊能發連珠箭,一開弓射倒三人,再無門得過的。只是心氣粗暴,言詞大戇,動輒得罪長官,以致十年還是一個守備、一個千總。

自經略到晉,克複平陽,會剿陳、汝,他二人便超群絶倫,為經略賞識了。不半年間,以軍功擢至參、游,眼見得去總兵不遠哩。看官!汝道人生可不要逢個知己麼?

閒話休講。說他兩人到了河南,果然土匪縱橫,焚村劫舍。顏、林兩將所帶皆百戰之兵,分路剿除,不日即將陝州收復。並按着柬帖,在硤石關一帶設了疑兵,專等十五日到潼關接應。

暫且不表。

且說那賊匪據了潼關,十餘日不能渡河。城中不過數裡地方.能夠搜得出幾多糧草?將向華陰進發,又被西安重兵攔住去路。將往河南擄掠,忽聞經略遣將,將陝州土匪斬殺無遺。並探得一路均有伏兵,幾次出城,俱被官軍擊退。

且烏合之眾,本無紀律,國人與番人,有勇無謀,弄得個個魂驚膽顫,已有散心。

忽一日,潼關城中貼了幾十處大營告示,眾人瞧道:

欽差大臣經略酉南世襲一等威勇侯明示:為愷切曉諭事。爾陝甘回民,自李唐以來,轉徙內地,食毛踐土,千有餘歲。我朝天覆地載,漢民回民,從無歧視。乃者道倭犯顧,天地不容,神人共憤。

目是已窮之技,京無可突之圍。釜底遊魂,苟延旦夕。爾等乃受其指揮,並勾番部,兼脅良民。豈知天上軍來,若風掃葉;漢家兵到,如日沃霜。

本爵欽承威命,統領元戎,招募悉拳勇之材,團練集爪牙之利。燕犀排出,爭粹芙蓉;代馬驅來,久肥首清。四圍炮火,中天掣列缺之鞭;一片刀光,半夜射望請之魄。蝟鋒立折,螳斧徒勞。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