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花月痕 第 7 頁

惟思二百年列聖垂漠,但有如傷之念;十餘萬生靈就溺,誰無慾拯之心。為此,特宣明諭:爾等俱有官骸,亦念驕誅之慘;誰無妻子,意思乎我之冤。兵弄潢池,原屬無知赤子;戈投牧野,即為歸順黔黎。本爵既往不咎,咸與維新。 予以免死之牌,示之投生之路。倘 ...
作者:魏秀仁 / 頁數:(7 / 122)

惟思二百年列聖垂漠,但有如傷之念;十餘萬生靈就溺,誰無慾拯之心。為此,特宣明諭:爾等俱有官骸,亦念驕誅之慘;誰無妻子,意思乎我之冤。兵弄潢池,原屬無知赤子;戈投牧野,即為歸順黔黎。本爵既往不咎,咸與維新。


予以免死之牌,示之投生之路。倘執迷不悟,甘心從逆,則城破之日,必盡殺乃止。其毋侮!某年正月某日給。

於是回民每夜輒有百餘人縋城私詣大營,求給免死牌。旬日之間,來者愈眾,將十萬免死牌給發殆盡。

經略一切事務,俱與荷生計議。且屢奉嚴旨,急命克複潼關,便覺十分愁慮。那荷生每日仍是輕裘綬帶,飲酒賦詩,並傳知蒲關城內居民,照舊安業,開放花燈。到了十五日早晨,荷生在經略帳中,傳出令箭二枝,密札二個,一個與蒲關游總兵,一個與本營李副將。

二人看了密札,各自分頭行事,眾人皆不知是何緣故。到了黃昏時候,城中銀花火樹,一色通明。荷生乘馬,帶了五十名兵,在燈市游了一回,自行出城去了。經略營門,毫不見些動靜。

再說顏、林二將,到了十五日午後,行至漁關二十里外,飽餐戰飯,預備接應。先差探馬探聽,回報:「大營、賊營,隔河相對,未曾打仗。」二人心中疑惑。不一會,日色西沉,月光東上,二人騎馬當先,逶迤望潼關進發。

到了關前,已將近二更時候。只見月明如晝,隔河大營內鼓角無聲,又無船隻渡河,只好將兵在漢岸紮住。又過了一個更次,仍無消息,四隻眼只往城中看著。兵士們也有坐的,也有立的,都磨拳擦掌,等候打仗。

猛然一回頭,見隔河大營中赤的的一枝號火騰起,直上雲霄。二將便知有了消息,便命眾兵一齊上馬。隨後又見起了兩枝號火。話言未了,關內信炮連聲,月明之下,例看不出火光,只見滾滾黑煙,衝天四起,人聲鼎沸。

二將便令軍士順風向賊營放起火來。麾兵上前,正要衝殺,隔河大營也就大開營門,萬炬齊出,都在東岸上列成隊伍,卻不渡河。那時城外賊營,正在睡夢之中驚醒,倉卒接戰。怎當二將的兵驍將勇,霎時已經死了一半,一半拋戈棄甲,沿河逃生。


正在追殺之際,城內關門大開,先擁出三五百人,皆是黃布包頭,大聲招呼官兵:「進城殺賊!」四望城上垛口,人俱站滿,敵樓上懸出一盞大紅燈,上寫着斗大的一個「順」字。二人看了大喜,且不去追趕餘賊,帶領眾兵殺進城來。

是夜,賊眾團探得蒲關內大放花燈,所以毫無防備。半夜忽然聽得四處火起,人聲大呼道:「我等皆明大人官軍,投降者免死!」所有賊首沙龍巴戟,帶著一干心腹,一時措手不及,四散跑出,自相踐踏,死者不計其數。正要出城,迎頭遇著顏、林二將,一陣好殺。只見屍橫遍巷,血流成渠。

便折轉頭來,想出東門逃命。二將隨後正趕,忽見賊匪紛紛倒地,四路炮響槍鳴,迎面在刀光中閃出一將,手舞大刀,正在那裡殺賊,猶如砍瓜切菜。原來是蒲關游總兵。見了二人,十分大喜,便道:「明爺有令傳與二位,見頭包黃布者免死!」於是合兵一處,搜殺城中番、回及各部,救滅煙火,安撫良民。

此時已是四更,城內城外這一陣殺死的出,約有萬人,投降者亦有萬眾。只有賊首數人,尚帶著一夥悍賊,拚命殺出城外。又合城外的餘賊番人、回人,一共尚有數千,便想渡河往西搶掠。忽見隔河岸上一片火光,綿亙不絶,遂教番兵引路,打草地內順着河往西行走。

卻喜回頭一看,並無追兵,遂放心大膽而進。意欲待天明之後,尋着村莊,擄些飲食。又走了一個更次,已是五更過了。約莫也走了二三十里,月色漸漸西沉,拂拂曉風,吹得那河岸上敗葦叢蘆沙沙亂響。

遠遠望見河旁,似有幾輛大車停住。往前再走,荒草愈多。正在尋覓路徑,忽聽一聲炮響,三面火光驟發,前後俱被大車滿載柴草,灌上了油,把路都塞斷。一陣風過,遍地的枯草烘烘燒着,草內先埋下無數的鐵炮,引着藥綫,直裂橫飛。

只燒得這一夥數千賊匪,上天無路,人地無門,只往河中亂跳,溺死的也不計其數。其餘均焦頭爛額,血染黃沙了!看官,你道這場火是那裡來的?就是荷生早晨派的李副將在此埋伏,算定賊軍必由此路,故此燒他一個盡絶。

荷生帶了數十名心腹健卒,正在高阜瞭望,見大功已成,十分歡喜。時東方已白,隨即與李副將會在一處,向潼關來。方到關下,早望見經略大蠢,正在渡河,顏、林、游、李四將,皆列隊相迎。經略一到西岸,見了荷生並四將,便笑吟吟的向荷生拱手道:「深勞先生妙算,並諸將勤勞,一戰功成,可喜可賀!」送與荷生並馬人城,出榜安民。

將生擒賊首,一齊梟斬示眾。委員訊問未出城回民:有眷屬者,悉令回籍;其單身者,交地方官安插。時雍州節度駐紮同州,約期相見,高宴三日。硤石關伏兵二百名,亦已調回,大兵便凱歌渡河,口太原去了。

凡秦晉官民,無不仰慕荷生丰采,每出,至道途擁擠不開。看官,汝道熱閙不熱閙呢!正是:

苟有用我,帷幄運籌。

輕裘緩帶,名士風流。

自是道倭聞風,再不敢窺伺山右了。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五回  華嚴庵老衲解神簽 草涼驛歸程驚客夢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