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花月痕 第 2 頁


按讚收藏   

今日天氣晴明,諸君閒暇無事,何不往柳巷口一味涼茶肆,聽小子講《花月痕》去也。 其緣起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花神廟孤墳同灑淚 蘆溝橋分道各揚鑣 京師繁華靡麗,甲于天下。獨城之東南有一錦秋墩,上有亭,名 ...
作者:魏秀仁 / 頁數:(2 / 122)

今日天氣晴明,諸君閒暇無事,何不往柳巷口一味涼茶肆,聽小子講《花月痕》去也。


其緣起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花神廟孤墳同灑淚 蘆溝橋分道各揚鑣

京師繁華靡麗,甲于天下。獨城之東南有一錦秋墩,上有亭,名陶然亭,百年前水部郎江藻所建。四圍遠眺,數十里城池村落,盡在目前,別有瀟灑出塵之致。亭左近花神廟,綿竹為牆,亦有小亭。

亭外孤墳三尺,春時葬花于此,或傳某校書埋玉之所。那年春闈榜後,朝議舉行鴻詞科,因此各道公車,遲留觀望,不盡出都。

此書上回所表韋痴珠,系東越人,自十九歲領鄉薦後,遊歷大江南北,酉登太華,東上泰山。祖士稚氣概激昂,桓子野性情淒惻,痴珠兼而有之。文章憎命,對策既擯于主司,上書復傷乎執政。此番召試詞科,因偕窗友萬庶常;同寓圓通觀中,託詞病暑,禮俗土概屏不見。

左圖右史,朝夕自娛。

光陰易度,忽忽秋深,鄉思覊愁,百無聊賴。忽想起陶然亭地高境曠,可以排拓胸襟,也不招庶常同往,只帶隨身小童,名喚禿頭,僱車出城,一徑往錦秋墩來。遙望殘柳垂絲,寒蘆飄絮,一路倒也夷然。不一會,到了墩前,見有五六輛高鞍車,歇在廟門左右。

禿頭已經下車,取過腳踏,痴珠便慢慢下車來,步行上墩。

剛到花神廟門口,迎面走出一群人,當頭一個美少年,服飾甚都,面若冠玉,唇若涂朱,目光眉彩,奕奕動人。看他年紀,不過二十餘歲。隨後兩人,都有三十許,也自舉止嫻雅。前後四個相公跟着,說說笑笑。

又有一個小僮,捧着拜匣。痴珠偕禿頭閃過一邊,舉目瞧那少年,那位少年也將痴珠望了一望,向前去了。

痴珠直等那一群人都出了門,然後緩步進得門來。白雲鎖徑,黃葉堆階,便由曲欄走上。見殿壁左廂,墨沈淋漓,一筆蘇字草書,寫了一首七律。便念道:


“雲陰瑟瑟傍高城,閒叩禪扉信步行。

水近萬蘆吹絮亂,天空一雁比人輕。

疏鐘響似驚霜早,晚市塵多匝地生。

寂寞獨憐荒塚在,埋香埋玉總多情!”

痴珠看了一遍,訝道:「這首詩高華清爽,必是起先出門那位少年題的。」再看落款,是「富川荷生」,也不知其姓名。正自獃想,只見一個沙彌從殿後走出來。

痴珠因向前相見,隨問他:「可認得題詩這人?」沙彌道:「這位老爺姓韓,時常來咱們這裡逛,陶然亭上也有他題的詩,卻不知道官名住宅。」痴珠道:「這首詩好得很,是個才子之筆。你對汝師父講,千萬護惜着,別塗抹了。」沙彌答應了,便隨痴珠邐迤上陶然亭來。

滿壁琳瑯,痴珠因欲讀荷生的詩,且先看款。忽見左壁七律一首,款書「春日捆芝香、綺雲、竹仙、稚霞諸郎,修楔于此。」後面書「荷生醉筆」四字,不禁大笑,便朗吟道:

“舊時煙草舊時樓,又向江亭快楔游。

塵海琴樽銷塊壘,春城寫燕許勾留。

桃花如雪牽歸馬,湘水連天泛白鷗。

獨上錦秋墩上望,蕭蕭暮雨不勝愁!”

痴珠想道:「此人清狂拔俗,瀟灑不覊,亦可概見。惜相逢不相識,負此一段文字緣了!」沉吟良久,向沙彌要了筆硯,填《台城路》詞一闋云:

蕭蕭落葉西風起,幾片斷雲殘柳。草沒橫塘,苔封古剎,才記舊遊攜手。不堪迴首。想倚馬催詩,聽鶯載酒。

轉眼淒涼,虛堂獨步遲徊久!何人高吟詞畔,弔新碑如玉,孤墳如鬥?三尺桐棺,一杯麥飯,料得芳心不朽。離懷各有。盡淚墮春前,魂銷秋後。感慨悲歌,問花神知否?

自吟一遍,覆書款云:「東越痴珠,秋日遊錦秋墩,讀富川荷生陶然亭花神廟詩,棖觸閒情,倚聲和之。」寫完,便擲筆笑向沙彌道:「韓老爺再來,汝當以我此詞質之,休要忘了。」沙彌亦含笑答應,遞上茶來。

痴珠兀自踱來踱去,瞧東瞧西。禿頭道:「老爺,你看天要下雨,我們回去,路遠着哩。」痴珠仰首一看,東北上黑雲佈滿,遂無心久留,急忙下墩,上車而去。這且按下。

卻說荷生,這日自錦秋墩進城,已有三下多鐘。一路蕭蕭疏疏,落起細雨來。同行一為謝小林侍禦,一為鄭仲池太史,侍禦因招荷生攜四旦小飲顧曲山房。正上燈賭酒,只見青萍回道:「老蒼頭來接老爺回去,說『明經略軍營招開,送來經略書信,並聘金三百兩,現在寓處,候老爺呈繳,且有話面回。』」荷生遲疑道:「明節相去歲掛印時,原欲邀我人幕,我彼時因春闈在邇,婉辭謝去。今有書來,想必還為這事,但教我怎樣處呢?」侍禦道:「現在詞科既阻于時艱,歸路又梗于烽火,何不乘此機會出都,未為不可。」一面催跟班上菜。荷生立起身道:「菜已有了。

二君偕諸郎多飲數杯,小弟且告辭回去一看。」侍禦也不強留,吩咐提燈,送出大門,看過上車;方纔進去。

看官聽著:這明經略名祿,本是國家勛戚,累世簪纓,年方四十五歲。弓馬嫻熟,韜略精通,而且下士禮賢,毫無驕奢氣習。五年前與韓荷生的老師、三邊總制汪鴻猷先生一同出使西域。江總制屢屢言及,生平得意門生惟有荷生一人,文章詞賦,雖不過人,而氣宇宏深,才識高遠.曾在秦王幕府佐治軍書,意欲招之幕中,又恐其不受覊束。

彼時明經略已存在心中。後來倭寇勾結西域回部作亂,四方刀兵蠢動,民不聊生,江公奉命防海。明公奉命經略西陲。臨別時,經略向汪公求薦人才,江公又把荷生說起,經略立時欲聘同行。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