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花月痕 第 1 頁


按讚收藏   

花月痕 作者:清.魏秀仁 第一回  蚍蜉撼樹學究高談 花月留痕稗官獻技 情之所鍾,端在我輩。君臣、父子、兄弟、夫婦、朋友,性也;情字不足以盡之。然自古忠孝節義,有漠然寡情之人乎?自習俗澆薄,用情不能專一,君臣 ...
作者:魏秀仁 / 頁數:(1 / 122)

花月痕


作者:清.魏秀仁

第一回  蚍蜉撼樹學究高談 花月留痕稗官獻技

情之所鍾,端在我輩。君臣、父子、兄弟、夫婦、朋友,性也;情字不足以盡之。然自古忠孝節義,有漠然寡情之人乎?自習俗澆薄,用情不能專一,君臣、父子、兄弟、夫婦、朋友之間,且相率而為偽,何況其他!乾坤清氣間留一二情種,上既不能策名于朝,下又不獲食力於家,徒抱一往情深之致,奔走天涯。所聞之事,皆非其心所願聞,而又不能不聞;所見之人,皆非其心所願見,而又不能不見,惡乎用其情!

請問看官:渠是情種,砉然墜地時便帶有此一點情根,如今要向何處發泄呢?吟風嘯月,好景難常;玩水遊山,勞人易倦。萬不得已而寄其情於名花,萬不得已而寄其情於時鳥。窗明幾淨,得一適情之物而情注之;酒闌燈灺,見一多情之人而情更注之。這段話從那裡說起?

因為敝鄉有一學究先生,姓虞,號耕心,聽小子這般說,便拂然道:「人生有情,當用於正。陶靖節《閒情》一賦,尚貽物議,若舞社歌扇,轉瞬皆非,紅粉青樓,當場即幻,還講什麼情呢!我們原不必做理學,但生今之世,做今之人,讀書是為著科名,謀生是為著妻子。你看那一班潦倒名士,有些子聰明,偏做出怪怪奇奇的事,動人耳根;又做出落落拓拓的樣,搭他架子。更有那放蕩不覊,傲睨一切,偏低首下心作兒女子態,留戀勾欄中人,——你想,他們有幾個梁夫人能識蘄王?有幾個關盼盼能殉尚書?大約此等行樂去處,只好逢場作戲,如浮雲在空,今日到這裡,明日到那裡,說說笑笑,都無妨礙,只不要拖泥帶水,糾纏不清才好呢。

你說什麼情種,又是什麼情根,我便情田也要踏破,何從留點根,留點種呢!」小子笑道:「先生自知甚明,教人也還踏實,只是將『情』字徑行抹煞!試想:枯木逢春,萌芽便發;生公說法,頑石點頭。無論是何等樣人,比木石自然不同,如何把人當個登場傀儡?古人力辨『情』、『淫』二字,如徑渭分明,先生將情田踏破,情種情根一齊除個乾淨,先生要行什麼樂呢?小子不敢說,求先生指教罷!」


學究勃然怒道:「你講什麼話!先王『人情以為田』,這『情』字你竟認作男女私情看麼?」小子「嗤」的一笑,道:「先生,你怎的不記得上文有『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一句呢!大抵人之良心,其發見最真者,莫如男女分上。故《大學》言誠意,必例之於『好好色』;《孟子》言舜之孝,必驗之於『慕少艾』。小子南邊人,南邊有個樂部,生用真男,旦用真女,燃椽燭,鋪紅氍毹,演唱《醒妓》、《偷詩》等劇,神情意態,比尋常空中摹擬,強有十倍。今人一生,將真面目藏過,拿一副面具套上,外則當場酬酢,內則邇室周旋,即使分若君臣,恩若父子,親若兄弟,愛若夫婦,誼若朋友,亦只是此一副面具,再無第二副更換。

人心如此,世道如此,可懼可憂!讀書人做秀才時,三分中卻有一分真面目,自登甲科,人仕版,蛇神牛鬼,麇至沓來。」

看官聽著:小子說過「今人只是一副面具」,如何又說出許多面目來?須知喜怒威福,十萬副面具只是一副銅面具也。然則生今之世,做今之人,真面目如何行得去呢!你看真面目者,其身歷坎坷,不一而足。即如先生所說那一班放蕩不覊之士,渠起先何曾不自檢束,讀書想為傳人,做官想為名宦?奈心方不圓,腸直不曲,眼高不低,坐此文章不中有司繩尺,言語直觸當事逆鱗。又耕無百畝之田,隱元一椽之宅,俯仰求人,浮沈終老,橫遭白眼,坐團青氈。

不想尋常歌伎中,轉有窺其風格傾慕之者,憐其淪落繫戀之者,一夕之盟,終身不改。幸而為比翼之鶼,詔于朝,榮于室,盤根錯節,膾炙人口;不幸而為分飛之燕,受讒謗,遭挫折,生離死別,咫尺天涯,賫恨千秋,黃泉相見。三生冤債,雖授首于槀街;一段痴情,早銷魂于蓬顆。金焦山下,空傳蓬鶴之銘;鸚鵡洲邊,誰訪玉箭之墓!見者酸鼻,聞者拊心,愚俗無知,轉成笑柄。

先生,你道小子此一派鬼話,是憑空杜撰的麼!

小子尋親不遇,流落臨汾縣姑射山中,以樵蘇種菜為業,五年前,春凍初融,小子鋤地,忽地陷一穴,穴中有一鐵匣,內藏書數本。其書名《花月痕》,不著作者姓氏,亦不詳年代。小子披覽一過,將俟此中人傳之。其年夏五,旱魃為虐,赤地千里,小子奉母避災太原,苦無生計,忽悟天授此書,接濟小子衣食。

因手抄一遍,日攜往茶坊,敲起鼓板,賺錢百文,負米以歸,供老母一飽。

書中之是非真假,小子亦不知道。但每日間聽小子說書的人,也有笑的,也有哭的,也有嘆息的,都說道:「書中韋痴珠、劉秋痕,有真性情;韓荷生、杜采秋、李謖如、李夫人,有真意氣。即劣如禿僮,傻如跛婢,戇如屠戶,懶如酒徒,淫如碧桃,狠如肇受,亦各有真面目,躍躍紙上。」可見人心不死,臧獲亦剝果之可珍;直道在民,屠沽本英雄之小隱。

至如老魅焚身,鷄棲同燼;麼魔蕩影,兔脫遭擒;鼯鼠善緣,終有技窮之日;猢猻作劇,徒增形穢之羞,又可見天道循環,無往不復。冤有頭,債有主,願大眾莫結惡緣;生之日,死之年,即顧影亦慚清夜。

小子嘗題其卷首云:

有是必有非,是真還是假。

誰知一片心質之開卷者!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