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白夜    P 6

作者:杜思妥也夫斯基
頁數:6 / 144
類別:文學

 

「對,如果我的手在抖動,那是因為它從來沒有握過像您這樣漂亮的小手。我對女人非常生疏,也就是說,我從來沒有貼近過女人。您知道,我還是孤伶伶的單身……我甚至不知道如何同女人說話。比如此刻我就不知道是否對您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蠢話?請您坦率地告訴我,您提醒我,我是決不會見怪的……」
「不,一點也沒有,恰恰相反,您說得很得體。既然您要求我坦率,那我就坦率地告訴您,女人喜歡您這樣的羞澀。如果您想進一步瞭解,我得說我也喜歡這樣。所以在到家以前,我決不會讓您離開我。」

「您這樣對待我,我就立刻不再感到羞怯了,而且我準備好的一套手段也就用不着了!……」
「手段?什麼手段?幹嗎要用手段?這倒確實不好!」
「對不起,我再也不敢了。我是說走了嘴,脫口而出的。不過,您怎麼能夠設想,我此時此刻腦子裡完全不生想法呢!」
「您是想讓人喜歡您,對嗎?」
「是的!看在上帝的面上,麻煩您判斷一下,我到底是一個什麼人?您知道嗎,我已年過二十六歲,但是還沒有見過任何人。唉,我怎麼能夠說得恰當、機靈和得體呢?不過,把一切的一切都直率地說出來,也許對您更為合適……我心裡有話要說的時候,我是不會沉默的。唉!反正都一樣,……信不信由您,我可從來沒有結交過一個女人,從來沒有,從來沒有啊!也沒有任何相識!我只是天天在幻想,幻想有朝一日我會碰上一個什麼女人。哎,要是您知道,我以這種方式戀愛過多少次那就好了……」
「什麼方式?愛上了誰呢?」

「什麼人也沒愛上,我愛上的只是一位理想的女性,是夢中見到的那位姑娘!我在幻想中創造了許多浪漫故事。啊!您不瞭解我!的確,我不是沒有遇到過兩三個女人,但那是什麼樣的女人呢?全都是一些不三不四的女房東……我大概要讓您見笑了。我坦白地告訴您吧。我好幾次想同大街上遇到的貴族女郎,進行無拘無束的談話,當然,是在她孤身一人的時候。當然說的時候,態度是怯生生的,謙恭的,充滿激清的。我告訴她,我孤獨得要死,希望她不要把我趕走,告訴她我沒有結識任何女人的手段,讓她明白,不理睬像我這樣一個不幸的人的怯生生的乞求,即便從女人的責任角度,也是說不過去的。最後我告訴她,我的全部要求僅僅是請求她對我說一兩句親切的、同情的話,不要一下子就趕我走,相信我說的話,傾聽我的訴說,如果需要也可以對我嘲笑,總之是,給我以希望,對我說一兩句話,僅僅一兩句就足夠了,然後我們就分手,永遠不再相見也好……您在笑啦……其實,我說的目的就是為了讓您發笑……」
「您別見怪,我是在笑您自己給自己過不去。只要您試着去做,您肯定會獲得成功,即便您到大街上去試也行,越簡單越好……任何一個善良的女子,除非她是傻瓜或者她此刻正在為什麼事大發脾氣,否則她是不會不說一兩句您那麼羞答答地要求的話,就斷然將您趕走的……您看,我怎麼啦?當然,她可能把您當成瘋子。我這只是說說自己的看法。關於世人怎麼生活,我知道的可不少啊!」
「啊,太感謝您了!」我叫了起來,「您不知道,您現在為我做了一件多大的好事!」
「好,好!請您告訴我,為什麼您認為我就是那樣的女人,可以和她……嗯,就是您認為值得關心並與之建立友誼……總之,不是您稱之為女房東那樣的女人。您為什麼要走到我的身邊來?」
「為什麼?為什麼?因為您是孤身一人,而那位先生又是那麼放肆,加上現在又是夜間。我覺得這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這一點,您大概也會同意吧!」
「不,不,我不是指剛纔,而是更早一點,在道路那邊的時候。您當時不是想走到我身邊嗎?」
「在道路的那一邊嗎?我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好。我是害怕……您知道嗎?我今天非常非常幸福,我邊走邊唱,我甚至走到了城郊,我還從來沒有經歷過這麼幸福的時刻。也許,我覺得……您……,請您原諒,如果我說,我當時覺得您在哭……而我是聽不得哭聲的……我的心緊縮起來了……我的天哪!難道我不能為您傷心、難過嗎?難道對您表示由衷的同情就是罪過嗎?……請原諒,我說的是同情……總而言之,難道我身不由己地走到您的身旁,就是對您的冒犯嗎?」
「算了,夠啦,您別再說下去啦!……」姑娘低下頭來,握著我的手說,「是我不對,我不該提起這事。不過,我感到高興的是我沒有把您看錯……您看,我就到家了,只要由這裡往衚衕裡一拐。再走兩步就行了……再見吧,我非常感謝您……」
「莫非,莫非我們從此就永遠不再見面嗎?……難道就這麼分手永別?」
「看您說到哪裡去了?!」姑娘笑着說道,「您起初只想講兩三句話,可現在……不過,話又說回來,我並沒有說您什麼呀……或許,我們還會見面的……」
「我明天一定到這裡來,」我說道,「哦,對不起,我已經是在提要求了……」
「對,您是性急了點,您確實几乎是在提要求……」
「等等,您聽我說吧!」我打斷了她的話,「如果我以後對您說什麼不中聽的話,一定請您原諒……不過,事情是這樣的:明天我不能不到這裡來。我是一個靠夢想過日子的幻想家。我的實際生活很少很少,像現在這樣的時刻,我認為是罕見的,因此我不能不讓這些時刻在我的幻夢中重現。我會整夜、整個星期都想您,成年成月地想您。明天我一定到這裡來,就是這個地方,這個時刻來到,而且一想起今天的情景,我會感到無比的幸福。這個地方對我來說,實在太可愛了。在彼得堡,我有兩三個這樣可愛的地方。有一次我甚至因為回憶而流出過眼淚,像您一樣。也許我就是據此而判定您在十分鐘以前,也是因為回憶往事而哭泣的……對不起,我又忘乎所以了。也許,您過去在這裡曾經感到過特別幸福?……」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