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白夜    P 5

作者:杜思妥也夫斯基
頁數:5 / 144
類別:文學

 

我走了很久很久的時間,走了很遠很遠的路程,像往常一樣,完全忘記了我到底走在什麼地方,忽然發現我來到了城門口的哨卡旁。這時候,我高興得不得了,於是我跨過攔路的橫木桿,朝下過種的田野和草地中間走去,忘記了疲勞,只是全身感覺到,一個沉重的包袱從我的心頭消失了。所有過往的乘客都很有禮貌地望着我,差點向我點頭致意。不知道為什麼,所有的人都很高興,無一例外地都在吸煙。所以我也高興起來,這在以前,是從來也沒有發生過的。我好像突然來到了意大利,大自然的美景,使我這個似病非病、悶在城裡差點喘不過氣來的小市民,驚嘆不已。
我們彼得堡的自然景色,也有它的無比動人之處,一旦春天降臨,它就煥發出它的勃勃生機,表現出上天賦予它的全部威力。花木吐出嫩綠的細葉,披上漂漂亮亮的新裝,開出五顏六色、萬紫千紅的花朵。……它使您情不自禁地想起那位病態的、消瘦的姑娘,望着她你一會兒懷着惋惜,一會兒又充滿某種同情的愛,一會兒卻又對她視而不見,十分冷漠。可忽然間她出乎意外地變得難以言喻地美麗、動人,而你則在震驚之餘,情不自禁地問自己,是一股什麼力量在促使這雙憂鬱、沉思的眼睛放射出動人的火光?又是什麼東西在促使這個蒼白、消瘦的面頰現出血紅的顏色?為什麼她那嬌嫩的面龐煥發着激情?為什麼她那豐滿的胸脯高高地隆起?到底是什麼東西在這可憐的少女面龐上喚起了力量、生命和美麗,使她露出笑容,發出清脆悅耳、熱情奔放的笑聲?於是您環顧左右,想要尋找什麼人,最後你終於找到了原因……然而,這短暫的瞬間很快就過去了,也許明天您遇到的又是那個若有所思、卻又漫不經心的目光,還是以前那樣的蒼白麵孔,還是往常那樣的舉止恭順和羞怯,甚至還有懊悔,甚至是對過去短暫歡快而感到非常難過和悔恨的痕跡……於是您感到惋惜,惋惜這瞬間的美麗竟是如此迅速地消失,一去而不復返,它在您面前那麼誘人地閃光,卻又那麼無情地轉瞬即逝,無影無蹤。令人感到遺憾的是連愛它的時間也沒有……

不過,我度過的夜晚還是勝過白天!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
我很晚才回到城裡,走近住所時,時間已是十點過了。我是沿著運河的堤岸走去的,這時連一個人影也見不到了。是的,我住的地方離市中心很遠。我邊走邊唱,在我感到很幸福的時候,總要低聲哼上幾句,任何一個既無親朋,又無故舊,在高興的時刻,無人與之分享快樂的幸福人,都是如此。
突然,我遇上了一個最最出人意外的驚險事件。
道路的一邊,站着一位女子,她側身倚着運河的欄杆,手臂靠在柵欄上,顯然是在聚精會神地望着混濁的河水。她頭戴一頂十分可愛的黃色小帽,身披一件精美的黑色大披肩。
「這是一位姑娘,而且肯定是一位黑髮女郎。」我心裡這麼想著。
她好像沒有聽到我的腳步聲,在我屏聲靜息、懷着怦怦地激烈跳動的心,從他身邊走過時,她甚至一動也未動。

「真奇怪!」我想道,「她一定是在想什麼事想得出神了!」
突然,我停下腳步,獃若木鷄似地站着。原來我聽見了低聲的抽泣聲。對!我沒聽錯,那姑娘是在哭泣。一分鐘過後,又傳來一陣接一陣的嗚咽。我的天哪!我的心緊縮起來了。儘管我對女人一向十分羞澀,但眼下這是什麼時刻啊!
……
我返身朝她走去,假如「小姐」這個稱呼不是在描寫上流社會的小說中,出現過千萬次的話,我一定也會脫口而出,說上一聲的。正是因為我知道這一點,所以我才強忍着,沒有叫出聲來。正在我搜索枯腸,尋找合適的字眼時,姑娘清醒過來了。她回頭一望,好像猛然想起了什麼,垂下腦袋,從我身旁匆匆地走了過去,走上沿河大道。我馬上跟着她走去,但她察覺出來了,於是離開沿河大道,穿過街心,沿著人行道走去。我不敢下決心穿過街心,我的心在怦怦地跳,活像一隻被捉住的小鳥。但是,突如其來的一件事,卻幫了我的大忙。
在人行道的那一邊,離我素昧平生的姑娘不遠處,突然出現一位身着燕尾服的先生。此人上了一把年紀,但步伐卻不能說很穩健。他一搖一晃地走着,小心翼翼地扶着牆壁。姑娘卻像離弦的箭,走得匆匆忙忙,非常膽怯,就像所有不願別人夜間送她回家的姑娘一樣。如果我的命運之神不啟示他尋開心的話,那位搖搖晃晃的先生當然趕她不上的。突然間,我的那位先生沒對任何人說一聲,拔腿就跑,腳不點地地向前飛奔,去追趕我的那位陌生的姑娘。眼看就要追上了,姑娘大叫一聲……感謝上帝,幸好命運之神給予我的那根多節的漂亮手杖,恰恰握在我的手中。我馬上就到人行道的那一邊,眨眼之間,那位不請自來的先生明白了自己的處境,意識到了不可抗拒的道理,終於默默地停下了腳步,直到我們走過去很遠的時候,他才用相當有力的詞語對我發出抗議,但是他的話,我們已經聽得不甚清楚了。
「快把您的手伸給我,」我對陌生的姑娘說道,「這樣他就不敢再來糾纏您了!」
她默默地把手伸給了我,但那只小手卻由於激動和驚恐還在不停地抖動。啊,不請自來的先生,此時此刻我對您有多感激啊!我偷偷地瞧了姑娘一眼,發現她真的非常迷人,而且真是一位黑髮姑娘,我的猜想完全正確。她黝黑的睫毛上還掛着淚花,我不知道,那是因為她剛纔受到的驚嚇,還是因為以前受到的痛苦。不過,她的嘴唇上已經露出了笑容。她也偷偷地看了我一眼,然後臉一紅,就把腦袋垂下去了。
「您看,您當時為什麼要把我趕開呢?要是我在那裡,什麼事也不會發生的。……」
「但是,我並不瞭解您呀,我還以為,您也是……」
「難道現在您就瞭解我了嗎?」
「有了一點點瞭解了,比方說,您為什麼要瑟瑟抖動呢?」
「噢,您一下子就猜出來了!」我歡喜若狂地回答,因為我發現我的這位姑娘的確很聰明。聰明和美麗往往並不矛盾,一個人既聰明又漂亮,總是好事。「是的,您一眼就看出來了。我確實對女人很羞怯,我不否認我很激動,而且不亞於您剛纔受到那位先生驚嚇時的激動。這好像是作了一場夢,而我即使在夢中也想不到有朝一日會遇上一個女性。」
「怎麼?真是這樣嗎?」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