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安娜·卡列尼娜 下    P 190

作者:托爾斯泰
頁數:190 / 244
類別:世界名著

 

 聽到醫生還沒有起床,列文想起了各種各樣的辦法,最後決定這麼辦:庫茲馬拿着字條去請另外一個醫生,他親自到藥房去買鴉片;如果他回來的時候醫生還沒有起床,那麼他就賄賂僕人,如果行不通的話,他就使用武力,無論如何也要把醫生喚醒。
在藥房裡有一個瘦骨嶙峋的藥劑師,帶著同那位僕人擦燈罩的時候一模一樣的漠不關心的神情,正給一個站在那裡等待的馬車伕包藥粉,不肯賣給列文鴉片。極力不要性急,也不要發脾氣,列文說出醫生和接生婆的名字,說明為什麼需要鴉片,極力說服藥劑師賣給他一些。藥劑師用德語問了問可不可以出賣,獲得了屏風後面什麼人的許可,就拿出一隻玻璃瓶和一隻漏斗,慢條斯理地由大玻璃瓶裡往小玻璃瓶裡倒,貼上商標,儘管列文懇求他不要如此,還是封上了瓶口,而且几乎還要包紮起來。列文忍受不住了;他果斷地從那人手裡一把將瓶子奪過來,就從玻璃大門中衝出去了。醫生還沒有起來,而那位僕人,現在正忙着鋪地毯,不肯去喚醒他。列文從從容容地取出一張十盧布的鈔票,慢吞吞地,但是卻不浪費時間,一邊把鈔票遞過去,一邊解釋說彼得·德米特裡奇醫生(以前在列文眼中看來那麼微不足道的彼得·德米特裡奇,現在在他看來有多麼偉大和了不起啊!)答應過隨時出診,他一定不會生氣的,因此一定要立刻把他喚醒。

那僕人滿口答應了,走上樓去,請列文到候診室去。
列文可以聽到門那邊醫生的咳嗽聲、走動聲、漱洗聲和談話聲。三分鐘過去了;而在列文看來好像過了一個多鐘頭了。他再也等待不下去了。
「彼得·德米特裡奇!彼得·德米特裡奇!」他在敞開的門口用哀求的聲調呼喊。“看在上帝的面上,原諒我吧!……
您就這樣接見我吧!已經過了兩個鐘頭了……”
「馬上就來!馬上就來!」一個聲音回答說,列文聽出醫生在一邊說一邊微笑,大為詫異了。
「再待一會!」
「馬上就來!」
又過了兩分鐘,醫生還在穿皮靴;又過了兩分鐘,醫生還在穿衣服和梳頭髮。
「彼得·德米特裡奇!」列文又用哀求的聲調說,但是正在這時醫生出來了,已經穿好衣服和梳好頭髮。「這些人真沒有良心,」列文暗自想道。「我們都快死了,而他還在梳頭髮。」
「早安!」醫生說,伸出手來,好像在用他的泰然自若的神情取笑他一樣。「不要慌!怎麼樣?」

極力儘可能地說得分毫不差,列文開始敘述他妻子的情況的一切不必要的細節,說著說著就不斷住了嘴,懇求醫生立刻跟他去。
“不要這麼慌。要知道,您沒有經驗。我確信用不着我的,不過我答應過您,如果您願意的話,我就去。但是不要着急。
請坐;您不喝杯咖啡嗎?”
列文看他一眼,似乎在詢問他是否在嘲笑他一樣。但是醫生並沒有取笑他的意思。
「我知道,我知道,」醫生微笑着說。「我自己也是成了家的人。我們這些做丈夫的在這種關頭是最可憐的人了。我有個病人,她丈夫一到這種場合總跑到馬棚裡去。」
「不過您認為怎麼樣,彼得·德米特裡奇?您認為一切都會很順利嗎?」
「從一切癥狀看來情況很好哩。」
「那麼您馬上就來嗎?」列文說,怒沖沖地望着端咖啡進來的僕人。
「再過一個鐘頭吧。」
「不,請您發發慈悲吧!」
「哦,那麼讓我喝完咖啡吧。」
醫生開始喝咖啡。兩個人都默不作聲。
「土耳其人被打得落花流水!您讀過昨天的電訊嗎?」醫生說,咀嚼着麵包。
「不,我受不了啦!」列文說,跳起來。「那麼您再過一刻鐘就來?」
「再過半點鐘。」
「實話嗎?」
列文回到家裡,恰恰和公爵夫人同時到達,他們一齊走到寢室門口。公爵夫人眼淚盈眶,兩手直顫抖。她一見列文,就擁抱住他,哭出聲來。
「怎麼樣,我親愛的麗莎韋塔·彼得羅夫娜?」她追問,一把抓住帶著喜氣洋洋而又焦慮不安的神情走過來的接生婆的手。
「情況很好,」她說。「您去勸她躺下來。那樣她就會舒服一些了。」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