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太平廣記 四    P 231

作者:李昉
頁數:231 / 396
類別:中國古代史

 

唐朝有個宰相張浚,常與朝官們到萬壽寺去一邊觀賞牡丹一邊飲酒作樂。有一次,忽然下起雨來,直到天黑雨也未停,眾公卿雖已酒酣但尚未盡興。陪他們來的表演歌舞的人都是專為皇帝表演的禦前供奉第一部的人,依仗皇上的寵愛而狂妄,無所畏懼。其中一個叫張隱的忽然跳出來,大聲地念了一首歌詞:「位乖燮理致傷殘,四面牆匡不忍看。正是花時堪下淚,相公何必更追歡。」說完竟揚長而去。所有宴席上的人都愕然,相互斜視而失色,很快便散去。張濬也只是慚愧懷恨罷了。


封舜卿


朱梁封舜卿文詞特異,才地兼優,恃其聰俊。率多輕薄。梁祖使聘于蜀,時岐、梁眥睚,關路不通,遂溯漢江而上,路出全(明抄本全作金,下同。)州,土人全宗朝(明抄本朝作朗,下同。)為帥。封至州,宗朝致筵于公署。封素輕其山州,多有傲睨,全之人莫敢不奉之。及執斝索令,曰:「《麥秀兩歧》。」伶人愕然相顧:「未嘗聞之,且以他曲相同者代之。」封擺頭曰:「不可。」又(又原作文,據明抄本改)曰:「《麥秀兩歧》。」復無以措手。主人恥而復惡,杖其樂將。停盞移時,逡巡,盞在手,又曰:「《麥秀兩歧》。」既不獲之,呼伶人前曰:「汝雖是山民,亦合聞(聞原作門,據明抄本改)大朝音律乎!」全人大以為恥。次至漢中,伶人已知全州事,憂之。及飲會,又曰:「《麥秀兩歧》,亦如全之筵,三呼不能應。有樂將王新殿前曰:」略乞侍郎唱一遍。「封唱之未遍,已入樂工之指下矣。由是大喜,吹此曲,訖席不易之。其樂工白帥曰:」此是大梁新翻,西蜀亦未嘗有之,請寫譜一本。「急遞入蜀,具言經過二州事。洎封至蜀,置設。弄參(參原作三,據明抄本改)軍後,長吹《麥秀兩歧》于殿前,施芟麥之具,引數十輩貧兒,襤褸衣裳,攜男抱女,挈筐籠而拾麥,仍合聲唱,其詞淒楚,及其貧苦之意,不喜人聞。封顧之,面如土色,卒無一詞。慚恨而返,乃覆命。歷梁、漢、安、康等道,不敢更言」兩歧"字。蜀人嗤之。(出《王氏見聞》)

【譯文】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