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李爾王    P 11

作者:莎士比亞
頁數:11 / 30
類別:外國戲劇

 

肯特:我不喜歡他的面孔。


康華爾:也許你也不喜歡我的面孔、他的面孔,還有她的面孔。

肯特:殿下,我是說慣老實話的:我曾經見過一些面孔,比現在站在我面前的這些面孔好得多啦。

康華爾:這個人正是那種因為有人稱讚了他的言辭率直,就此裝出一副粗魯的、目中無人的樣子,一味矯揉造作,彷彿他生來就是這樣一個傢伙。他不會諂媚,他有一顆正直坦白的心,他必須說老實話;要是人家願意接受他的意見,很好;不然的話,他是個老實人。我知道這種傢伙,他們用坦白的外表,包藏着極大的奸謀禍心,比二十個脅肩諂笑、小心翼翼的愚蠢的諂媚者更要不懷好意。

肯特:殿下,您的偉大的明鑒,就像福玻斯神光煜煜的額上的燁耀的火輪,諸您照臨我的善意的忠誠,懇切的虔心——

康華爾:這是什麼意思?

肯特:因為您不喜歡我的話,所以我改變了一個樣子。我知道我不是一個諂媚之徒;我也不願做一個故意用率直的言語誘惑人家聽信的奸詐小人;即使您請求我做這樣的人,我也不怕得罪您,決不從命。

康華爾:(向奧斯德)你在什麼地方冒犯了他?

奧斯華德:我從來沒有冒犯過他。最近王上因為對我有了點誤會,把我毆打;他便助主為虐,閃在我的背後把我踢倒地上,侮辱謾罵,無所不至,裝出一副非常勇敢的神氣;他的王上看見他這樣,把他稱讚了兩句,我又極力剋制自己,他便得意忘形,以為我不是他的對手,所以一看見我,又拔劍跟我閙起來了。

肯特:和這些流氓和懦夫相比,埃阿斯只能當他們的傻子③。

康華爾:拿足枷來!你這口出狂言的倔強的老賊,我們要教訓你一下。

肯特:殿下,我已經太老,不能受您的教訓了;您不能用足枷枷我。我是王上的人,奉他的命令前來;您要是把他的使者枷起來,那未免對我的主上太失敬、太放肆無禮了。

康華爾:拿足枷來!憑着我的生命和榮譽起誓,他必須鎖在足枷裡直到中午為止。

里根:到中午為止!到晚上,殿下;把他整整枷上一夜再說。

肯特:啊,夫人,假如我是您父親的狗,您也不該這樣對待我。


里根:因為你是他的奴才,所以我要這樣對待你。

康華爾:這正是我們的姊姊說起的那個傢伙。來,拿足枷來。(從仆取出足枷。)

葛羅斯特:殿下,請您不要這樣。他的過失誠然很大,王上知道了一定會責罰他的;您所決定的這一種羞辱的刑罰,只能懲戒那些犯偷竊之類普通小罪的下賤的囚徒;他是王上差來的人,要是您給他這樣的處分,王上一定要認為您輕蔑了他的來使而心中不快。

康華爾:那我可以負責。

里根:我的姊姊要是知道她的使者因為奉行她的命令而被人這樣侮辱毆打,她的心裡還要不高興哩。把他的腿放進去。(從仆將肯特套入足枷)來,殿下,我們走吧。(除葛羅斯特、肯特外均下。)

葛羅斯特:朋友,我很為你抱憾;這是公爵的意思,全世界都知道他的脾氣非常固執,不肯接受人家的勸阻。我還要替你向他求情。

肯特:請您不必多此一舉,大人。我走了許多路,還沒有睡過覺;一部分的時間將在瞌睡中過去,醒着的時候我可以吹吹口哨。好人上足枷,因此就走好運也說不定呢。再會!

葛羅斯特:這是公爵的不是;王上一定會見怪的。(下。)

肯特:好王上,你正像俗語說的,拋下天堂的幸福,來受赤日的煎熬了。來吧,你這照耀下土的炬火,讓我藉著你的溫柔的光輝,可以讀一讀這封信。只有倒楣的人才會遇見奇蹟;我知道這是考狄利婭寄來的,我的改頭換面的行蹤,已經僥倖給她知道了;她一定會找到一個機會,糾正這種反常的情形。疲倦得很;閉上了吧,沉重的眼睛,免得看見你自己的恥辱。晚安,命運,求你轉過你的輪子來,再向我們微笑吧。(睡。)

第三場 荒野的一部

愛德伽上。

愛德伽:聽說他們已經發出告示捉我;幸虧我躲在一株空心的樹幹裡,沒有給他們找到。沒有一處城門可以出入無阻;沒有一個地方不是警衛森嚴,準備把我捉住!我總得設法逃過人家的耳目,保全自己的生命;我想還不如改扮做一個最卑賤窮苦、最為世人所輕視、和禽獸相去無幾的傢伙;我要用污泥塗在臉上,一塊氈布裹住我的腰,把滿頭的頭髮打了許多亂結,赤身裸體,抵抗着風雨的侵凌。這地方本來有許多瘋丐,他們高聲叫喊,用針哪、木錐哪、釘子哪、迷迭香的樹枝哪,刺在他們麻木而僵硬的手臂上;用這種可怕的形狀,到那些窮苦的農場、鄉村、羊棚和磨坊裡去,有時候發出一些瘋狂的咒詛,有時候向人哀求祈禱,乞討一些佈施。我現在學着他們的樣子,一定不會引起人家的疑心。可憐的瘋叫化!可憐的湯姆!倒有幾分像;我現在不再是愛德伽了。(下。)

第四場 葛羅斯特城堡前

肯特系足枷中。李爾、弄人及侍臣上。

李爾:真奇怪,他們不在家裡,又不打發我的使者回去。

侍臣:我聽說他們在前一個晚上還不曾有走動的意思。

肯特:祝福您,尊貴的主人!

李爾:嘿!你把這樣的羞辱作為消遣嗎?

肯特:不,陛下。

弄人:哈哈!他吊著一副多麼難受的襪帶!縛馬縛在頭上,縛狗縛熊縛在脖子上,縛猴子縛在腰上,縛人縛在腿上;一個人的腿兒太會活動了,就要叫他穿木襪子。

李爾:誰認錯了人,把你鎖在這兒?

肯特:是那一對男女——您的女婿和女兒。

李爾:不。

肯特:是的。

李爾:我說不。

肯特:我說是的。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