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李爾王    P 10

作者:莎士比亞
頁數:10 / 30
類別:外國戲劇

 

康華爾:相信我,里根,我也決不會去招待他們。愛德蒙,我聽說你對你的父親很盡孝道。


愛德蒙:那是做兒子的本分,殿下。

葛羅斯特:他揭發了他哥哥的陰謀;您看他身上的這一處傷就是因為他奮不顧身,想要捉住那畜生而受到的。

康華爾:那兇徒逃走了,有沒有人追上去?

葛羅斯特:有的,殿下。

康華爾:要是他給我們捉住了,我們一定不讓他再為非作惡;你只要決定一個辦法,在我的權力範圍以內,我都可以替你辦到。愛德蒙,你這一回所表現的深明大義的孝心,使我們十分讚美;像你這樣不負付託的人,正是我們所需要的,我們將要大大地重用你。

愛德蒙:殿下,我願意為您盡忠效命。

葛羅斯特:殿下這樣看得起他,使我感激萬分。

康華爾:你還不知道我們現在所以要來看你的原因——

里根:尊貴的葛羅斯特,我們這樣在黑暗的夜色之中,一路摸索前來,實在是因為有一些相當重要的事情,必須請教請教您的高見。我們的父親和姊姊都有信來,說他們兩人之間發生了一些衝突;我想最好不要在我們自己的家裡答覆他們;兩方面的使者都在這兒等候我打發。我們的善良的老朋友,您不要氣惱,替我們趕快出個主意吧。

葛羅斯特:夫人但有所命,我總是願意貢獻我的一得之愚的。殿下和夫人光臨蓬蓽,歡迎得很!(同下。)

第二場 葛羅斯特城堡之前

肯特及奧斯華德各上。

奧斯華德:早安,朋友;你是這屋子裡的人嗎?

肯特:喂。

奧斯華德:什麼地方可以讓我們拴馬?

肯特:爛泥地裡。

奧斯華德:對不起,大家是好朋友,告訴我吧。

肯特:誰是你的好朋友?


奧斯華德:好,那麼我也不理你。

肯特:要是我把你一口咬住,看你理不理我。

奧斯華德:你為什麼對我這樣?我又不認識你。

肯特:傢伙,我認識你。

奧斯華德:你認識我是誰?

肯特:一個無賴;一個惡棍;一個吃剩飯的傢伙;一個下賤的、驕傲的、淺薄的、叫化子一樣的、只有三身衣服、全部傢俬算起來不過一百鎊的、卑鄙齷齪的、穿毛絨襪子的奴才;一個沒有膽量的、靠着官府勢力壓人的奴才;一個婊子生的、顧影自憐的、奴顏婢膝的、塗脂抹粉的混賬東西;全部傢俬都在一隻箱子裡的下流胚,一個天生的忘八胚子;又是奴才,又是叫化子,又是懦夫,又是忘八,又是一條雜種老母狗的兒子;要是你不承認你這些頭銜,我要把你打得放聲大哭。

奧斯華德:咦,奇怪,你是個什麼東西,你也不認識我,我也不認識你,怎麼開口罵人?

肯特:你還說不認識我,你這厚臉皮的奴才!兩天以前,我不是把你踢倒在地上,還在王上的面前打過你嗎?拔出劍來,你這混蛋;雖然是夜裡,月亮照着呢;我要在月光底下把你剁得稀爛。(拔劍)拔出劍來,你這婊子生的、臭打扮的下流東西,拔出劍來!

奧斯華德:去!我不跟你胡閙。

肯特:拔出劍來,你這惡棍!誰叫你做人家的傀儡,替一個女兒寄信攻擊她的父王,還自鳴得意呢?拔出劍來,你這混蛋,否則我要砍下你的胚骨。拔出劍來,惡棍;來來來!

奧斯華德:喂!救命哪!要殺人啦!救命哪!

肯特:來,你這奴才;站住,混蛋,別跑;你這漂亮的奴才,你不會還手嗎?(打奧斯華德。)

奧斯華德:救命啊!要殺人啦!要殺人啦!

愛德蒙拔劍上。

愛德蒙:怎麼!什麼事?(分開二人。)

肯特:好小子,你也要尋事嗎?來,我們試一下吧!來,小哥兒。

康華爾、里根、葛羅斯特及眾仆上。

葛羅斯特:動刀動劍的,什麼事呀?

康華爾:大家不要閙;誰再動手,就叫他死。怎麼一回事?

里根:一個是我姊姊的使者,一個是國王的使者。

康華爾:你們為什麼爭吵?說。

奧斯華德:殿下,我給他纏得氣都喘不過來啦。

肯特:怪不得你,你把全身勇氣都提起來了。你這懦怯的惡棍,造化不承認他曾經造下你這個人;你是一個裁縫手裡做出來的。

康華爾:你是一個奇怪的傢伙;一個裁縫會做出一個人來嗎?

肯特:嗯,一個裁縫;石匠或者油漆匠都不會把他做得這樣壞,即使他們學會這行手藝才不過兩個鐘頭。

康華爾:說,你們怎麼會吵起來的?

奧斯華德:這個老不講理的傢伙,殿下,倘不是我看在他的花白鬍子分上,早就要他的命了——

肯特:你這婊子養的、不中用的廢物!殿下,要是您允許我的話,我要把這不成東西的流氓踏成一堆替人家涂刷茅廁的泥漿。看在我的花白鬍子分上?你這搖尾乞憐的狗!

康華爾:住口!畜生,你規矩也不懂嗎?

肯特:是,殿下;可是我實在氣憤不過,也就顧不得了。

康華爾:你為什麼氣憤?

肯特:我氣憤的是像這樣一個奸詐的奴才,居然也讓他佩起劍來。都是這種笑臉的小人,像老鼠一樣咬破了神聖的倫常綱紀;他們的主上起了一個惡念,他們便竭力逢迎,不是火上澆油,就是雪上添霜;他們最擅長的是隨風轉舵,他們的主人說一聲是,他們也跟着說是,說一聲不,他們也跟着說不,就像狗一樣什麼都不知道,只知道跟着主人跑。惡瘡爛掉了你的抽搐的面孔!你笑我所說的話,你以為我是個傻瓜嗎?獃鵝,要是我在曠野裡碰見了你,看我不把你打得嘎嘎亂叫,一路趕回你的老家去!

康華爾:什麼!你瘋了嗎,老頭兒?

葛羅斯特:說,你們究竟是怎麼吵起來的?

肯特:我跟這混蛋是勢不兩立的。

康華爾:你為什麼叫他混蛋?他做錯了什麼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