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李爾王    P 6

作者:莎士比亞
頁數:6 / 30
類別:外國戲劇

 

李爾:你究竟是什麼人?


肯特:一個心腸非常正直的漢子,而且像國王一樣窮。

李爾:要是你這做臣民的,也像那個做國王的一樣窮,那麼你也可以算得真窮了。你要什麼?

肯特:就要討一個差使。

李爾:你想替誰做事?

肯特:替您。

李爾:你認識我嗎?

肯特:不,大爺,可是在您的神氣之間,有一種什麼力量,使我願意叫您做我的主人。

李爾:是什麼力量?

肯特:一種天生的威嚴。

李爾:你會做些什麼事?

肯特:我會保守秘密,我會騎馬,我會跑路,我會把一個複雜的故事講得索然無味,我會老老實實傳一個簡單的口信;凡是普通人能夠做的事情,我都可以做,我的最大的好處是勤勞。

李爾:你年紀多大了?

肯特:大爺,說我年輕,我也不算年輕,我不會為了一個女人會唱幾句歌而害相思;說我年老,我也不算年老,我不會糊里糊塗地溺愛一個女人;我已經活過四十八個年頭了。

李爾:跟着我吧;你可以替我做事。要是我在吃過晚飯以後,還是這樣歡喜你,那麼我還不會就把你攆走。喂!飯呢?拿飯來!我的孩子呢?我的傻瓜呢?你去叫我的傻瓜來。(一侍從下。)

奧斯華德上。

李爾:喂,喂,我的女兒呢?

奧斯華德:對不起——(下。)

李爾:這傢伙怎麼說?叫那蠢東西回來。(一騎士下)喂,我的傻瓜呢?全都睡着了嗎?怎麼!那狗頭呢?

騎士重上。

騎士:陛下,他說公主有病。

李爾:我叫他回來,那奴才為什麼不回來?

騎士:陛下,他非常放肆,回答我說他不高興回來。

李爾:他不高興回來!

騎士:陛下,我也不知道為了什麼緣故,可是照我看起來,他們對待您的禮貌,已經不像往日那樣慇勤了;不但一般下人從仆,就是公爵和公主也對您冷淡得多了。

李爾:嘿!你這樣說嗎?

騎士:陛下,要是我說錯了話,請您原諒我;可是當我覺得您受人欺侮的時候,責任所在,我不能閉口不言。

李爾:你不過向我提起一件我自己已經感覺到的事;我近來也覺得他們對我的態度有點兒冷淡,可是我總以為那是我自己多心,不願斷定是他們有意怠慢。我還要仔細觀察觀察他們的舉止。可是我的傻瓜呢?我這兩天沒有看見他。


騎士:陛下,自從小公主到法國去了以後,這傻瓜老是鬱鬱不樂。

李爾:別再提那句話了;我也注意到他這種情形。——你去對我的女兒說,我要跟她說話。(一侍從下)你去叫我的傻瓜來。(另一侍從下。)

奧斯華德重上。

李爾:啊!你,大爺,你過來,大爺。你不知道我是什麼人嗎,大爺?

奧斯華德:我們夫人的父親。

李爾:「我們夫人的父親」!我們大爺的奴才!好大膽的狗!你這奴才!你這狗東西!

奧斯華德:對不起,我不是狗。

李爾:你敢跟我當面頂嘴瞪眼嗎,你這混蛋?(打奧斯華德。)

奧斯華德:您不能打我。

肯特:我也不能踢你嗎,你這踢皮球的下賤東西②?(自後踢奧斯華德倒地。)

李爾:謝謝你,好傢伙;你幫了我,我喜歡你。

肯特:來,朋友,站起來,給我滾吧!我要教訓教訓你,讓你知道尊卑上下的分別。去!去!你還想用你蠢笨的身體在地上打滾,丈量土地嗎?滾!你難道不懂得厲害嗎?去。(將奧斯華德推出。)

李爾:我的好小子,謝謝你;這是你替我做事的定錢。(以錢給肯特。)

弄人上。

弄人:讓我也把他僱下來;這兒是我的鷄頭帽。(脫帽授肯特。)

李爾:啊,我的乖乖!你好?

弄人:喂,你還是戴了我的鷄頭帽吧。

肯特:傻瓜,為什麼?

弄人:為什麼?因為你幫了一個失勢的人。要是你不會看準風向把你的笑臉迎上去,你就會吞下一口冷氣的。來,把我的鷄頭帽拿去。嘿,這傢伙攆走了兩個女兒,他的第三個女兒倒很受他的好處,雖然也不是出於他的本意;要是你跟了他,你必須戴上我的鷄頭帽。啊,老伯伯!但願我有兩頂鷄頭帽,再有兩個女兒!

李爾:為什麼,我的孩子?

弄人:要是我把我的傢俬一起給了她們,我自己還可以存下兩頂鷄頭帽。我這兒有一頂;再去向你的女兒們討一頂戴戴吧。

李爾:嘿,你留心着鞭子。

弄人:真理是一條賤狗,它只好躲在狗洞裡;當獵狗太太站在火邊撒尿的時候,它必須一頓鞭子被人趕出去。

李爾:簡直是揭我的瘡疤!

弄人:(向肯特)喂,讓我教你一段話。

李爾:你說吧。

弄人:聽著,老伯伯;——

多積財,少擺闊;

耳多聽,話少說;

少放款,多借債;

走路不如騎馬快;

三言之中信一語,

多擲骰子少下注;

莫飲酒,莫嫖妓;

獃在家中把門閉;

會打算的占便宜,

不會打算嘆口氣。

肯特:傻瓜,這些話一點意思也沒有。

弄人:那麼正像拿不到訟費的律師一樣,我的話都白說了。老伯伯,你不能從沒有意思的中間,探求出一點意思來嗎?

李爾:啊,不,孩子;垃圾裡是淘不出金子來的。

弄人:(向肯特)請你告訴他,他有那麼多的土地,也就成為一堆垃圾了;他不肯相信一個傻瓜嘴裡的話。

李爾:好尖酸的傻瓜!

弄人:我的孩子,你知道傻瓜是有酸有甜的嗎?

李爾:不,孩子;告訴我。

弄人:聽了他人話,

土地全喪失;

我傻你更傻,

兩傻相併立:

一個傻瓜甜,

一個傻瓜酸;

一個穿花衣,

一個戴王冠。

李爾:你叫我傻瓜嗎,孩子?

弄人:你把你所有的尊號都送了別人;只有這一個名字是你娘胎裡帶來的。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