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李爾王    P 5

作者:莎士比亞
頁數:5 / 30
類別:外國戲劇

 

愛德蒙:人們最愛用這一種糊塗思想來欺騙自己;往往當我們因為自己行為不慎而遭逢不幸的時候,我們就會把我們的災禍歸怨于日月星辰,好像我們做惡人也是命運注定,做傻瓜也是出於上天的旨意,做無賴、做盜賊、做叛徒,都是受到天體運行的影響,酗酒、造謡、姦淫,都有一顆什麼星在那兒主持操縱,我們無論幹什麼罪惡的行為,全都是因為有一種超自然的力量在冥冥之中驅策着我們。明明自己跟人家通姦,卻把他的好色的天性歸咎到一顆星的身上,真是絶妙的推諉!我的父親跟我的母親在巨龍星的尾巴底下交媾,我又是在大熊星底下出世,所以我就是個粗暴而好色的傢伙。嘿!即使當我的父母苟合成奸的時候,有一顆最貞潔的處女星在天空睒眼睛,我也決不會換個樣子的。愛德伽——


愛德伽上。

愛德蒙:一說起他,他就來了,正像舊式喜劇裡的大團圓一樣;我現在必須裝出一副憂愁煞人的樣子,像瘋子一般長吁短嘆。唉!這些日蝕月蝕果然預兆着人世的紛爭!法——索——拉——咪。

愛德伽:啊,愛德蒙兄弟!你在沉思些什麼?

愛德蒙:哥哥,我正在想起前天讀到的一篇預言,說是在這些日蝕月蝕之後,將要發生些什麼事情。

愛德伽:你讓這些東西煩擾你的精神嗎?

愛德蒙:告訴你吧,他所預言的事情,果然不幸被他說中了;什麼父子的乖離、死亡、饑荒、友誼的毀滅、國家的分裂、對於國王和貴族的恫嚇和咒詛、無謂的猜疑、朋友的放逐、軍隊的瓦解、婚姻的破壞,還有許許多多我所不知道的事情。

愛德伽:你什麼時候相信起星象之學來?

愛德蒙:來,來;你最近一次看見父親在什麼時候?

愛德伽:昨天晚上。

愛德蒙:你跟他說過話沒有?

愛德伽:嗯,我們談了兩個鐘頭。

愛德蒙:你們分別的時候,沒有閙什麼意見嗎?你在他的辭色之間,不覺得他對你有點惱怒嗎?

愛德伽:一點沒有。


愛德蒙:想想看你在什麼地方得罪了他;聽我的勸告,暫時避開一下,等他的怒氣平息下來再說,現在他正在大發雷霆,恨不得一口咬下你的肉來呢。

愛德伽:一定有哪一個壞東西在搬弄是非。

愛德蒙:我也怕有什麼人在暗中離間。請你千萬忍耐忍耐,不要碰在他的火性上;現在你還是跟我到我的地方去,我可以想法讓你躲起來聽聽他老人家怎麼說。請你去吧;這是我的鑰匙。你要是在外面走動的話,最好身邊帶些武器。

愛德伽:帶些武器,弟弟!

愛德蒙:哥哥,我這樣勸告你都是為了你的好處;帶些武器在身邊吧;要是沒有人在暗算你,就算我不是個好人。我已經把我所看到、聽到的事情都告訴你了;可還只是輕描淡寫,實際的情形,卻比我的話更要嚴重可怕得多哩。請你趕快去吧。

愛德伽:我不久就可以聽到你的消息嗎?

愛德蒙:我在這一件事情上總是竭力幫你的忙就是了。(愛德伽下)一個輕信的父親,一個忠厚的哥哥,他自己從不會算計別人,所以也不疑心別人算計他;對付他們這樣老實的傻瓜,我的奸計是綽綽有餘的。該怎麼下手,我已經想好了。既然憑我的身分,產業到不了我的手,那就只好用我的智謀;不管什麼手段只要使得上,對我說來,就是正當。(下。)

第三場 奧本尼公爵府中一室

高納里爾及其管家奧斯華德上。

高納里爾:我的父親因為我的侍衛罵了他的弄人,所以動手打他嗎?

奧斯華德:是,夫人。

高納里爾:他一天到晚欺侮我;每一點鐘他都要藉端尋事,把我們這兒吵得鷄犬不寧。我不能再忍受下去了。他的騎士們一天一天橫行不法起來,他自己又在每一件小事上都要責罵我們。等他打獵回來的時候,我不高興見他說話;你就對他說我病了。你也不必像從前那樣慇勤侍候他;他要是見怪,都在我身上。

奧斯華德:他來了,夫人;我聽見他的聲音。(內號角聲。)

高納里爾:你跟你手下的人儘管對他裝出一副不理不睬的態度;我要看看他有些什麼話說。要是他惱了,那麼讓他到我妹妹那兒去吧,我知道我的妹妹的心思,她也跟我一樣不能受人壓制的。這老廢物已經放棄了他的權力,還想管這個管那個!憑着我的生命發誓,年老的傻瓜正像小孩子一樣,一味的姑息會縱容壞了他的脾氣,不對他凶一點是不行的,記住我的話。

奧斯華德:是,夫人。

高納里爾:讓他的騎士們也受到你們的冷眼;無論發生什麼事情,你們都不用管;你去這樣通知你手下的人吧。我要造成一些藉口,和他當面說個明白。我還要立刻寫信給我的妹妹,叫她採取一致的行動。吩咐他們備飯。(各下。)

第四場 奧本尼公爵府中廳堂

肯特化裝上。

肯特:我已經完全隱去我的本來面目,要是我能夠把我的語音也完全改變過來,那麼我的一片苦心,也許可以達到目的。被放逐的肯特啊,要是你頂着一身罪名,還依然能夠盡你的忠心,那麼總有一天,對你所愛戴的主人會大有用處的。

內號角聲。李爾、眾騎士及侍從等上。

李爾:我一刻也不能等待,快去叫他們拿出飯來。(一侍從下)啊!你是什麼?

肯特:我是一個人,大爺。

李爾:你是幹什麼的?你來見我有什麼事?

肯特:您瞧我像幹什麼的,我就是幹什麼的;誰要是信任我,我願意盡忠服侍他;誰要是居心正直,我願意愛他;誰要是聰明而不愛多說話,我願意跟他來往;我害怕法官;逼不得已的時候,我也會跟人家打架;我不吃魚①。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