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李爾王    P 4

作者:莎士比亞
頁數:4 / 30
類別:外國戲劇

 

葛羅斯特:肯特就這樣放逐了!法蘭西王盛怒而去;王上昨晚又走了!他的權力全部交出,依靠他的女兒過活!這些事情都在匆促中決定,不曾經過絲毫的考慮!愛德蒙,怎麼!有什麼消息?


愛德蒙:稟父親,沒有什麼消息。(藏信。)

葛羅斯特:你為什麼急急忙忙地把那封信藏起來?

愛德蒙:我不知道有什麼消息,父親。

葛羅斯特:你讀的是什麼信?

愛德蒙:沒有什麼,父親。

葛羅斯特:沒有什麼?那麼你為什麼慌慌張張地把它塞進你的衣袋裏去?既然沒有什麼,何必藏起來?來,給我看;要是那上面沒有什麼話,我也可以不用戴眼鏡。

愛德蒙:父親,請您原諒我;這是我哥哥寫給我的一封信,我還沒有把它讀完,照我所已經讀到的一部分看起來,我想還是不要讓您看見的好。

葛羅斯特:把信給我。

愛德蒙:不給您看您要惱我,給您看了您又要動怒。哥哥真不應該寫出這種話來。

葛羅斯特:給我看,給我看。


愛德蒙:我希望哥哥寫這封信是有他的理由的,他不過要試試我的德性。

葛羅斯特:(讀信)「這一種尊敬老年人的政策,使我們在年輕時候不能享受生命的歡樂;我們的財產不能由我們自己處分,等到年紀老了,這些財產對我們也失去了用處。我開始覺得老年人的專制,實在是一種荒謬愚蠢的束縛;他們沒有權力壓迫我們,是我們自己容忍他們的壓迫。來跟我討論討論這一個問題吧。要是我們的父親在我把他驚醒之前,一直好好睡着,你就可以永遠享受他的一半的收入,並且將要為你的哥哥所喜愛。愛德伽。」——哼!陰謀!「要是我們的父親在我把他驚醒之前,一直好好睡着,你就可以永遠享受他的一半的收入。」我的兒子愛德伽!他會有這樣的心思?他能寫得出這樣一封信嗎?這封信是什麼時候到你手裡的?誰把它送給你的?

愛德蒙:它不是什麼人送給我的,父親;這正是他狡猾的地方;我看見它塞在我的房間的窗眼裡。

葛羅斯特:你認識這筆跡是你哥哥的嗎?

愛德蒙:父親,要是這信裡所寫的都是很好的話,我敢發誓這是他的筆跡;可是那上面寫的既然是這種話,我但願不是他寫的。

葛羅斯特:這是他的筆跡。

愛德蒙:筆跡確是他的,父親;可是我希望這種話不是出於他的真心。

葛羅斯特:他以前有沒有用這一類話試探過你?

愛德蒙:沒有,父親;可是我常常聽見他說,兒子成年以後,父親要是已經衰老,他應該受兒子的監護,把他的財產交給他的兒子掌管。

葛羅斯特:啊,混蛋!混蛋!正是他在這信裡所表示的意思!可惡的混蛋!不孝的、沒有心肝的畜生!禽獸不如的東西!去,把他找來;我要依法懲辦他。可惡的混蛋!他在哪兒?

愛德蒙:我不大知道,父親。照我的意思,你在沒有得到可靠的證據,證明哥哥確有這種意思以前,最好暫時耐一耐您的怒氣;因為要是您立刻就對他採取激烈的手段,萬一事情出於誤會,那不但大大妨害了您的尊嚴,而且他對於您的孝心,也要從此動搖了!我敢拿我的生命為他作保,他寫這封信的用意,不過是試探試探我對您的孝心,並沒有其他危險的目的。

葛羅斯特:你以為是這樣的嗎?

愛德蒙:您要是認為可以的話,讓我把您安置在一個隱僻的地方,從那個地方您可以聽到我們兩人談論這件事情,用您自己的耳朵得到一個真憑實據;事不宜遲,今天晚上就可以一試。

葛羅斯特:他不會是這樣一個大逆不道的禽獸——

愛德蒙:他斷不會是這樣的人。

葛羅斯特:天地良心!我做父親的從來沒有虧待過他,他卻這樣對待我。愛德蒙,找他出來;探探他究竟居心何在;你儘管照你自己的意思隨機應付。我願意放棄我的地位和財產,把這一件事情調查明白。

愛德蒙:父親,我立刻就去找他,用最適當的方法探明這回事情,然後再來告訴您知道。

葛羅斯特:最近這一些日蝕月蝕果然不是好兆;雖然人們憑着天賦的智慧,可以對它們作種種合理的解釋,可是接踵而來的天災人禍,卻不能否認是上天對人們所施的懲罰。親愛的人互相疏遠,朋友變為陌路,兄弟化成仇讎;城市裡有暴動,國家發生內亂,宮廷之內潛藏着逆謀;父不父,子不子,綱常倫紀完全破滅。我這畜生也是上應天數;有他這樣逆親犯上的兒子,也就有像我們王上一樣不慈不愛的父親。我們最好的日子已經過去;現在只有一些陰謀、欺詐、叛逆、紛亂,追隨在我們的背後,把我們趕下墳墓裡去。愛德蒙,去把這畜生偵查個明白;那對你不會有什麼妨害的;你只要自己留心一點就是了。——忠心的肯特又放逐了!他的罪名是正直!怪事,怪事!(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