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禪真逸史    P 15

作者:清溪道人
頁數:15 / 202
類別:古典小說

 

次早,丘吉升堂,令該房書吏寫了文書,差押司皂快,分投各上司去了。將縣印交與縣尉權管,收拾行囊,帶了幹辦,徑到安惠寺接林長老,並馬出城,取路往京都進發。路中閒話不題。不一日已到建康地面,當下兩人進金川門來。


林澹然仔細觀看,這建康城中,果是皇都氣象,繁華富貴,與外郡不同。但見:

皇都壯麗,時看玉燭之調;紫禁巍峨,永奠金甌之固。六街三市,肩

摩毅擊盡王孫;八相九卿,展采分欲皆髦士。庫藏中錢如山積,倉廒裡

粟似泥沙。家家戶戶盡笙歌,往往來來俱禮樂。聚八方之玉帛,會四海

之珍奇。隨他儉嗇也奢華,任你貧窮都飽暖。當日尋覓客館安歇。

次日五鼓,丘吉同林長老齊赴早朝,遠遠見午門外燈火熒煌,文武官員聚集於侍班閣子前,等候朝見。只聽金鐘響罷,卻早天子臨軒。眾文武鴛序排立,山呼舞蹈畢,丘吉出班,俯伏奏道:「臣乃堆陽縣知縣丘吉,有事奏陳。」黃門官道:「汝是縣尹,為何不理縣事?又非朝覲之期,擅離本縣,所奏何事?」丘吉道:「臣奉聖旨,特薦一員智勇足備沙門,為妙相寺副住持。

親送至此,懇乞轉達天聽,以陳備細。」黃門官啟奏,武帝傳旨,宣丘吉上殿。丘吉隨至殿階俯伏。武帝道:「卿所薦之僧,何方人氏?是何法名?何以知其智勇足備?一一詳奏,朕當選用。」丘吉道:「臣叨聖恩,除授睢陽縣知縣。到任之後,喜得歲稔年豐,民安物阜。近來離縣四十里有一村,名為嵇山,出一異獸,虎頭熊體,身長丈餘,爪似鋼鈎,行如飛鳥,滿身鐵肉,專一吃人,村民過客盡遭其害。臣屢差士兵獵戶捕捉,皆被傷損。

滿村百姓,驚惶逃走,無人敢近。忽于七月中旬,一遊方僧人,姓林,法名太空,別號澹然,從東魏來,經過嵇山,土地廟中遇此惡獸,被僧數杖翦除。酬以金帛,堅辭不受。臣見其廉而且勇,非尋常細流可比,特薦為妙相寺副住持,伏乞聖裁。」武帝聽罷,道:「這僧今在何處?」丘吉奏道:「此僧在午門外候旨。」武帝即傳旨,宣林和尚面君。林澹然隨着黃門官進入殿上,山呼舞蹈已畢,武帝看林澹然一表人材,威風凜凜,心裡大悅。有《蝶戀花》詞為證:

炯炯雙眸欺閃電,態度雍容,喜色春風面。滿頰蒙茸星萬點,達摩

飛錫來金殿。破袖離技隨體轉,雲水為家,不把功名戀。俠骨天生金百


煉,芳聲遍處人欽羡。

武帝道:「卿是自幼出家,還是中年技剃?通何經典,習何武藝?睢陽害人之言,怎生剿滅?可詳言之。」林澹然奏道:「臣乃將門之子,自幼頗習武藝。因見閻浮世界,功名富貴到底無根,生死輪迴纏劫無盡,中年猛省回頭,削髮披緇,以了生死。經典咒懺尚未精習,棄家雲遊,導師訪道。

偶從嵇山經過,一路聞人傳說野人凶狠吃人,臣奮死除害,以救地方百姓。今因丘縣尹得瞻天顏,若為妙相寺之住持,臣實不稱。乞賜臣雲遊方外,自在逍遙。祈保陛下萬壽無疆,皇圖永固。」武帝道:「朕視卿堂堂儀表,必是英雄豪傑,可惜出家為僧。經典之類,卿試習之,自然通達,何慮不精。今能除害救民,其功不小。妙相寺正少一員副住持,朕訪求久矣。

得卿為之,大慰朕心。朕意已決,卿勿因辭。」既着光祿寺辦齋,敕禮部侍郎程鵬、光祿卿吳繼宣、薦官丘吉,三人陪宴。丘吉、林澹然二人謝恩而退。

正是:

不因漁父引,怎得見波濤?

畢竟林澹然果肯為妙相寺副住持否,且聽下回分解。

第四回  妙相寺王妃祝壽 安平村苗二設謀

詩曰:

作善從來是福基,堪嗟世道重囗黎。

三乘未祝皇妃壽,萬鎰先為快士窺。

紙帳漫驚禪夢覺,黃金應使盜心迷。

變生肘腋緣何事?只為奢華一着非。

話說丘吉薦林澹然于朝,梁武帝大悅,即敕光祿寺大排蔬筵款待。丘吉、澹然謝恩出朝,光祿寺中已差人迎請。眾官見禮畢,分賓主登筵,奏動一派鼓樂,互相酬勸,至晚不散。丘吉同林澹然在會同館驛中安歇。

次日五更,樞密院官傳出聖旨,着禮部官送林長老進妙相寺中,封為僧綱司副法主、妙相寺副住持、普真衛法禪師。欽賜袈裟冠杖等項有差。升丘吉為晉陵郡丞。又差僧綱司僧官率領人眾,各執寶幢細樂,一同送到妙相寺來。

正住持鐘守淨,率領本寺僧眾來迎。林澹然一行人進寺,俱人佛殿,參佛謝恩,次後一一行禮坐下。禮部侍郎程鵬道:「此位排師姓林,法諱太空,別號澹然,祖居東魏。才德兼全,智勇足備,在嵇山除了惡獸,救濟萬民,睢陽縣尹丘先生廉得,薦為寶剎副住持。

奉聖旨,令下官送登法座。伏願二師同心闡教,合志修持,互相翼贊,大轉無量之法,使佛日增輝,皇圖鞏固,勿負朝廷恩典是幸。」鐘守淨道:「早晨聖旨到來,山僧已知其詳。目今寺中屢遭賊寇,為此日夜索心。

今幸林住持飛錫光降,敝寺增輝多矣,敢不盡心聽教。」林澹然道:「小僧本意雲遊方外,托鉢隨緣,不期偶逢丘縣尊薦拔,得面朝廷,又蒙聖恩欽賜為本寺副住持。小僧一介鹵夫,不通文墨,惟慮才不稱職,有負聖思。或有不到,乞師兄海涵指教為幸。」鐘守淨遜謝畢,排下蔬筵,邀眾客進禪堂飲宴。酒行數巡,食供幾套,眾官起身告別,鐘、林二住持送出山門,上馬相別而去。其餘人從,各有賞賜。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