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禪真逸史    P 12


作者:清溪道人
頁數:12 / 202
類別:古典小說

 

禪真逸史

作者:清溪道人
第12,共202。
烏鴉與喜鵲同鳴,吉凶事全然未曉。

不知店主人說出甚地艱難話來,且聽下回分解。


第三回  林長老除孽安民 丘縣尹薦賢禮釋

詩曰:

古道荒涼人影絶,紅顏土穴遭磨折。

天生俠士逞神威,叱吒一聲妖獸滅。

賢良縣宰能鑒別,薦引雙雙朝鳳闕。

聲名遠播鬼神欽,千載流芳林俊傑。

話說林澹然在店中欲往京師,問店主人路程,店主道:「建康有千里之遙。但此去百餘裡,地名嵇山,乃睢陽地面,向來太平,不知怎生,近日出一野人,虎頭熊掌,身長丈餘,專一吃人。本府太守差獵戶土兵,山前山後,日夜用心剿捕,反被他傷損多人,因此行人難過,大都輾轉往別路走了。若過得此山,一路平坦,直到建康。」林澹然笑道:「不信此畜有這般利害。」店主道:「師父,你不知這野人,口邊露八個獠牙,長三五寸。一雙臂膊,一丈有餘。那十個指頭,就如鋼鈎一般,利似霜鋒。

腿上粗毛,硬如針刺。跳一跳有三四丈遠。渾身黑肉似鑌鐵打成,刀箭不能人。人若撞見,就騎着快馬也難逃脫。

一手揪來,先摳眼珠,次剜胸膛,吃了心肺,然後受用四肢身首哩。縱是八臂哪吒,也近他不得。師父若去時,早晚切不可行,直待午牌前後,等有夥伴,聚集了數十人,方可去得。」林澹然道:「多承指教。


但俺出家人,一心以救人除害為念,前途有此妖畜,若不驅除,怎顯得慈悲救物之意?除他不得,死而無怨。不知這畜巢穴在於何處,那裡是他出入路徑?」店主道:「我一向聽得人傳說,在嵇山正南路上,一座土地廟裡藏身。廟前是走路,廟後是一條闊溪,東南兩邊都是山村。東邊還有幾村百姓,西首人民都被他吃得慌,搬移別處去了。

師父若要去,切須謹慎。今日天色將晚,且就荒店暫宿,明早起程罷。」林澹然稱謝,就在店中歇了。

次早,算還飯錢,辭別了店主。澹然初入梁國,路徑不熟,只望大路而走,一路無話。至第三日午牌時分,看看走到嵇山,並不見一個行人。遠遠望見正南路口一座古廟,果然寂靜,真是荒涼。

趲步上前看時,但見:

屋宇皆傾壞,門窗四下空。雕樑塵滿積,畫壁已通風。亂草生階

道,瞅瞅吟砌蛩。神廚無頂板,案桌沒籤筒。左廊懸破鼓,右廡缺鳴

鐘。土地脫鬚髮,夫人褪臉紅。判官靠壁北,小鬼拄門東。燭台堆鼠

糞,爐內可栽蔥。屋檐蛛網絲,瓦片似飄蓬。蕭條真慘切,四顧絶人

蹤。

林澹然將包裹除下,和禪杖放在土地神座前,對土地稽首,將包裹內所餘乾糧吃了。手提禪杖,周圍廊下前後細細尋看,並不見一毫蹤跡,也沒一個人影。只見土地櫥座下白雪雪幾堆骨殖,櫥左邊側首一塊石板,滑溜溜卻似水洗磨光的一般,其餘都是些灰塵亂草,並無別物。林澹然暗忖道:「這孽畜在此棲身,敗得廟裡光蕩蕩的,只有這幾堆骨頭,甚是可憐。」忖了一會,無處搜尋,提起禪杖,在這光石板上繳了幾下,嗟嘆數聲。只聽得石板底下,嚶嚶的有人做聲響。林澹然道:「卻不作怪麼?莫不這孽畜在石板底下存身,也不可知。」拄着禪杖,將石板四圍看了一轉,原來是搖得動的。

將禪杖雙手用力撬起來,只見底下是一土穴,穴內甚寬,兩個少年婦人,鬢髮蓬鬆,形容憔悴,坐在石條上。內有一張床,兩頭是石,中間數根亂木橫擱為床,上麵舖些亂草。余外山禽野獸,堆積滿地。林澹然喝道:「你兩個婦人,是人是鬼?為何在這石板底下安身?好好對俺實說!」那兩個婦人一齊哭道:「佛爺呀,我兩個是本村居住的百姓,一姓唐,一姓宓,丈夫都是倚靠田莊過活。

一日丈夫出去耘田,我兩個在門口閒話,猛然起一陣狂風,風過處,見一怪物走到面前,把我二人驚倒在地,被他一手一個,拿到石板內。只疑命盡,誰知不分晝夜,輪流淫媾。每日采些山桃野果,與我們度命,就如在陰司地獄一般,苦不可言。今日遇著活佛,望救蟻命。」言罷,雙膝跪下,淚如湧泉。林澹然道:「你且說這畜物怎麼樣出入?」婦人答道:「每常間夜裡出去,日間躲在洞中。近來卻又早晨出去,傍晚方回,止有些野獸山禽之類拿來。今日天色陰暗,這時分已晚,將次回來了。

望乞佛爺怎地救得我兩人性命,實是再生父母。」林澹然道:「你二人且不要慌,只躲在這洞裡,待俺把這孽畜斷送了,然後方救得你二人出來。」

三人說話未完,忽然一陣腥風,颳得塵飛滿廟。林澹然忙將石板仍舊蓋了,手提禪杖,立在廟門內張望時,又見一陣風起。這風比前更大,腥氣觸人。遠遠望見野人,雙手提着一隻大鹿,走將來了。

林澹然閃在門後,定睛細看這野人,果然生得利害。但見:

身軀怪異,分明野獸又如人;狀貌猙獰,卻像魔王疑似鬼。光閃爍,

眼射兩道金光;亂蓬鬆,頂撒一叢黃髮。兩條臂膊,渾如靛墨妝成;十個

指頭,一似純鋼打就。腥氣難聞,行動處陰風匝地;雄威可畏,哮吼時霹

靂喧天。且體言勇力超群,果然是吃人無厭。虎豹見伊魂魄散,豺狼撞

他命遭傾。只見這孽畜眼觀着他處,看看走入廟中,不提防林澹然在門後舉着禪杖,大喝一聲道:「畜生體走!」將禪杖劈頭打去。野人吃了一驚,側身閃過,就丟了鹿,大吼一聲,舒兩隻黑爪,向前撲來。林澹然舞動禪杖,滾將入去。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翰林院不只用讀的,還可以用聽的。
翰林院已優化版面配置,使聽小說更純淨。
搭配PC 版Chorme擴充功能 (文字語音朗讀助理)或手機版 朗讀APP,翰林院的內容不只可以用來閱讀,還可以用來聆聽。適度調整朗讀速度與音調,就可以享受到最美妙的聽小說的體驗。

翰林院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