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草木春秋演義    P 12

作者:駟溪雲間子
頁數:12 / 57
類別:古典小說

 

  卻言漢天子御駕親征,軍師決明子元戎金石斛以下,多有能征能討之將,起了二十萬天兵,一路上好不威武奮揚,百姓皆香花燈燭迎接,扶老攜幼,爭看仁德之主。不十日到了鎖陽關,守關的總兵黃精接駕,俯伏道旁,口呼萬歲:「臣鎖陽關總兵黃精迎接。」天子道:「卿守關辛苦,賜汝平身。」黃精謝了恩,天子安於關內,元戎與眾將多宿于關中。到了次日,只見探子飛報道:「啟上元帥爺,那番兵十分無理,在關外日夜大罵,番營內又添了一惡妖僧,兇猛厲害,妖術非常。其軍師高良薑,要架雲梯攻打城門,勢在急危。」金元戎聽了,大驚問道:「你叫什麼姓名?」探子道:「小人姓王名因,走得許多路,人多叫小人為王不留行。」金元戎賞了他些酒食,叫他再去打聽。那王不留行拜謝了,如飛而去。原來那王不留行兩足,一日行得千里之遠,打聽兵情,才去就回,有人讚他的好處,道他的模樣打扮,曾有一首《臨江仙》為證,其詞曰:
面小唇方眼實兀,瘦長清秀人材。皂紗巾畔翠花開。黃旗書令字,紅串映宣牌。

健足能追千里馬,羅衫可染塵埃。王不留行果有哉,里數八百足,朝去暮還來,
當下金元戎開關出兵,吩咐離關十里安營下寨。那胡椒國打下戰書,軍師決明子批了來日決戰。當下四更造飯,五更披掛,天明列成陣勢,天子同軍師在關上觀看,金石斛全身披甲,眾軍簇擁立馬于門旗之下。只見刀槍密密,旗戟重重,三通戰鼓響,軍師使宣州總兵木通帶引人馬前去討戰。木通一聲得令,上了馬,手持金刀,拍馬到番營挑戰。番邦陣上軍師高良薑對巴豆大黃道:「狼主,你看漢朝的兵將,猛勇非常,不可輕敵。」傳令將軍馬兜鈴引兵前去迎敵。那馬兜鈴答應一聲,手執八十斤重的一金錘,坐了一匹黃驃馬,引了人馬一千,出去迎戰。那總兵木通抬頭一看,有詩為證:
面闊濃眉順鬢赤,雙睛碧綠是番人。
手執金錘騎黃馬,番將姓名叫兜鈴。

木通看了,也不打話,手使鬱金刀直取來將。馬兜鈴用金錘當頭打下。二人交到二三十合,馬兜鈴力怯,領兵拍馬而走。木通策馬追趕,番營中放出亂箭,木通只好引兵而回。次日番陣副先鋒出馬討戰,名曰天竺黃。漢軍師決明子令先鋒金櫻子迎敵。金櫻子一聲答應,拍馬出迎。那天竺黃抬頭一見,乃是一員少年小將,怎生結束,但只見:
戴一頂三叉如意紫金冠,穿一件蜀錦團花白銀鎧,足登烏油戰靴,腰束絲鸞玉帶。蚪螭吞手打將鞭,
霜雪藏鋒殺人劍;左懸金畫寶雕弓,右插銀嵌狼牙箭;用一枝畫桿方天大戟,騎一匹鐵腳棗紅駱馬。
天竺黃看了,喝一聲彩,問道:「你這小將叫什麼名氏,或者刀下留情好不斬你。」金櫻子大怒道:「你這番狗問俺的名氏么,俺乃漢天子駕前大元戎金大人麾下封為先鋒,大將金櫻子是也。你這狗奴叫什麼名字?」天竺黃道:「俺乃胡椒國王駕下天雄元帥帳下加為副先鋒大將天竺黃是也。」金櫻子聽了天竺黃三字,怒由心起,惡問膽生,大叱道:「呔,你這強盜,又作反賊,今日仇人相見,著金爺的戟罷。」把大戟朝頂心便刺。天竺黃用大砍刀急架相還。兩個鬥了二三十合,金櫻子年少英雄,好不了當,天竺黃殺得汗流浹背,忙把大刀迫開方天大戟,大敗落荒而走。金櫻子急取弓,搭上箭,拽滿弦,番兵叫道:「背後有人暗算。」天竺黃回頭一著,叫聲:「不好了!」急躲時,說的緩,作的快,只聽得颼的一箭正中了咽喉,翻身落馬。可惜那天竺黃,強霸了一世,今日嗚呼死於箭下。那金櫻子得勝回營,天子大悅,軍師決明子上了功冊。金石斛也是大悅道:「吾子戰番兵,如入無人之境,又將仇人射死,真我不及也。」金櫻子道:「兒何足言。」
正言之下,小兵報道,番軍黎盧搦戰。點了雅州總兵黃連,頂盔擐甲,手執兩根三棱鞭,拍馬迎敵。黎盧用了二百斤的百刺狼牙棍,黃連的三棱鞭左手的重八十斤,右手的重六十斤,兩員勇將在那戰場上大殺起來,但只見:
鞭舞兩條龍尾,棍橫一串狼牙,三軍看得眼晴花,二將縱橫交馬。
使棍的軍中領袖,用鞭的眾將好漢,天昏地暗日揚沙,這廝殺鬼神也怕。
二將戰到三十合不分上下。襄州總兵杜衡手持熟鋼刀拍馬前來助戰。番將蓬莪術騎一匹駱馬,手中持一個大銀錘來戰杜衡,四匹戰馬橫作一堆。先鋒金櫻子在門旗內面,搭弓上箭,颼的一聲正中蓬莪術,翻身墜馬,死於非命。那番將黎盧吃了一驚,把狼牙棍一起,照黃連頂上打將下來。黃連把三棱鞭一隔,兩手震的生痛。杜衡舞刀向前,三人戰有十多合,黎盧料敵不住二將,把韁繩一緊,敗回番營去了。黃連、杜衡也不追趕,各自回寨。決明子上了金櫻子一箭之功,與黃、杜二人一一上了功勞冊訖。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