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草木春秋演義    P 11

作者:駟溪雲間子
頁數:11 / 57
類別:古典小說

 

  卻言漢天子劉寄奴,一連三通聖旨,到單州常山地面去招那決明子,再也不見入京,天子不悅。管仲奏道:「此人乃是清高之志,必在深山曠野之中,生平好靜,不居於市,吾王可親自去,他方可出山。」天子允奏,下旨快排鑾駕,三千御林軍擁護,相管仲隨行,不幾天已到常山,百姓皆香燈花燭接了。漢王到了山中各處訪尋,只不見他的形跡,天子愁悶,與管仲道:「未必有此人否?既有此人,哪有不見之理。」管仆奏道:「決明子乃修仙之人,不染紅塵,決隱於山內。」止言時,見一人遠遠歌唱而來,天子與管仲側耳而聽,歌曰:
天翻地覆兮,一治一亂;夷狄擾亂兮,萬戈莫恃;聖主求一賢兮,卻不知吾;隱於此山兮,以待天時。

漢王聽了,大驚道:「此人必決明子也。」只見那人走得近來,頭戴道巾,身穿道服,面如玉色,三縷長鬚,足踏棕鞋,手執拂塵,仙風道骨。那漢王見了,叫道:「來人莫非決明仙師否?」決明子見了天子,忙拜于地。漢王雙手扶起道:「朕思慕先生久矣,前已請過先生數次,奈未克相見,今一見之,出於萬幸矣。」決明子道:「貧道罪該萬死。」天子道:「先生何此言。」決明子道:「小衲乃山人野士,何勞陛下降臨。」天子道:「朕心下之事,先生早已知之,請先生急速上車,同朕而往。」決明子道:「下臣無才無學,怎敢坐此寶車。」管仲道:「先生不必見卻。」那漢王執意要決明子登車,決明子只得上了車子,漢王坐龍風輦,管仲上了馬,引了三千御林軍下山而回。天子在車上與決明子談論,那決明子對答如流,天子大悅。行了三口,早已到了朝內,俱下了車馬,漢天子封決明子為軍師,決明子辭道:「小衲山野匹夫,何敢受此大任。」天子道:「朕有賴於先生,先生萬勿見卻。」眾文武皆奏道:「陛下之言是也。」天子大喜道:「請先生不要推卻。」決明子固辭不允,只得謝了恩,自此都稱決明軍師。
卻言元帥金石斛,奉旨在長安抬兵買馬,又在校場躁演軍將已熟,又調了那十路的總兵。這十路的總兵乃是:
雅州總兵黃連秦州總兵甘遂宣州總兵木通襄州總兵杜衡廣州總兵徐長卿

信州總兵桑寄生潞州總兵蘇子申州總兵石韋渠州總兵山茱萸福州總兵蘇方木
這十個總兵都才略兼全。那十個總兵都參過了元帥,那金元戎傳令,叫轅門外大樹枝上懸著一領錦袍,又掛上一先鋒印,有一人可射下者即取為先鋒。只見那些驅寇軍有一石長生,拈弓搭箭,一箭將袍射于地!要取先鋒。海藻喊道:「留下先鋒于吾!」石長生道:「吾已射下錦袍,這先鋒印是我掛。」海藻又稟元帥道:「他射錦袍不足為奇,看小將把錦袍與先鋒印一同射下。」元帥道:「若是可齊射下了,定取先鋒。」海藻拈弓搭箭,躁一滿弓,颼的一箭將錦袍並印一齊射掉于地,眾軍個個稱奇。元戎道:「這先鋒印可予海藻掛了。」石長生默默不言。那海藻掛了先鋒印,好不快活,軍士無不喝彩。只見一員少年大喊道:「你們留下先鋒印與我掛。」眾視之,乃元帥公子金櫻子也。那金櫻子道:「父親,這先鋒印應該孩兒掛。」元戎道:「海藻已射下錦袍與印。」金櫻子道:「何為罕見,吾於二百步之外掛上一旗竿,旗竿上掛一個金錢,要射中金錢之眼。」海藻道:「公子若射著了金錢,我情願將先鋒印送交公子。」金櫻子道:「這個自然。」元戎下令,吩咐二百步之外立一旗竿,掛金錢于旗竿之上,金櫻子搖搖擺擺,取弓上箭,正中一箭在金錢之孔,眾軍士無一個不喝彩,金元戎大悅,海藻將印雙手送交金櫻子,金櫻子掛了先鋒印。金元帥下令起兵,那十路總兵各有兵馬,黃連引了黃芪、黃苓,黃丹三子一同去,山茱萸有山楂、山奈亦皆同去。
元戎大隊兵馬,不數日已至午門外,元帥引了十路總兵,與那些驅寇軍共幾十人,個個身強力壯,朝見天子,天子見了大喜,與金石斛道:「可惡的這胡椒國王番奴,甚是猖狂,口出大言,必要來取朕的天下,朕今已將國政付託管、杜二相,保太子在宮,待朕親自征討,有賴軍師、元帥二人鼎力也。」決明子與金石斛奏道:「陛下何出此言。此賴陛下之洪福齊天也。」
次日乃出兵吉日,忙排鑾駕,天子上輦,軍師決明子坐車,元戎並十個總兵各騎高頭駿馬,天子的鑾輦旁邊乃是朝內百官與太監內侍人等隨附,前面驅寇軍十餘人,人人驍勇,馬步共有二十萬,先鋒將金櫻子先引兵前行,許多大將都有平番之志,其年乃正宣十一年春二月,上旬之吉日出師。此回是天子御駕親征,好不威武,浩浩蕩蕩殺入鎖陽關去。不知勝負,下回分剖。

第9回 漢番大戰鎖陽關 決明子計擒黎盧



賢君御駕自親征,交戰沙場蕩地塵。
不是軍師施妙計,黎盧怎得被生擒。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