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草木春秋演義    P 9

作者:駟溪雲間子
頁數:9 / 57
類別:古典小說

 

  蘇子道:「吾明日只好再奏朝廷,調遣猛將前來再作理會。」那天竺黃暗自想道:「吾看那番邦勇將無數,雄兵百萬,一個先鋒尚且這等厲害,如何與他支援?我在此間亦無光彩,又無賞封,倘若大兵猛將到來,金總兵決然在內,又有那飯店之事,官府必定緝拿,吾住在此間不甚穩便。」那天竺黃左思右想,躊踟了半歇,自忖道:「莫若如此如此。」蘇子兄弟不在面前,天竺黃連忙寫了一封書,到了二更時分,將書紮在箭頭上,那些兵丁已睡去了,即便溜下關去,輕輕的射到關外去了。次日天明,番營內軍士見了,拾來交與軍師高良薑拆開,與巴豆大黃一同來看。只見上寫道:
末將天竺黃拜上胡椒國主駕下:茲因龍骨關城堅難破,總兵蘇子兄弟死守無為,待請天兵到來方能出戰。今末將與蘇氏有隙,訂於明日午更,狼主可發兵前來攻打,末將在此侍候開關勿誤。書奉胡椒國王殿下。

巴豆大黃與高良薑看了大喜。卻說蘇子別了兄弟蘇葉,再奏君王請發大兵來退敵,叫蘇葉與天竺黃好好防守:「吾去不過七八日便回。」那蘇子騎了一匹快馬,如飛的一般不提。再言番兵候至三更出兵到來攻打,那天竺黃用酒灌醉了守關軍士,急急開了關門,那外面的番將黎盧,引兵入關來,天竺黃迎接入衙,城內大亂。蘇葉在睡夢中嚇醒,連忙拿了一把腰刀趕出朱,正撞了大將黎盧先鋒,兜頭一狼牙棍,打得如爛糟之狀。天已放明,那巴豆大黃與眾大將,引了人馬到龍骨關,天竺黃跪迎入廳,軍師高良薑道:「狼主,這座龍骨關攻打數旬不能得下,今虧此人內應外合,方可破下,狼主可封他為副先鋒。」巴豆大黃允了,天竺黃叩謝了恩退去。高良薑吩咐關上改換旗呼,起兵大進,浩浩蕩蕩殺上前來。
卻言總兵蘇子又星夜上朝啟奏道:「前蒙陛下發兵,董棕、山豆根二處兵馬皆破,番邦元帥天雄用鋼鐵飛刀砍成肉泥;前日又有一將前來投軍,名天竺黃,令他出戰,被大將黎盧先鋒殺得大敗而回,故臣又星夜至此奏知陛下,伏乞陛下聖旨定奪。」天子劉寄奴聽了,大怒道:「有這等事,那番將如此厲害,雖有上將也是無益。」正言間,只見探子來報道:「萬歲爺,不好了,龍骨關已破,那天竺黃私通番賊,獻關順降,總兵之弟被番將黎盧狼牙棍打死,天竺黃封為副先鋒,逢山開路,遇水安橋,殺奔前來。」漢王聽了大驚,嚇得蘇子面如土色,大痛奏道:「臣弟被殺,關又破了,皆是天竺黃之罪。此仇何日可報。」漢王劉寄奴道:「卿且勿憂,今潞州少一總兵,你且去守住那裡,待朕再作調妥。」蘇子含淚,只得謝恩去了。

漢天子叫探子再去打昕,宰相管仲奏道:「番邦大將如此厲害,陛下雖有上將,如何抵擋,不若使一能言大臣前去講和,說他退兵,則陛下之江山永固矣。」天子道:「卿等若肯去說和,官封一品,賜賞千金。」又有一個貴官啟奏道:「臣愿一往。」眾視之,乃國老甘草是也。漢王大悅:「卿肯與朕分愁,則幸甚矣。」傳旨內宮,取玉帶一束,黃金千兩賜之。甘草謝了王恩,上馬而去。
不十幾日已到番營。番兵喝道:「你這鬼官,莫不是奸細么,來作什麼的?」甘國老叱道:「吾乃大漢天使,要來見番王的。」軍士忙去告稟高良薑。那高軍師去見巴豆大黃,言說外面有一個老臣,自稱天使要見狼主。巴豆大黃道:「叫他進來。」軍士一聲答應去了。高良薑道:「這天使到來,不知有何事幹。」正言之下,只見軍士引甘草入來進營。甘國老拜見了巴豆大黃。那巴豆大黃問道:「你這老官兒到此作甚麼?」甘草道:「特來言和。」巴豆大黃道:「說什麼和?」甘草道:「漢朝天下有道,吾主仁義治國,大王乃番邦之主,理以悅服。大王何乃三年不貢,吾主乃仁義之主,不來加罪,今大王又興無禮之兵,叛逆之眾,侵犯大邦,連取三關,殺死上將。吾主欲興兵征伐,又恐勞動生民,故令我來以理言之,請大王急忙引兵回國,休得橫行逆理。」巴豆大黃聽了,沉吟而不答。高良薑道:「漢室君王無道,為人奸詐,外以假仁義,而內實無能,又為王懦弱,不可當此大位。今吾主乃真命天子,統引大兵百萬,戰將千員,前來奪取,已得二關。」甘草叱道:「你這軍師,言語顛倒,讒諂惑人。都是你這軍師花言巧語,鬨動番王起兵前來侵害。」那甘草說得高良薑滿面慚愧。巴豆大王喝道:「我已起兵到此,所向無敵,取漢朝天下易如反掌,百姓莫不望風而降,你這老禿子擅敢前來說咱罷兵,逆君之命,罪當斬首。」遂命刀斧手推出斬之。未知甘國老性命如何,且聽下回分剖。

第8回 金元帥招兵買馬 漢天子駕自親征



天叫漢室定興昌,保國招軍一棟樑。
都督參軍雙智勇,平蠻兵士盡忠良。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