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草木春秋演義    P 10

作者:駟溪雲間子
頁數:10 / 57
類別:古典小說

 

  卻言甘國老到番營去講和,巴豆大黃要令人推出斬之。甘國老大怒,罵道:「無知番寇,不聽吾言,到後來天兵到來,叫你死無葬身之所矣。」巴豆大黃大怒,喝道:「呵唷唷可惱,快快與咱推出斬之!」高良薑勸道:「大王息怒,他雖無理,古人云:兩國相爭,不斬來使。況他也是奉君命而來,今吾主可寫一封書信,令他帶去與漢王看便了。」巴豆大黃道:「怎生寫法?」高良薑道:「可如此如此。」巴豆大黃大喜,即便作了一封書,付交甘草道:「俺今恕你回國,煩你帶這封書去與你漢王一看,若爾主允了,俺便收兵回去。」甘草只好帶了書,口中人罵而回,不七八日到了朝內,啟上天子道:「臣至番營說和,那番王與高良薑十分無理,今有一封書信在此。」侍臣接來安於龍案上。那漢天子開龍目一看,但只見上面寫著胡椒國王封五個大字,天子拆開看道:
胡椒國王再拜漢王麾下:竊謂君有德則治國,無才則讓位。今漢王素無仁義,為人懦弱,未足以治天下,故以大兵百萬,猛將千員,來取漢室江山。今漢王可手捧玉璽自來投降,以免民塗炭。今使臣倒來講和,孤刀下留情。此信到日,請速裁之,稍若遲延,禍在十日,致破城池,惟恐玉石俱焚,此漢王所宜知悉。毋忽毋忽。

漢天子看畢,勃然大怒道:」呵唷可惱,這番寇如此猖狂。出言無禮,朕誓除此賊,決不甘休。」漢王咬碎龍牙,大怒不息。亞相杜仲奏道:「臣令一人可下番寇。」漢王問道:「卿有何人?」杜仲奏:「乃長安總兵金石斛,其人足智多謀,有萬夫不當之勇,力可以拔千鈞之鼎。陛下可宣他入朝見駕。」漢王允了,一道聖旨,命太監何首島飛馬去了。宰相管仲又啟奏道:「臣知有一人,胸懷濟世之才,兵書戰計,列陣行兵,善知陰陽決斷無差,乃是武當山威靈仙之徒弟,去年在長防已城賣卦,極其神驗,名曰決明子,今在單州常山內隱居。陛下倘得此人,可以退兵,以安天下。」漢王大悅,傳旨召他入京,一道旨意如飛去了。卻言總兵金石斛正在府中與黃芪講論兵法,外面有兵丁忙報道:「聖旨下了。」金石斛吩咐快列香案,忙迎聖旨,俯伏聽宣。那太監何首烏,下馬入廳來,開緘宣云:
詔曰:文能安邦,武可定國,人臣之道,莫不如此。今有東番胡椒國,興兵入寇,其勢甚大。每戰每敗,連失二關。出言不遜,毀辱朕躬。今尚書杜仲,保卿文武全才。可退來兵。詔到急速來京。欽哉謝恩。毋忽。

金石斛三呼已畢,請過聖旨,何首烏與金石斛見完禮看坐。香案已畢,何首烏請總兵金石斛促忙進京,以圖退兵。金石斛留酒,太監何首烏道:「王命在身,不可遲延,告別了。」金石斛送他出了轅門,何首烏上馬如飛而去。金石斛入內,與夫人作別,連夜起行。金櫻子與黃芪相送。金石斛上了馬,家人秦艽、石羔、薑黃、白芷同行,不數日已至午朝門外。金石斛見了天子,天子看那金石斛堂堂儀表,威風凜凜,心中大悅,賜坐錦墩。漢天子道:「卿真國家之棟樑也。」杜仲奏道:「金總督大有安邦之志,定國之才,前日討賊有功,陛下未曾封賞。」漢王曰:「朕今加金卿為天下都招討元戎之職。卿不惜勞,可到長安招兵買馬,躁演兵將,限一月內出兵。卿可調齊十路總兵,限期來京。」天子下旨,內宮太監取元戎之印,交與金石斛。
金石斛三呼謝恩已畢,星夜而行,與四員家將到了長安府中,吩咐軍士豎立招兵的白旗。那金石斛入府,與夫人、公子商議。夫人說:「相公雖有如此之勇,番邦之人也不可輕敵。」金櫻子道:「孩兒同父出征。」黃芪要拜別岳丈、岳母回去。金石斛道:「令父欲起兵進京面帝。」黃芪作別了。那金石斛傳下令來,眾軍上往各府州買選好馬幾千匹,眾軍士領令去了。金石斛把招兵的旗號掛在轅門外,不幾日內就有許多的勇士來了:一人姓胡名桃,有千斤之力,善用一根酸棗棍;一人姓海名藻,善使大刀,勇力也是非常;一人姓白名芍,善用白纓槍;一人姓夏名枯草,使板斧二把;一人姓茅名根,使用雙刀;一人姓蘇名梗,用的連環刀;一人姓石名長生,使的方天戟;一人姓蒲名黃,用鐵槍;一人姓槁名木,使用流星錘。又有兄弟二人前來投軍,大曰蘆會,二曰蘆根,皆使大刀;一人名蘭姓石,善用畫戟。有此許多前來投軍,金石斛元帥大喜,皆封為驅寇軍,見功升賞。那眾軍士往各府州買馬已回,馬有四千匹之多,於是下校場躁演兵馬不言。
卻表胡椒國王兵至淮陽。有一座關,名曰鎖陽關,守關的人姓黃名精,其人生得面如黑漆,兩目好似銅鈴,身長九尺,腰大有十多圍,凜凜威風,真個厲害。忽有小兵飛報道:「主將爺不好了,那胡椒國兵馬卷地而來,只離關十里了。」黃精聽了大怒,吩咐把關門緊閉,多備灰瓶金汁滾木,且待救兵一到,開關迎敵便了。黃精把守鎖陽關不表。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