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史記全集譯注    P 8


作者:司馬遷
頁數:8 / 824
類別:歷史

 

史記全集譯注

作者:司馬遷
第8,共824。
堯立七十年得舜,二十年而老(1),令舜攝行天子之政,薦之於天。堯辟位凡二十八年而崩(2)。百姓悲哀,如喪父母。三年,四方莫舉樂,以思堯。堯知子丹朱之不肖(3),不足授天下,於是乃權授(4),授舜則天下得其利而丹朱病(5);授丹朱,則天下病而丹朱得其利。堯曰「終不以天下之病而利一人(6)」,而卒授舜以天下。堯崩,三年之喪畢,舜讓辟丹朱於南河之南。諸侯朝覲者不之丹朱而之舜(7),獄訟者不丹朱而之舜(8),謳歌者不謳歌丹朱而謳歌舜(9)。舜曰「天也」,夫而後之中國踐天子位焉十,是為帝舜。
(1)老:年老告退。 (2)辟位:退位。「辟」同「避」。 (3)不肖:不賢,不成才。 (4)權:權且,姑且。 (5)病:害,這裡有不利、遭殃的意思。 (6)終:最終,畢竟。 (7)朝覲(jin,近):諸侯朝見天子,春天朝見叫朝,秋天朝見叫覲。 (8)獄訟:打官司,犯口舌。 (9)謳歌者:指歌功頌德的人。 十中國:國都,京師。 踐:登臨。
虞舜者,名曰重華。重華父曰瞽叟,瞽叟父曰橋牛,橋牛父曰句望,句望父曰敬康,敬康父曰窮蟬,窮蟬父曰帝顓頊,顓頊父曰昌意:以至舜七世矣。自從窮蟬以至帝舜,皆微為庶人(1)。
舜父瞽叟盲,而舜母死,瞽叟更娶妻而生象,像傲。瞽叟愛後妻子,常欲殺舜,舜避逃;及有小過(2),則受罪。順事父及後母與弟(3),日以篤謹,匪有解(4)。

舜,冀州之人也。舜耕歷山,淦雷澤(5),陶河濱,作什器於壽丘(6),就時於負夏(7)。舜父瞽叟頑,母嚚,弟象傲,皆欲殺舜。舜順適不失子道,兄弟孝慈(8)。欲殺,不可得;即求,嘗在側(9)。

(1)微:卑微,指地位低賤。 庶人:平民。 (2)及:趕上。 (3)事:侍奉。 (4)匪:沒有,不。解:同「懈」,怠慢。 (5)陶:制陶器。 (6)什器:指家用器物。「什」,雜,多種。 (7)就時:逐時,乘時,指乘時逐利,即經商做買賣。 (8)兄弟:對待弟弟像當哥哥的樣子。《考證》:「兄疑當作友。」孝 慈:孝敬父母。 「慈」,指雙親。 (9)嘗:通「常」。
舜年二十以孝聞。三十而帝堯問可用者,四岳鹹薦虞舜,曰可。於是堯乃以二女妻舜以觀其內(1),使九男 與處以觀其外(2)。舜居媯汭,內行彌謹。堯二女不敢以貴驕事舜親戚(3),甚有婦道。堯九男皆益篤。舜耕歷山,歷山之人皆讓畔(4);漁雷澤,雷澤上人皆讓居(5);陶河濱,河濱器皆不苦窳(6)。一年而所居成聚(7),二年成邑(8),三年成都(9)。堯乃賜舜絺衣十,與琴,為築倉廩(11),予牛羊。瞽叟尚欲殺之,使舜上塗廩(12),瞽嫂從下縱火焚廩。舜乃以兩笠自扞而下(13),去,得不死。後瞽叟又使舜穿井,舜穿井為匿空旁出(14)。舜既入深,瞽叟與象共下土實井,舜從匿空出,去。瞽叟、象喜,以舜為已死。像曰:「本謀者象。」象與其父母分,於是曰:「舜妻堯二女,與琴,像取之。牛羊倉廩予父母。」象乃止舜宮居(15),鼓其琴。舜往見之。像鄂不懌(16),曰:「我思舜正郁陶(17)!」舜曰:「然,爾其庶矣(18)!」舜復事瞽叟愛弟彌謹。於是堯乃試舜五典百官,皆治。
(1)內:指在家中。 (2)外:與「內」相對,指在外。 (3)親戚:指父母兄弟姊妹。 (4)畔:田界。 (5)居:住處,這裡指捕魚時便於站腳的地方。《韓非子·難一》記載此事作「河濱之漁者爭坻(chi,遲,水中小洲),舜往漁焉,期(j□,基)年而讓長。」(「期」,同「」,一週年) (6)苦窳(g□y□,古雨);粗劣。 (7)聚:村落。 (8)邑:小城鎮。 (9)都:大都市。 十絺(ch□,吃)衣:細葛布製成的衣服。 (11)倉廩:盛放糧食的倉庫。 (12)塗:用泥塗抹。 (13)扞:保護。 (14)匿空:暗孔,暗道。旁出:從一側通向外面。 (15)宮:房子。秦以前「宮」指一般房屋,與「室」同義。(16)鄂:通「愕」,吃驚。 (17)郁陶:悉悶不快的樣子。 (18)庶:差不多。
昔高陽氏有才子八人(1),世得其利,謂之「八愷(2)」。高辛氏有才子八人(3),世謂之「八元」(4)。此十六族者(5),世濟其美(6),不隕其名(7)。至於堯,堯未能舉。舜舉作八愷,使主后土(8),以揆百事(9),莫不時序十。舉八元,使布五教於四方,父義,母慈,兄友,弟恭,子孝,內平外成(11)。
昔帝鴻氏有不才子,掩義隱賊(12),好行兇慝(13),天下謂之渾沌(14)。少皞氏有不才子,毀信惡忠,崇飾惡言(15),天下謂之窮奇(16)。顓頊氏有不才子,不可教訓,不知話言(17),天下謂之檮杌(18)。此三族世憂之。至於堯,堯未能去。縉雲有不才子,貪於飲食,冒於貨賄(19),天下謂之饕餮(20)。天下惡之,比之三凶(21)。舜賓於四門,乃流四凶族,遷於四裔(22),以御螭魅(23),於是四門辟,言毋凶人也(24)。
(1)高陽氏有才子八人:據《左傳·文公十八年》記載八人是:蒼舒、隤(tuiai,頹挨)、檮戭(y□,演)、大臨、尨(mang,忙)降、庭堅、仲容、叔達,已無可考。杜預註:「此即垂、益、禹、皋陶之倫。」 (2)愷:和悅,和善。 (3)高辛氏有才子八人:據《左傳·文公十八 年》記載八人是:伯奮、仲堪、叔獻、季仲、伯虎、仲熊、叔豹、季貍。杜預註:「此即稷、契、朱虎、熊羆之倫。」 (4)元:善,善良。 (5)十六族:指上面十六個人的後代繁衍,形成十六個家族。 (6)濟:成就,保全。 (7)隕:落,衰落。 (8)后土,掌管土地的官。《左傳》杜預註:「禹作司空,平水土,即主地之官。」 (9)揆:主持,掌管。 十時序:按時安排妥當。「序」,有秩序。 (11)內平外成:意思是家庭和睦,鄰里真誠。楊伯峻《春秋左傳注》引竹添光鴻箋云:「此以一家言,則內謂家,外謂鄉黨。」平,和睦。成,誠。又《正義》:「杜預註:『內諸夏,外夷狄也。』案:契作五常之教,諸夏太平,夷狄向化也。」 (12)掩義隱賊:意謂掩蔽仁義,包庇奸賊。一說,此句即包庇奸邪的意思。「掩」與「隱」同義。「義」古通「俄」,奸邪。 (13)慝(te,特):邪惡。 (14)渾沌:頑冥不化、野蠻無知的樣子。《集解》引賈逵曰:「不才子,其苗裔讙兜也。」又《神異經·西荒經》:「崑崙西有獸焉,其狀如犬,長毛四足,兩目不見,兩耳而不聞,有腹而無髒,有腸直而不旋,食物徑過。人有德行而往牴觸之,人有凶德而往依憑之,天使其然,名為渾沌。」《正義》據此以為驩兜性情似此怪獸,故號之渾沌。 (15)崇飾:粉飾。「崇」與「飾」同義。 (16)窮奇:怪僻,怪異。《集解》引服虔曰:「謂共工氏也。」又《正義》引《神異經》云:「西北有獸,其狀似虎,有翼能飛,便剿食人,知人言語,聞人斗輒食直者,聞人忠信輒食其鼻,聞人惡逆不善輒殺獸往饋之,名曰窮奇。」據此以為共工性似,故號之。 (17)不知話言:意思是不分好壞話。 (18)檮杌:頑凶無比的樣子。《集解》引賈逵曰:「檮杌,頑凶元疇匹之貌,謂鯀也。」又《正義》引《神異經》云:「西方荒中有獸焉,其狀如虎而大,毛長二尺,人面,虎足,豬口牙,尾長一丈八尺,攪亂荒中,名檮杌。一名傲很(同「狠」),一名難訓。」據此以為鯀性似,故號之。 (19)冒:貪。貨賄:財貨。 (20)饕餮(t□otie,濤帖):貪婪的樣子。《正義》曰:「謂三苗也。言貪飲食,冒貨賄,故謂之饕餮。《神異經》云:『西南有人焉,身多毛,頭上戴豕,性很(同「狠」)惡,好息,積財而不用,善奪人穀物。強者奪老弱者,畏群而擊單,名饕餮。』言三苗性似,故號之。」又陳直《新證》云:「《呂氏春秋·先詔篇》云:『周鼎著饕餮,有首無身,食人未咽,害及其身。』與本文適合,現出土商鼎,以饕餮紋為多,與《呂氏春秋》亦合。」 (21)比之三凶:把他與上述三凶並列。「比」,並列。《左傳》杜預註:「非帝子孫,故別以比三凶。」 (22)四裔:四方邊遠的地方。「裔」,衣邊,引申為邊遠之地。 (23)螭魅:傳說中山林裡的妖怪。《集解》引服虔曰:「螭魅,人面獸身,四足,好惑人,山林異氣所生,以為人害。」 (24)毋:同「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