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太平廣記 四 第 12 頁

又:吳郡進獻松花鱸魚乾鱠六瓶,瓶的容積為一斗。將鱸魚製作成干鱠的方法,跟鱠魚一樣。然而,製作鱸魚乾鱠時,須等到八九月下霜之後。挑選三尺以下的鱸魚作成干鱠,浸泡之後,用布裹好瀝淨水,散放在盤中,再將切細的香柔花葉放上,和鱠一起抖勻,就可以食用 ...
作者:李昉 / 頁數:(12 / 396)

又:吳郡進獻松花鱸魚乾鱠六瓶,瓶的容積為一斗。將鱸魚製作成干鱠的方法,跟鱠魚一樣。然而,製作鱸魚乾鱠時,須等到八九月下霜之後。挑選三尺以下的鱸魚作成干鱠,浸泡之後,用布裹好瀝淨水,散放在盤中,再將切細的香柔花葉放上,和鱠一起抖勻,就可以食用了。下霜後的鱸魚,肉白如雪,一點也不腥。就是人們常說的「金臍玉鱠」,是東南沿海一帶極美的佳餚啊!你看紫花碧葉,還有白瑩如雪的鱸鱠絲,也是鮮麗皎潔得讓人喜歡。吳郡又進獻蜜蟹三千隻,象糖蟹那樣作法。蜜漬擁劍,共四瓮。擁劍象蟹而比蟹小,二螯偏大。就是《吳郡賦》中所說的「烏賊擁劍」!


禦廚

禦廚進饌,凡器用有少府監進者。用九飣食,以牙盤九枚,裝食味于其間。置上前,亦謂之看食。見京都人說,兩軍每行從進食,及其宴設,多食鷄鵝之類。就中愛食子鵝,鵝每隻價值二三千。每有設,據人數取鵝。燖去毛,及去五臟,釀以肉及糯米飯,五味調和。先取羊一口,亦燖剝,去腸胃。置鵝于羊中,縫合炙之。羊肉若熟,便堪去卻羊。取鵝渾食之,謂之「渾羊歿忽」。翰林學士每遇賜食,有物若畢羅,形粗大,滋味香美,呼為「諸王修事」。(出《盧氏雜說》)

【譯文】

宮廷裡的廚房,向皇帝奉上食物菜餚時,一切器皿用具都由少府監供給。先上九樣陳設的食品,用象牙盤九隻,將要上的食物菜餚放在上面,送到皇帝面前,也叫做「看食」。聽京城裡的人說,兩軍的侍從每次進食或設筵席,多數時候都吃鷄鵝一類的菜餚。其中最愛吃的是童子鵝。童子鵝每隻價值二三千錢。每次設宴,都按人數去拿鵝,燖去毛,取出五臟,往裡面填上肉和糯米飯,再用各種佐料調好。之後,弄來一羊,也將它剝皮去毛,取出臟腑,將上面做好的童子鵝放入羊腹中,縫合好在地火上烤。待到羊肉烤得象熟了的時候,便將羊剝去不要,取出羊腹中的童子鵝,就那麼捧在手中吃。稱這種吃法為「渾羊歿忽」。翰林院的學士們,每逢皇上賞賜給他們菜餚飯食時,其中都有一種象「畢羅」一樣的食品,形狀粗大,滋味香美,叫作「諸王修事」。

五侯鯖


婁護字君卿,歷游五侯之門。每旦,五侯家各遺餉之。君卿口厭滋味,乃試合五侯所餉之鯖而食,甚美。世所謂「五侯鯖」,君卿所致。(出《語林》)

或雲,護兼善五侯,不偏食。故合而為之鯖也。(出《世說》)

又五侯不相能,賓客不得往來。婁護豐辭,傳會五侯間。各得其心,競致奇膳。護乃合以為鯖,世稱「五侯鯖」,以為奇味焉。(出《西京雜記》)

【譯文】

類護,字君卿,遍訪五位侯爺的家。每天,五位侯爺都各自派人送來飯食菜餚給他吃。類護吃得有些膩煩了,於是試着將五位侯爺家送來的鯖魚折放在一起再燴了吃,味道特別好。從此,多了一種佳餚,就是世人所說的「五侯鯖」!這道菜是婁護創造出來的。

又有人說:婁護跟五位侯爺的關係都很好,不偏愛某一位侯爺送來的菜餚,因此將他們送來的鯖魚放在一塊兒吃。

又有人說:五位侯爺之間關係不和,賓客不能上這位侯爺家又上那位侯爺家。但是婁護非常善於說話,來往于五位侯爺之間,都博得到他們的歡心。因此,競賽着給類護送美食佳餚。婁護將他們送來的用五種方法燒製的鯖魚,合到一塊兒吃,世上人稱為「五侯鯖」。因為它味道奇特!

劉孝儀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